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有泚,河水弥弥  第80章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01  更新时间:09-07-19 02:3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西边火云烧尽,焚焚灭灭浮上来一抹深意的灰色。暮烟摇水风,几只古旧的渔船摆着撸声荡起一圈圈的水纹。

     刚来起哄的那伙人突然作鸟兽散,混乱地四窜而去。抬首望去,桥的那头出现一队巡逻警察,闻风霍霍赶来,看装备是法界的。碧瑶几步来到阿瞒面前,没好气地训他:“这回你不想死也不成了!”

     阿瞒好像灰了心,没反应。他抱着桥梁坐着,眼睛空空地看夕阳西下。天边斜月西升,淡淡的一笔,翕合昼夜过渡的痕迹。

     碧瑶不放心他,快速翻过隔栏,攀到阿瞒的身边,拉过他的手臂,“快走,要不来不及了!”

     阿瞒没听,任性地挣脱开她的拉扯,没想到他力道过大,碧瑶站不稳,晃晃手臂从桥上一头栽进河水里。

    带头赶过来的正是溥伦,军装马靴,年轻俊美。他示意手下把阿瞒弄下桥梁。回过神来的阿瞒吓得自个儿从隔栏上跳下,手僵直指向桥下水花激溅的河面,口里嚷着:“碧瑶,碧瑶掉下去了!”

     溥伦惊闻,俯身望去,一圈水纹激荡开,恍惚中能看到一袭青裙正被水波吞没。他迅速褪去外装,纵身跃下。

     一艘乌篷渔船缓慢地驶到河中央。

     水的深处,凉意浓胜深秋,坚韧的黑色绯纱一般裹住视线。裙摆乘了水的浮力,飘袅如夏日牡丹,缓缓吐绽柔软的花瓣。发丝抛卷散开,宛若一团在水里摇摆的柔和细草。碧瑶渐渐地下沉,突然之间,身体具有了向上的活力。意识朦胧中,一双手臂托住她的腰肢,带她离开昏暗的水底。

     乌篷船收了竹篙,船公摇撸驶向苏州河另一端密密的芦苇滩。

     水花扑落,溥伦探出水面,他甩去脸上的水,环顾逐渐恢复平静的河面,一声凄厉嘶吼:“碧瑶——!”

     从江面捎来的风吹皱水面,风声倍冷,声声弥怨。水波翻上埠头台阶,岸上有人解开缆绳,跳入河中相助寻人。

     天穹隐去最后一点淡淡霞光,夜幕完全拉开了。

     芦苇滩离租界只有一水之遥,这里已是另外一番景象。浅水拥绕千竿芦竹,粗壮的水声扰人庸梦,仿佛梦着一枕秋水,任凭浪头舂进梦乡,搅起湿漉漉的如烟岚气。

     碧瑶觉得冷,冷意紧黏在肌肤上,风一吹更是如薄刃割肤。双眸微开一线,几杆枯苇的影子摇入眼帘,远处,灯火密如星宿。头顶悬着一盏烛灯,烛火像是吹进了水沫子,不停地毕剥着灯花。

     她扭动了下身子,听到有人说话:“那妞儿醒了!”

     灯火晃映出谈话者的缥缈模样,正是饭店里遇见的那几个人。碧瑶刚想喊,有人迅速反剪了她的双手,很鲁莽地把布条塞进她嘴里,“安静点儿!在这里,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

     另一人就涎着笑容,用手指划过她的脸颊,语气亵嫚,“小脸儿长的挺水灵的…”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