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67章 终朝采绿,不盈一掬(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275  更新时间:09-07-02 05: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光线漫过门纸,在室内柔和地蔓延开。这是一间卧室,布置得柔软而暧昧。低平的大床,床头放着一只精巧的牡丹纹漆盘,盘里歪倒两枚酒盏,余下的酒水沿着柜面滴滴答答地渗进榻榻米。

     床上很凌乱,让人想象适才的云雨激情。女人起了身,捡过抛在地上的外袍,随意地披裹赤裸的身体。袍子松松垮垮,遮不住香肩,动辄滑落,现出一抹慵懒酥胸。经过欢爱的肌肤异常柔滑,加之室内光线朦胧,女人整个身子像是涂了层蜜蜡,她的脚步细韵而轻盈,又仿佛是一尊丰满的纱剪美人,逆光溶入浓郁的香艳氛围内。

     她在梳妆台前坐下,外袍已完全滑落至腰际。女人梳着被弄乱的长发,黑发披散,与白皙胴体轻缠,欲望在光滑的镜面急速蔓延。

     一双手从背后抱住她,抽去她腰间的袍结,嗤的一声,女人柔腴的身体完美地呈现在镜中。那双手加大劲,精致而成熟地引诱出女人的欲望。女人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破碎的软音,仅存的一丝犹豫迅速敛去,失了魂魄般任由自己的身体主导着意向……

     观音阁前,香炉里的巨香释放缕缕清烟,石砌的经幢围了圈髹朱漆的木栅,栅内满是粼光点点的铜钱,熏了佛香,枚枚抟若瓦鼓神钱。集众的信男善女们燃一枝清香,掂过额头,弯身叩拜于佛,神色麻木而虔诚。

     狭窄的通道连往寺院后门,天井里文竹碧鲜,藕花新绽。旁侧一堵黄漆佛墙,内寺飘送出阵阵弥弥佛音。

     后门是虚掩的,轻推一下就进入寺院。女人的发丝散了几缕至肩头,神色慌张,匆匆忙忙地穿过通道。散绝不去的诵经之音贯入耳内,让人起了一身的寒栗。

     旗袍的扣子没完全扣好,露出一抹泛着红丝的胸脯。女人利索地扭好盘扣,再把发丝拢到耳后,轻吸一口气,穿过参神礼佛的靡靡男女,出了寺院的前门。一辆洋车候在门前。

     “七夫人,”丫鬟开了车门,“老爷这会儿正找您呢。”

     七夫人的脸色一变,马上又换了副闲人不问事的轻松神情,她捋了下前襟,问道:“什么事?”

     “是小姐的事情。”

     “小姐怎么了?”

     “小姐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不太愿意去学校……”丫鬟笨拙地措着词,怕说得太过。

     “知道了。”

     七夫人侧身进入车厢,裁高的旗袍后晃出一截白皙的腿。洋车缓缓启动,一炷烟岚压住寺隅,寺院高空的香火鬼火人烟般萦绕不去。佛音渐渐遥远,七夫人脸上弥留的妖媚荡然无存,眼神深处缕出忧郁,浮上一脸病态的苍白。

     林家宅子是安静而冷清的。林老爷书房前的露竹缺了水,发出一股难闻的竹腥味。

     书房除了贴身的佣仆,林秋生不允许任何人擅入,七夫人很少来这里。她在心里从来不认这个“丈夫”,同时又怕他古怪的性情,对他向来是能从则从。若不是为了能有个温饱安身处,谁愿意同一个阉人结为有名无实的夫妇?而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吃不得苦,过不了穷日子的女人……七夫人在心里苦笑了下。

     快到书房的门口,七夫人忽然放慢了脚步。体内那股残余的燥热还在迂回,顾虑和猜忌从心底陡然泛起,她太熟悉她的丈夫了。

     林秋生是从宫里出来的,弥漫于宫内的男女私情催生了他与生俱来的对风流韵事的敏感,加上林秋生本来就是个敏感极端的人,只要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七夫人想先折回去找林静影,步履犹疑之间,书房内一阵尖利的谩骂吸引了她的注意。七夫人放轻脚步,站在那几茎露竹下,听着她丈夫气急的言辞。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