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7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18  更新时间:09-07-16 01:1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很小心地迈过门槛。环顾过去,段家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尤嫂站在堂口,看到碧瑶进门,也只是深意莫测地牵牵嘴角,扭晃着腰肢走远了。小素阴沉着一张瘦脸,她在做平时碧瑶做的活儿,看样子是尤嫂吩咐的。

     只有段睿,打碧瑶一进门的那会儿起,就怪里怪气地盯着她看。等碧瑶走近身边,他极尽嘲讽地说了句:“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

     段家少爷失了恋,脾气古怪点在所难免。他最近火气旺盛,谁碰到谁倒霉。碧瑶不和他计较。她走几步,恍然琢磨出这句话的意思,羞愤难当,猛地回头反驳道:“什么事情都没有!”

     “哦~”段睿挑了挑眉,刚明白似的,“稀奇。”

     “懒得跟你解释!”碧瑶讨厌他这副样子。这种事情只能越描越黑,碧瑶转身往阁楼走去,她要去看看那幅画是否安然。

     “攀上高枝了,架子也大了。”段睿懒懒地靠着廊柱,冷风热嘲般吐送出这话。

     暑风吹得栀子花瓣乱飞。一夜未归,窗台上落满嫩叶残花。从檐上垂下的细藤枝蔓风中缓缓摇青,丝丝缕缕的奇香穿骨沁鼻,浓犹胜酒,醺醺似烧。

     碧瑶想把门拴好,一只手从外伸进来,阻止了她的动作。紧接着,段睿的整个身体挤进来,他贴墙而进,用背部把门带上,整个人就靠在门上,一言不发地看着碧瑶。

     碧瑶不懂他的意思,“什么事?”

     “我问你,”段睿直白地问道:“他有没有碰过你?”

     洋人的贞操观念淡薄,她独自一人同溥伦在一起过了整个夜晚,难保不能发生什么。他就是想问清楚,说不清的情绪,他只觉得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碧瑶眼朝上看着段睿,猜不透他的意思,当是他心情郁闷,自己不幸当成了出气的对象。好在碧瑶今天的心情非常不错,她轻柔地回答,低眉信手一句仍是带了丝回想的甜蜜,“没有。”

     这少见的娟娟姿致仿佛是茕茕独立的熟悉错觉,宛若杏花细雨,凉风中不胜娇羞。可惜这一低头的温柔不是为了他,段睿的心里漫开某种苦涩的味道。他冷冷一笑,“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碧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是和我无关。”段睿的心空了一块,转身打开门,“都怪我多管闲事。”

     碧瑶认为段睿还在为林静影的事情伤心,她步出阁楼,站在楼梯口叫住他:“哎!”

     段睿回头,风鼓荡着碧瑶的裙摆,细腰惊风,人轻盈得似乎要飞起来。他满心期待她下面的话。

     碧瑶很认真地对他说道:“你别生气,我没有怪你。”

     美丽的风景变得忧郁,段睿在心里苦笑了下,返身快速地下楼。

    临近傍晚时下了场急雨,楸树薄叶似湿蝶敛翅,低低地垂下。雨水打坏了将谢的粉花,只余树杪间一片浓密的绿色。日已寖暮,江边暮云半烧,暴涨的江水潺湲远去。

     楼宅边的石渠突放新的水声,像洗过一般清亮。人语纷挐,不知谁说了些什么,尤嫂竟然让小素给乌掌柜送午饭去,其他的活儿也不让碧瑶沾边。碧瑶乐得清闲,闲了会儿又坐不住,干脆到园子里帮阿瞒除草。

     溥伦刚才来了电话,嘱咐她不要出去,他晚上过来接她。

     吸饱雨水的泥土非常松软,翻动时溢出丝丝土腥味,有草虫躲着喓喓然鸣叫。阿瞒夺过碧瑶手里的工具,说道:“姑娘家不要干这粗活,要是有空,学学绣花吧。俺堂姐的绣工可厉害了,绣的花鸟跟活的一样,乡里人都夸她。”

     阿瞒有些烦,对人言反应迟钝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当他看到段小姐顾影自怜的哀伤模样,他听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直觉告诉他,段小姐在为一个男人伤心,这男人就是跟他一起喝过酒的那半洋人。

     “长的是俊,”阿瞒对碧瑶说:“可俺也不赖呀!”

     “那你约她试试看。”碧瑶扬了扬眉,不置可否。

     “咋约?”

     “就是请她一起吃饭,看戏什么的。”

    “那俺试试。”阿瞒说干就干,他扔掉了土锹,一脸蛮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