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86章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85  更新时间:09-07-23 19:1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段家朝北的一间阴凉的房子。清风逐动窗口的树枝,微觉捎来一枕秋声。日已西斜,细密的光线将扶疏花影拖得很长。窗开了一扇,对阳半启的玻璃折射落日的幽辉,翘首一望便是满目迷离的阳光,白亮亮地令人视觉张偟。本应还是暖和的季节,从外扬入的风隐约夹了冷意,拂脸生寒,一丝丝带走身上的温暖。

     碧瑶跪在地上,这是她第一次下跪,生硬的地面磕痛了膝盖骨,疼得她冒冷汗。这钻心的疼痛久了便成麻木。段老爷子端坐在她面前,映入眸子的只有那一双千层底青面鞋。

     碧瑶抬首,蓦然迎上段老爷子审视的目光。面前的人已是满头霜华,面容纹路如雕,那抹眼梢处掠过的一丝阴鸷仍不禁叫她心尖一颤。碧瑶跪不稳,发丝间冷汗淋漓。她发了烧,如摸摸额头,想必是滚烫如汤。

     “我只有这半幅画。”碧瑶摇摇晃晃的,重复她已对人解释千遍的相同言语,“我娘在我六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娘把画藏在我的衣服里,是为了避开我爹。我也是无意中发现这画的,至于其余的半幅,我从没见过。我是真的不知道……”

     碧瑶算是领略了旧式家规的厉害,她一向畏惧段老爷子,今天刚知道这画对段老爷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段家开古董店的初衷即是为此!即使碧瑶没有错,在这时刻,不做贼她的心也是虚的。

     这两天没休息,加之脑袋烧得迷迷糊糊的,碧瑶说话的声音渐渐微弱,最后意识一乱,竟晕了过去。

     朦胧中,有人抱起她,起伏的地势在他的臂弯里柔和蔓延。温暖的手掌覆过她的额头,几缕情思如水风凉。一双炯炯的眸子,仿佛蕴含了火焰,以及随后贴上来似梦如幻的一片温软,像是无法缓和其饱满的热情,热烈如刚刚释冰的一江春水。

     身体仿佛要燃烧起来,心跳若点点鼓声,幻觉似俯首含笑时迷蒙现出的一缕媚情,和着靡靡之音大跳艳舞。碧瑶低吟一声,汗喘咻咻。

     而他颈间传释的那丝淡淡的香味,分明干净如婴孩的皮肤。

     ……

     醒来已是万家灯火。满身的汗水,原来沉痛的脑袋轻松了不少,这莫名的体烧来得快去得也快。回忆梦里的感觉,碧瑶的双颊仍是发烧似的烫。

     回过神,发现房间内灰蒙蒙的。段睿坐在桌子前,就着一盏小灯翻阅书籍,像是已坐在这里许久。他合上书页,转过来,灯光勾勒出他俊秀的侧脸。缓缓地,段睿开了口,语气宁和得几近温柔,“醒了?”

     视线微微一碰,碧瑶猛然恍过神思,一骨碌爬起来。她随乱套上外衣,带上门就出去。

     晚风消去大半汗意。深巷处,掷落琵琶音丁丁缕缕,清紧如敲玉。琵琶就了月色,音色尤为鲜亮,有女人哒哒甩落歌板,捏起嗓子临风唱旧歌。

     段睿出现在身旁,关照道:“这里风紧,进屋去吧。”

     碧瑶没理,她在回想梦境的真假,一想到某种可能性,她的脸上就呈现一种悲绝的神情。

     段睿知道她的心思,不情愿地低语,“那个洋人,他来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