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8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36  更新时间:09-07-17 00: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没想到阿瞒真的会去做,她了解段小姐的为人。她在园里呆了会儿,见阿瞒捏着两张戏票回来了。

     “是雅座。”阿瞒兴冲冲地说道,“花了俺两个月的工钱,不过俺觉得值!”

     不知为什么,碧瑶有点儿担心,“你真的要去?”

     阿瞒的胆子已经被提起来了,不做不罢休的拧劲,“俺只是想请她去看场戏,有啥不妥的。”

     阳光充裕的阳台上,段依玲埋头细细挫着指甲。容颜依然姝丽,不留半点悲伤的痕迹。她懂得女人给予自己最好的礼物就是整洁靓丽的外貌,没有任何人能够使她哀伤得蓬头垢面找不到自己。即使有,也是平平静静地咬牙,敛好发鬓,晕抹上淡淡的胭脂,再加一套烫得整新的衣裙。这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风情。

     小桌上的咖啡凉了,段依玲习惯性地想使唤碧瑶,心头一激灵,咬咬唇没出声。她搁下小挫刀,柔柔切切地转唤道:“小素~”

     阿瞒的脸晃过来,段依玲的心头泛起一阵厌恶,没好气地问道:“小素呢?”

     “小素给乌掌柜送饭去了,俺瞅她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无疑,段小姐在阿瞒的眼里是美到极致的尤物,精致,娇弱,还含了点可人的傲气。这是他熟悉的乡下姑娘们所不能比拟的。甚至,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醉人:“这都啥辰光了,还没回来!”

     段依玲品咖啡的心思没了,她收起修指甲的小工具。抬头,见阿瞒像座山似的憨立在面前,刺刺的,碍自己的眼。

     段依玲彻底败了兴致,扭摆腰肢婷婷站起来,她要进房。

     阿瞒默默地注视段小姐袅袅身姿,局促的感觉突然上来,说话结结巴巴的,“段,段小姐。”

     段依玲回头,高高在上的目光中掺和了冷漠。

     阿瞒给自己鼓了把劲,开启笨拙的双唇,说出蕴藏已久的话语:“俺,俺想请你去看戏。”

     这真是一个笑话,段依玲云淡风轻地继续往里走。

     阿瞒不死心,又说:“俺连戏票都买了!”

     段依玲蓦地停下脚步,迅速转过身来。他凭什么以这样的口吻同她说话?仿佛她一定会跟着他去似的!愤怒与惊奇同时窜上脑门,段依玲开始打量起这个自从进门就被她鄙夷的乡下农民。

     她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他。

     阿瞒是健硕的,肌肤黝黑,长年劳作的双手很粗糙,叠满厚厚的茧子。硕大的头脑由于缺乏想象力而流于沉重,使他给人的感觉如粗活伙夫般壮实笨拙。那双不大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瞳仁里折射出痴迷与渴望,同任何坠入爱情的男子无异。

     他在等她的回答。

     悲哀的感觉在瞬间蔓延到全身,这目光对段依玲来说,不啻于是一种侮辱。段依玲一直以为,能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她看的,也只能是梦中风度翩翩的少年!积聚的怨气正苦于无处发泄,段依玲为自己找到了宣泄的对象,不加思索的,她脱口而出:“你怎么不去跳黄浦江呢?江上又没有盖子!”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