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5章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57  更新时间:09-06-20 07:3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溥伦明明会说国语,段依玲却喜欢用法语交谈,一腔软语口音。也许是口音问题,溥伦听得有些吃力,他不时耐心地纠正段小姐的语法错误,引得段小姐咯咯娇笑。后来段依玲对碧瑶说:这叫抓住机会练习,懂勿啦?

     昨晚的酒精使溥伦看上去有些憔悴,眼里也泛起了几缕血丝。他还在耐心地指点段小姐空浮的语句练习,碧瑶忽然感到心疼。

     “碧瑶~”心情靓的时候使唤粗活丫头都是温柔的,段依玲巧笑倩兮:“去厨房准备长棍面包和咖啡~”

     碧瑶哦了声,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溥伦,她在等,等着看他注意到她时的眼神。

     溥伦果然看到碧瑶了,他很有礼貌地微微示意,眼神里却不是纯粹的招呼。碧瑶由此确定,他肯定记得昨晚的事情。

     雨水被风吹得疏密不匀,碧瑶没有立即挪动脚步,她直视着溥伦的目光,意在寻求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或者,她要他读懂眼里的询问。

     溥伦的脸被酒精沁浸得过于苍白,一头稍卷的浓发就显得更为乌黑。他看着碧瑶,突然浮起一丝笑,唇角牵动一弯上扬的圆弧,这骤然打破了刚才稍显认真的神态,变得不严肃起来。

     段依玲侧对着碧瑶,她笑得清爽怡人,仿佛一不小心,她的侧脸就会亲吻上溥伦的胸膛。她觉察地转过脸,见碧瑶支愣在那里,现出不耐烦:“去呀!”

     碧瑶习惯了段小姐的使唤,她说什么她就去做什么,这次也不例外。碧瑶照常哦了声,往厨房走去。没行几步,眼里的泪丝开始绕着圈儿打转。这样巨大的身份差别碧瑶体会得前所未有的深刻,这莫名的想法分外明显地盘绕在心头,使她本已纷杂交缠的情绪更加茫然。

     在他们眼里,她只是个使唤丫头。

     碧瑶软绵绵地走进厨房,有气无力地冲拌咖啡。小勺子悠悠打着旋儿,那股平常香浓醇厚的味道今时也失了魅力,升窜入鼻中不觉滋味。她又没睡好,整个人恍恍惚惚。

     这时,厨房里的老帮厨进来,拿着半湿的抹布扫了下碧瑶的胳膊:“别冲了,客人走了。”

     碧瑶哐地扔下勺子,几乎是跑着出了厨房的小后门。

     来厨房取茶的段睿刚好进来,见状,一时好奇也跟了出去。

     厨房后门通往后花园,园里常年背阴,一弄围墙隔绝车水马龙的街道,丰雨弱光催得满径花木幽繁。围墙根有扇极少开启的小门,门外便是街市,只要从段家大门口出去的,必然经过此道。

     铆上的铁锁已生了锈,零零雨水渍过,锈迹愈发旺盛。碧瑶使劲地掰着锁,无奈锈渍黏合,牢固得不见一丝动静。碧瑶狠狠地捶了下门,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在这把锁上,眼泪已冲出眼眶。

     被惊动的梢枝抖落雨水,白露珠般珊珊倾泻在脖颈里。旁边伸过一只手,轻巧地一拔栓,门便开了。

     段睿什么都没说,只是帮忙把门打开。他并没有取笑碧瑶满脸的泪水,淡淡探出头,朝街道上看了看。

    溥伦打着把伞,刚巧经过门前。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