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66章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17  更新时间:09-07-01 05:5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阿良见势不好,拔腿就跑。碧瑶蓄在眼眶里的泪滑落,她弯身捡了块石子,奋力朝阿良扔去。“别让我再见到你——!”

     看着阿良闪入里弄,碧瑶再也忍不住,蹲下,把头埋在臂弯里呜呜地哭泣。

     河湾水色昏白,村杏野桃压弯枝头,遥看稠繁似雪。洋车沿着新碾的痕迹折回去,惊起了栖息的水鸭。黄犬空吠几声,吠声被白墙黑瓦弹回,减弱消失。村民们陆陆续续出了门,站着或蹲着,聚满巷口,窃声讨论起柳保家的旧事。

     车轮拔着泥泞行进,慢悠悠的。碧瑶睡着了,累极了的酣睡。她把头靠在溥伦的肩膀上,车身颠簸,碧瑶的脑袋也时不时地晃着。

     出于同情,或者是怜悯,溥伦有意无意地拉近了和碧瑶的距离。他侧身拥她入怀,让她睡得更舒服些。柔软的身躯和温暖的体温充斥他的臂膀,溥伦拂去碧瑶的额发,吻了吻她的额头。

     浓重的晨雾完全散去,太阳开始竭尽全力地诠释着热情。阳光烤得地面发亮发白,深弄里的女声尖尖糯糯地飘散出来,不知疲倦地传唱着艳声丽色。

     段家的大阳台五彩斑斓。尤嫂吩咐下人开了樟木箱,把段夫人段小姐的轻厚衣物搬出来晒晒霉气。呢的,绸的,织锦缎的,罗缎的,乔奇绒的……搭在石柱上,或披挂在箱盖上,一块一块的浓彩。风卷过时,犹如无数仙子长空舞袖。

     段老爷子的书房背阳,冬暖夏凉。翠色的滴水观音吸饱水分,那份绿就沾了点鲜艳,丝凉渗出叶面,房间里爽意怡人。段睿坐在书桌前,翻着一本厚古籍,翻了几下又换一本。一时桌面上摊满了蓝皮古本。

     “少爷,”佣人来到书房前,敲敲门:“林小姐站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进来。”

     段睿一个箭步冲出门外,手里的书掉到地上,书页哗啦啦地翻过。

     林静影站在树荫下,神情淡淡的。被梢枝裁碎的光线细细地抖落,及膝的白裙子烙上点点光斑。夏气干燥,她的裙服就更显轻巧,敷了湿气的双眸如一剪秋水,波光袅袅细风纤纤。

     一段日子不见,她又瘦了几分。

     段睿竟不知道如何开口。以往相见,两人携起手转入行人稀少的巷弄,软声细语诉说不断。偷得空隙,他会啄吻一下她的唇,再伸手绕过颈项,闻取她长发里的曼妙芬芳。呢喃厮磨如一对同浮绿水的双鸯。

     犹疑和欣喜间,举止也变得生疏起来,段睿挠挠脑勺,先打招呼:“嗨。”

     两人慢慢地踱着,段睿不自然地摆弄着手指,他想拉她的手,心里似乎隔阂了什么,只好作罢。林静影低头,安静地走着,发丝掩过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

     就这样不声不语地来到了一幢小洋楼前,平拱窗洞,红瓦斜屋顶。门口一棵高大的合欢树,花季已过,合欢敛去了芳魂艳骨,再追寻不到靡丽幽香。

     树下突然蹦出一个卖花童,举着一枝半凋的玫瑰,童音稚嫩:“先生,买朵花吧。”

     段睿笑了,接过那朵玫瑰,并多付了点钱。小童欢天喜地地蹦远了。

     “送给你。”段睿郑重地把花递送到女友面前。

     林静影的脸忽然红了下,她接过花,非常轻地说了声:“谢谢。”

     这一带行人稀少,靠着洋楼的巷子很窄,从二楼阳台上垂下的小花一朵紧挨一朵,挂满长枝,粉色花瓣暗如茶烟,仿佛风一拂过便会消散得无影无踪。

     段睿伸手揽住林静影的腰,稍稍用力,林静影的背就紧贴着巷壁。段睿抱住她,唇贴上她的唇,轻软的,小心地吻起她来。花香沁入肌肤,思念灭了又明,只有这份柔软欲舍不能。良久,段睿捧起她的脸,眼里波光流动:“我想你。”

     这是林静影可以想象的,关于美好的极限。只是如果,如果她同他一样,与生俱来拥有一个高贵完善的家庭,是不是会更完美,更般配?要是他知道了她原来的身份,该会怎么看她…压在心底的自卑感一点点地放大,不可救药。林静影笑得无比苦涩。

     段睿拥住她,在耳边说道:“今晚陪我去看戏吧。”

     林静影点点头。

     段睿很高兴,拉起她的手往回走:“那我们得抓紧时间。”

     回去的这段路,气氛很活跃。段睿又像以前那样,讲些好玩的笑话逗她开心,他喜欢看她笑的样子。

     不知不觉又回到段家门口,段睿说道:“我去拿戏票。”

     “我在这里等你。”

     段睿不勉强,返身进了屋里。林静影站在树荫下,稍有不安,她希望碧瑶不要在这个时候出现。

     一辆洋车停下,车里出来的正是碧瑶。长途跋涉,她的脸色很疲累,眼睛还是红红的。碧瑶一眼就看到林静影,她向她走去。

     林静影往树后躲,眼睛看向别处,她就当迎面走来的是一个陌生路人,她希望碧瑶也把她当成路人。碧瑶并没有因为她的躲闪而收敛步伐,倦怠的眼神反而有了光,霍霍的,带着游丝般的不善气息。她站定在林静影面前,开口说道:“柳保死了。”

     林静影捂住嘴,很快的,她面色镇定地回答道:“这和我无关。我无所谓。”

     “你高兴了?”

     林静影忽然大叫起来:“我说过,他们和我没关系!”

     这记尖利的叫喊把刚跨出门的段睿吓了一跳,林静影与他对视的刹那,觉得天旋地转。她推开挡在面前的碧瑶,返身跑了。

     段睿喊她:“静影!”

     林静影跑得更快,白裙翻飞。

     碧瑶面无表情地踱进大门。

    段睿感到颓丧极了,两指一松,戏票像两片干瘪的落叶裹进风里。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