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87章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213  更新时间:09-07-24 22:3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远处灯火射窗,这句话点亮了碧瑶的心情。未等她双唇翕合,玩世不恭的神情已浮上段睿的面容,他玩味儿说道:“当然,没别的事。他这次来主要是想来讨回那画的。”

     碧瑶把头转向别处,抑制住涌上眼底的泪水,“那画本来就是他的。”

     “是他的母亲的,同他无关。而且,我爷爷是绝对不会让古画落到洋人的手里。”

     “他只不过是为了他的母亲,你们没资格扣押人家的东西。”

     “那就直接交给他的母亲!”段睿不示弱地顶道:“落入洋人手里的东西还少吗?”

     “他不是洋人!”

     “没什么区别。”段睿不屑与她争辩,嘲讽地加了句,“女人。”

     碧瑶不想争论,赌气进了房,回头把门锁得死死的。

     这个夜晚,一如既往的平静,极寻常的景色被窗格子架出属于各自的一方天地。远处的霓虹斑斓闪烁,夜色开始展示它浓丽的眉目。回想白日美妙的梦境,碧瑶的脸颊逐渐晕开粉色,她躺在床上,望着模糊的天花板出神。

     是他吗…还是仅仅是一个诱人的梦?

     木楼梯上响起轻微的呀呀声,碧瑶放缓步子,寻摸着下了楼。段家的大门经年累月积了旧,一推就唱歌般嘎吱乱响。碧瑶抬头望向铺满藤蔓的围墙,段家的白猫歇在墙顶,雕铸似的一动不动。

     喵呜——!白猫跃下围墙,抖抖尾巴踱进里屋。

     夜寒如水,风自空冷的街道穿梭而过。凝眸远眺,道旁的梧桐树在夜里换了衣色,漆黑若团团老鸦皮色。风卷过树杪,层层累叠的密叶宛似无数乌鸦在梳翎抖羽,狂狾得仿佛就要拏空而去。

     远远的仍有唱声传来,夜幕下如梦迷离。凭直觉,碧瑶感到后面有人不紧不慢地跟着她。恐惧沿着光滑的腿肚子往上爬,脚步是不停的。寒意如霜披体,缓缓濡进皮肤,碧瑶跑了起来。

     那栋小洋房还亮着灯光,他还没睡。碧瑶又是害怕又是欣喜,水汽蒙上双眼,她急急地按响门铃。

     风摇碎园里的树影,花舞寂寂。门开启的瞬间,一股薄薄的酒气迎面扑来。溥伦穿了件居家的闲服,白色的衣服很舒适地贴合他的身体,连同他的目光,在这个迷乱的夜里变得轻软起来。

     碧瑶张了张口,见面的第一句竟是,“对不起……”

     他喝了酒,定是心里苦闷。心疼的感觉在她心底火辣辣地擦出,眼里噙了泪。夜风袭来,心酸和悔恨涌上心头,碧瑶想竭力含住眼里滚动的泪,终未能忍住。溥伦发觉她的异样,替她弹拭去眼角的泪滴,故作轻松地笑问:“你哭什么?”

     碧瑶抽了下鼻子,她只能重复这句话,“对不起。”

     “你半夜找我就是为了说对不起?”

     路灯幽冥的光仿佛掩映进他的眸子,灿若星子般在眼眸里辗转流动。溥伦轻轻地抓住碧瑶的手腕,拢到身后,让自己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顺势抱住她。火热的吻燎得夜色似乎都要燃烧起来,点滴落到碧瑶的心尖,灼人似的并和她柔软的心跳。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深长地吻她,体温相融,鼻息纠缠,裹卷了一股甜腻的芳馥。甜蜜于呼吸间纠葛,恨不得能融入彼此的骨血。

     夜色总是能够使人轻易敛去不必要的顾虑,任凭浓郁的欲望款款迫近。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小灯,一束清光嫩如莲色,延缓地漫透室内。风送进窗隙,丝帘轻盈飘卷如暗色茶烟。

     溥伦把碧瑶放在床上,贴合她的耳际,情词呢喃承欢,“今晚做我的同伴。”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