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68章 终朝采绿,不盈一掬(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960  更新时间:09-07-03 22:2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林老爷的嗓音尤为尖利,仿佛能把书房的玻璃划破:“……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样的纸张!你摸摸,滑得跟女人的腿似的,一看就知道是廉价货!我出钱可不是为了找人画这样的水货!”

     下人小心翼翼地陪话:“老爷,那老板说了,最近这样的纸张紧俏,销光了。”

     “卖光了?那就让他再进货,给我画幅像模像样的!”

     “要不,请乌掌柜……”

     “免了,”林秋生若有所思:“去求那只老狐狸,有什么好处?”

     林秋生最近被一张古画弄得紧张兮兮,七夫人不是不知道。其实,多年前就在找什么渔夫图了,林秋生呈现前所未有的热情,大抵就是图这古画在市面上的价钱。他爱财,如果能再发一轮大财,他当然不想错过。

     说到底,自己也不是图这些身外物么…林夫人勾起一弯莫测的浅笑,如果可以,她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画,能卖一个那么高的价钱。

     心里正盘算着,下人不知什么时候已出了门,弯腰打了个招呼,照面儿时笑得一脸谄媚:“七夫人。”

     七夫人的心尖陡然掠过一丝惊悸,她的面色变得更加苍白,霜纸般薄凉。

     林秋生尖细的声音又响起:“把门儿带上~”

     下人看着七夫人。七夫人压了压惊,轻声嘱咐:“你把门带上。”

     段家园子外的墙衣在暖热的天气里变了颜色,阳光浮明,热风团团从走廊外卷裹进来。碧瑶提着一大木桶的湿衣服,挪动沉滞的步履走着。胳膊有些发酸,她放下木桶,甩了甩手臂。

     碧瑶累了,从未有过的疲累感。她靠墙慢慢坐下,抱着膝盖,遥望被房檐隔得支离破碎的几线天空。园里的树木又深了几分,啾鸣的鸟儿绿阴里盘绕觅食。碧瑶呆呆地望向远处,一滴泪无声无息地从眼角滑落。

     柳保死了,死得迅速而悄然无声,犹如他从不曾体面过的微渺人生。她回去的这日,柳家村的石皮弄里忽然来了许多似曾相识或者完全陌生的亲戚,一说是堂叔伯,要收了兄弟的房子。一说是柳保无子嗣,俩闺女一个给了别人家,一个经年在外,迟早要嫁人成为外姓人,还是族里的宗亲替他收了这两间破瓦房为好。

     看着那几张理由充分,志在必得的嘴脸,碧瑶不想说什么,她无所谓房子。只是突然,心抽了一下,隐蔽在深处的苦楚如泛滥的海水漫过心头。从今以后,她无父无母,孤苦一人。她独自一人生活了很多年,这种孤独忽然之间有了沉实的走向,具体而现实得让人难以接受。

    可生活还是要继续,不是吗?

    碧瑶站起身,拖拉出沉重的湿被单,哗地展晾开。阔大的白被单甩出细小的水沫子,顺着风的走向,飘卷如鹤翅翻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