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85章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66  更新时间:09-07-22 17:4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下了场雨,远望江面烟水色渐浓,一艘轮船急速驶过,剪起水花如箭。碧瑶在一个老渔农的帮助下登上苏州河岸。雨后的空气辛凉,身上的衣物已是太过单薄,碧瑶搓了搓冰凉的双臂,找寻回段家的路。路边秋声依树色,梧桐树静悄悄地飘落第一片秋叶……

     有行人不断地向她投掷怪异的目光,活像看着一个流浪儿或乞丐,不经意间多瞥两眼。碧瑶知道自己头发蓬乱,衣着邋遢,同乞儿无异。她无视这些奇怪的目光,心里最担心的还是那伙人,怕他们突然从哪个角落窜出来,再绑她回去。碧瑶低下头,任由风吹散长发,固执地遮住她的面容,脚步丝毫不敢停歇。

     穿过几条街,路上渐渐热闹起来,城市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段家的围墙蜿蜒过街角,大门就在对面。碧瑶悬吊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冲出眼眶。

     她跑到大门前,试着一推,发觉门在里面上了锁。在平时,段家是从来不会在这时段上锁的。碧瑶又惊又怕,忍不住拖了哭腔,拍着门喊:“尤嫂!我是碧瑶,开门呀!”

     开门的是段家老佣人,他小心翼翼地开了缝隙,见到碧瑶着实惊了一下,随后也就不显山露水地让她进来了。

     大家都在家里。段老爷子换了套隆重的长袍,柱着根龙头拐杖,端坐在大厅的太师椅里。其余的人都规规矩矩地站在旁边,包括乌泽声。气氛非常怪异。

     只有段睿见到她时,脸上才露出顶真的欣喜之色。

     尤嫂来到碧瑶面前,眉目平和如常,轻声嘱咐她先去洗个澡。碧瑶心神不定,步履挪移上楼梯时,她直觉地感到似乎所有的目光都锁定着她的背影。

     手未碰触门的把手,门就自己从里面打开了。房门是虚掩的,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蔓延到全身,冷意窜入指尖。

     衣橱也开着,小棉袄里的画不见了。

     这两日来经受的惊吓和委屈在这个时候急速膨胀,情绪决堤,泪就掉下来了。碧瑶瘫坐在地上。哭声原先是压抑着的,细细呜咽,后来就成了宣泄,声嘶力竭地。她宁可自己受再大的委屈,也不愿意画出什么事儿。这画原先是属于母亲的,现在属于溥伦,她该怎么交代?她应该早点还给他的!

     楼道传来脚步声,段睿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泛泛得意的小素。

     小素面色异常红润,很是欢愉兴奋。她神色旖旎地对段睿说道:“少爷,我说了吧,她就是个贼!”

     这个秘密是那日她给乌掌柜送饭的时候无意中得知的。乌掌柜问她怎么不是碧瑶送饭,她直说碧瑶昨晚陪那个洋人少爷睡觉去了。乌掌柜惊得没回过神,转而有些感慨当今年轻人的观念,轻叹一声:莫不是那幅画……

     而小素在碧瑶的衣橱里看过绘有渔夫的旧画。

     碧瑶的心思一动,双眼泛起狠意,死死盯住小素,“是你!”

     “是我。”小素无谓地抬了下眉毛。

     碧瑶忽的站起来,她猛然揪住小素的头发,连甩带拉,两人就扭在一块儿了。

    两人从碧瑶的房间打到楼道里,木制的小阁楼到处砰砰咚咚乱响。要在平时,瘦弱的小素根本不是碧瑶的对手,这两天的惊吓流离使碧瑶减了不少力气,加上段睿在后面拦抱劝架,反而让小素占了上风。

     小素瞅空,一个巴掌甩落,红印夹了血丝浮泛起,碧瑶苍白的脸颊变得通红。愤怒的泪水涌现眼底,碧瑶怒极上心,声线掐在喉咙,喊出来却是丝哑无力的:“你把画还给我…”

     段睿紧紧地抱住碧瑶的腰,喝退女佣,“小素,你下去!”

     小素正在兴头上,岂肯罢休,况且她是抓贼有功的,段睿的口气让她愤怒又委屈,“少爷,她是个贼!”

     “我叫你下去!”

    这声近乎嘶吼的喊叫激得小素打了个寒颤,她隐约觉察出了什么。少爷的话只能照办,小素气鼓鼓地下了楼,心里对碧瑶的恨意更深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