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79章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98  更新时间:09-07-18 00:1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天色向晚,雨淋后的玉兰树沾满碎琼珠玉般的水滴。朦胧暮色容易使人回想往事,碧瑶忆起小时的夏日傍晚,她同村里的小孩们等雷雨响滚过后,会到离家不远的山坳里摘花,吃几朵雨后的杜鹃,那丝丝若有若无的甜味像是被冰水镇过,一直凉到心尖。

     人长大了,对幸福的理解也不同了。

     碧瑶掬一把清新的泥土,闻闻这味儿是否同记忆里一样。她把泥土重新装入花盆,不经意朝里斜睨了眼,看到阿瞒面目赤红地从里屋出来。

     阿瞒显然哭过,他不停地用手擦着眼眶,双眼红肿得像是得了眼病。碧瑶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段小姐肯定说了什么伤他心的话,才导致这个老实人哭成这样。

     碧瑶唤了他一声:“阿瞒。”

     阿瞒没有回答,擦身而过,径直出了门。

     夜晚的苏州河浮泛起清冽的白雾,团团雾气浸透滩口的外白渡桥,桥身结满了新鲜的露水。沉质的露水缓缓划落,侵入刻有“一九零七”字样的铭牌。滩口有束发孩童蹦跳传诵歌谣,“北京的篷尘伦敦的雾,南京路上红木铺马路!”

     滩头的人家生了烟火。炊烟丝丝袅袅缭绕上升,终究跨不过雾的两端,最后和黯淡的夜色一起徐徐铺陈开来。

     碧瑶认得这里,她曾听说一个女孩从桥上纵身跳入苏州河,也曾亲眼看见一对恋人的尸体被警察拖上岸来,腕间的红绳湿湿地纠缠在一起…

     通海的大河,曾经波涛一片,百里浩渺,今时枕着夕阳下的粼粼波光渐渐逝去。河流仿佛不再有流淌的动感,一丝涟漪都没有。

     情已动,只怜情花不开。

     阿瞒攀上了钢筋桥身,双腿跨过隔栏,手抓着桥身上的一个巨大铆钉,身子一点点地往前倾。他在颤抖,不知是害怕还是悲伤,甚或犹豫着什么。

     “阿瞒!”碧瑶的胆子提到心口,大声叫住他:“你干什么!”

     从桥上路过的洋媛淑女见状,尖叫一声抖摇着绢扇过去了。

     “你下来…”碧瑶加大嗓门,无奈声线被晚风吹散,听上去有了些许无奈。

     阿瞒跨坐在桥梁上,呜呜的,抹起了眼泪。他哀求似的说了句:“你别过来!”

     风呼啸着卷过,周围的空气却似乎要凝固起来。碧瑶的心不由得一紧,她站住。

     看热闹的人群陆陆续续地聚拢。

     阿瞒抓着铆钉,泪又逼在眼眶间,打着转儿。由于身体往前倾,外衣往上缩,露出一截土布袄。阿瞒想到伤心处,又是涕泪满面。他带了些恨意,叨叨地说着:“你们都瞧不起俺……”

     碧瑶恨其不争气,回道:“没有人可以瞧不起你,除非你自己瞧不起自己!”

     阿瞒也来了劲,“就是瞧不起俺!连门口拉车的何三都偷偷地嘲笑俺的口音…俺来上海几年了,为的啥?就是为了家里人能够吃上一顿饱饭。俺家几口人都靠俺供着,俺娘还在等俺把这个月的工钱捎给她呢…”阿瞒顿了顿。

     “那你更不应该死!”

     “可俺不想活了,死了一了百了。”说完,身体又往前倾了倾,抓铆钉的手劲却加大了。

     人群里发出哄然嘲笑声。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捉弄他,“兄弟,你要是真想跳的话,都可以跳上几十回了,犹豫什么呢?”

     有人更痞,“兄弟,跳吧!哥们儿还等着看呢!”

     一帮混混加油鼓劲,煽风点火地振臂叫着:“跳!跳!跳!”

     碧瑶也气,她抬高了嗓门,“要么你跟我回去,要么现在就跳下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