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4章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514  更新时间:09-06-19 09: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段睿死盯着碧瑶的脸,确定她说的是实话后,随即一副受了刺激的恶心状:“你这傻瓜!”

     碧瑶腾地跳下台阶,逆着灯光与段睿对视。她瞪圆了眼,目光濯濯发亮,像只被触怒而伸出尖细爪子的猫。碧瑶想开口辩驳什么,一时措不出言辞。她心里骤然划过的想法竟然是:他说得对,自己的表现简直像个傻瓜。

     段睿觉得好笑,“嗤”了声没了笑意,反而兄长般询问起缘由:“你们见过几次面?”

     碧瑶底气不足,这个想法让她彻底感到沮丧:“两……三次。”

     “离他远点。”段睿一脸万事不出其所料的模样,正经八百地说道:“男人喝多了的时候,通常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当然,”他的脸上浮过一抹促狭的神色:“也有人以这个为借口为所欲为,先小人后君子。”

     这番善意的劝言像块浮冰泮过她热切的幻想,冷水澌凘敷灭那点刻意维持的星火。仅存的那丝甜蜜像是被骤然惊醒的美梦,突然间丧失了它全部的意义。陷入爱情的女孩是敏锐而伤感的,炽热夏夜里,碧瑶感到一股冷气围笼着她布满汗意的肌肤,从内到外徐徐攀沿,丑陋至极的心理感觉。

     段睿继续说着:“我认识溥伦,他算是我姐的朋友,我们见过几次面。”

     “那又如何?”碧瑶不喜欢段睿说话的样子,更不喜欢他这句“他算是我姐的朋友”,她的脑子里闪过段依玲在溥伦面前言词轻倩的作样,还有她殷殷为其擦汗的娇然模样。女人之间的感应交流无需示意,她当然明白段小姐的意思。

     “谁都知道溥伦先生喜欢光芒四射的美女,尤其是金发洋媛……”段睿嘲弄地笑了下。人人都有其所好,譬如他,就喜欢温柔静美的女子,长发微涟,宛如春声细语润入心间。个人喜好一贯是任何人都无法逾越的规则。段睿正声道:“他是不会喜欢你的,别再让他……”

     “我愿意!”碧瑶大喊一声。这喊声分明带了些许哭腔,划过夜的静寂。

     一阵穿堂风刹过,已有睡意朦胧的呓语从楼上的窗口飘落:“三更半夜的谁在园子里?”

     段睿被她激烈的反应震住,半晌,轻吐了声:“随你。”转身进了里屋。

     夜加深,煤油路灯霍霍燃烧,被灯色冲淡的清凉月光轻浮在窗棂上,剥除了几许烦热。里弄内的搓麻声依旧狂风扫暴雨般进行着,三两声带情绪的侬语蹦跳着掺和进来。

     碧瑶躺在床上,沉浸在无边的沮丧里。她细细咀嚼段睿略显直白的话,说得似乎句句都在理,可她就是不愿承认,蠢蠢欲动地继续寻找反驳的借口。

     碧瑶第一次失眠了。

     搓麻声不知什么时候戛然而止,夜虫也停止了机械的唧唧声。直到东方微露白,碧瑶才合上沉重的眼皮渐渐睡去……

     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在第二天的早晨下起了细雨。一悬青雨临空,雨脚如缲丝,纠缠进彻夜开启的窗户,浸润得纱帘粘腻在墙上。风携带雨丝鼓荡进阁楼,抛掷下几滴凉凉的水珠。碧瑶睡得沉沉的,不觉辰光已转迟。

     阁楼的门突然轰响了下,像是有人使劲踹了脚上去。小素尖刻的下巴从门缝里挤进来,满脸的尖酸阴戾:“尤嫂说了,偷懒扣你工钱!”

     碧瑶被声响惊醒,睡意还没来得及消散,人已经猛然坐起。小素向来惧怕碧瑶这架势,以为她要冲过来找自己算账,嘴里咕哝了句骂人的话,急急忙忙地下了楼梯。

     晨雨不急不缓地泼洒着。由于睡眠不足,碧瑶的脑袋涨得厉害,眼也发酸。昨晚的事情像一场被扭曲的朦胧梦,梦境又十分清晰地延续到今日,她最终要去解决它。

     今天是周日,段家的一大家子人都在,阴雨天气又不便出行,这座被雨水浸泡的洋房里就弥漫开一股舒懒适意的气息。碧瑶一般起得较早,早餐都是她和其他两位佣人准备的。烤热的面包片和温热的牛奶是给段小姐的,熬熟的粥和几样小菜是给段老爷子的…按个人喜好做各式餐点,再一一送到餐厅里。

     碧瑶推着餐车从厅里出来时,隔着荡漾的雨水,瞥见段依玲和溥伦站在廊角说着什么。段依玲又换了套行装,这次是套洋装,及膝的裙子,短袖高至肩头,露出藏了一冬天的白臂。

    媚而不妖,举手投足间柳眼花心般袅娜成无处不在的风景。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