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76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02  更新时间:09-07-15 03:0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心放宽了一半,可还是觉得不妥。碧瑶支吾着,“我还是回去吧,明天早上还有事……”

     溥伦在碧瑶面前蹲下,双手扶住她的胳膊,正了脸色,深眸里星光波动,“你知道饭店里的那伙人是谁吗?”

     碧瑶摇摇头。

     “他们在找一个人。”

     “找谁?”

     “找你。”

     流氓尖酸龌龊的狠样在眼前一晃,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窜,激得碧瑶的心跳漏了下,她本能地脱口而出:“他们找我做什么?”

     “或许我们那天不该回柳家村。”溥伦想,她的父亲极有可能就是被人害死的。那村子地处偏壤,能让他们找到无非是透漏了什么消息。说来说去,都是为了那幅画。想到这里,他问碧瑶:“你母亲生前,有没有让你看过那画?”

     碧瑶心悸未平,她点点头,“那幅画在我这里。”

     溥伦着实吃了一惊,一切出乎意料之外又全在意料之中,心事像是突然放下,他宽慰地笑了,勾了下碧瑶的小翘鼻子,“你这家伙。”

     轮到碧瑶不好意思,她应该早点把画还给他,“其实我早就想说的……”

     “你做得很对,”溥伦笑得很轻松,发自内心的,“这事应该保密。”

     “那画我放在衣橱里,很多年了。”

     “没对任何人提起过?”

     “没有。”

     “很好,”溥伦很满意,这真是一个惊喜。他吻了下碧瑶的面颊,道声晚安:“很晚了,你睡吧。明早我叫你起床。”

     关了灯,月光清清浅浅地洒进来。一枚斜月高揭,房里的家具好像镶了条银边,窗外摇曳的树枝笼了薄薄的一层昧色月烟。远处,钟声响断午夜。

     碧瑶有恋床的习惯,新床再舒服也不适应。她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夜,始才朦朦胧胧地入了睡梦。

     梦中,一双手抱着她,穿梭在密密的芦苇丛中。夜晚的月光很亮,那人的双手柔软而冰凉。白色芦花翻飞,姐姐秀丫坐在一叶扁舟上,笑得很乖巧很温柔。柳保划撑竹竿,娘坐在小舟的另一头,看不清她的面容,从那挽好的油黑发髻来看,娘还很年轻。娘年轻的时候是很漂亮的……

     碧瑶翻了个身,一滴泪溢出紧闭的眼帘。

     第二天。太阳爬高了一蒿,暑日燠热的气息在房间里迅速扩散,碧瑶热醒了。她盯着雕花的天花板,盯了半天才想起这是什么地方。糟了!碧瑶一骨碌爬起来,段家的早饭一般都是她给准备的,这回要挨罚了。

     匆匆洗漱后,来到大厅里。整个房子静悄悄的,溥伦不在。碧瑶纳闷,他忙去了吧。自己不能不打招呼就走。在房子里转了个遍儿,通往南台的一条过道里,碧瑶看见一个黑乎乎的胖女佣起劲地拖着地板。

     女佣看到碧瑶,挥着手,哇啦哇啦地说着什么。她比划了一会儿,看碧瑶不明白她的意思,又哇啦哇啦的重复了一遍。

     “麻烦你告诉溥伦先生,我回去了。”碧瑶说得很慢很大声,希望女佣能明白。

     胖女佣扔了拖把,过来揪住碧瑶的胳膊,把她往厅里拽,意思是要碧瑶坐在这里等她主人回来。

     女佣力气奇大,碧瑶被拽得一个趔趄。她明白女佣的意思,同时心里十分怕挨尤嫂的批评。碧瑶坐了会儿,抽空溜烟跑到门口,冲女佣喊道:“我先走了——”

     胖女佣耸了耸肩,提起水桶进了另一个房间。

     时近正午,日头滚过三竿。绿阴浓的地方,蝉声高昂起伏,打着节奏歇斯底里地鸣叫。碧瑶想起昨日的跟踪,心有余悸。好在段家离得并不远,太阳顶头照着,胆子增生不少,三步并两步,碧瑶几乎是跑到了段家门口。

    心里想着该怎么解释,大门内的老佣人仿佛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探出半个头。他见到碧瑶,出乎意料的笑得一脸亲善,“侬回来啦?”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