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53章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327  更新时间:09-06-18 09: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夜渐渐走向深处,变得更为斑斓。黄浦江上的渔火混淆了天边的星斗,粼粼点点沿着水的流向焚灭不宁。狭窄的里弄里,风横雨斜般刮过来搓麻将的洗牌声,大有不点破清晓大梦不罢休的气势。

     遥望段家的洋房,诺大的房子里只亮着一小格,玉兰油密的叶子筛过光线,繁叶摇影。

     夏夜炎炎,阁楼里笼气蒸腾,再加上心绪微挑,碧瑶没有丝毫的睡意,干脆打了赤脚坐在通往阁楼的梯口乘凉。她是亲眼看见乌掌柜出了小厅,段老爷子甩着长辫子一边陪着走,一边还同掌柜的闲声细语地说着。俩人走到大门口时,乌泽生向段老爷子行了个古式的大礼。碧瑶见怪不怪,任何人同老爷子打交道,都尽量遵循前朝遗留的规矩,博老爷子开心,无论他们的内心是出于礼还是出于敷衍,甚或特意行之而讽之。

     段老爷子进屋寝息后,洋房唯一的亮格子也灭了灯光,被裁破的夜色重新缝合。风吹碎月明,拂面的风缓缓抽去热意,湿热隐去了大半。碧瑶的视力逐渐适应暗光,一荷淡影浮现,她看清楚了。

     通往园子的石柱下靠着个人,深蓝色的学服与夜色无异,正望着云际那轮亏月发呆。

     看来情感不顺的人都喜欢心思飘渺地赏月,平常看来风流洒脱的段家少爷也不例外。碧瑶忽地站起身,拍拍裙底的灰,朝段睿走去。

     由于赤着脚,路石不碍音,行处便是静谧无声。碧瑶的身影像一剪轻浮的黑纸,挣脱出夜的深色,轻灵灵地飘到了段睿的面前。

     看到碧瑶那双闪亮的大眼睛突然凑近,正凝神散思的段睿不禁吓了一跳。他本能地往后一靠,后脑勺磕在硬邦邦的石柱上,痛的他叫了声。

     碧瑶哧哧地笑出声,目的达到了。她是故意的。

     “你吓我!”段睿揉了揉脑勺,恼怒地说道。

     “我睡不着。”碧瑶按亮了廊里的小灯,灯光霜似地洒下来。

     段睿一听,也颇有同感:“我也睡不着。”

     两人在石阶上坐下。石阶旁,阿瞒栽的那盆醋栗开始结果,一串串青实的果粒掩入厚密的叶中。碧瑶摘了片叶子,捏在手里感受叶片茸茸的凉意。她半低着头,揉弄手里的叶子。这幅简致安静的侧影像极了某人。很多个夜晚,他就是这样看着她,闻着她发丝秀曼的清香,互诉情话。

     风声寂寂,段睿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得温柔:“你为什么睡不着?”

     “阁楼里太热了。”碧瑶晃荡着垂空的脚丫子,使劲把揉碎的叶渣子扔远。她不经心地反问:“你呢?”

     段睿败兴地垂下脑袋,半天,才说:“你又不懂。”他自嘲似的笑了下,也伸手扯过几片叶子,扯得青珠果乱颤。忽然又抬头打趣地问道:“梧桐妹,你交过男朋友吗?”

     “没有!”碧瑶极其果断地回答了这个有些无趣的问题。

     段睿嘿嘿地坏笑着,玩笑的兴致更高了:“这么说,你还没有被人亲过。”

     一梳清风缕过,这句玩笑话点中了碧瑶今晚的心事,轻松的神情不见了,眼神变得遥远。馥郁的酒气似乎还萦绕在她的口鼻之间,辛辣甜苦糅合着并吞下去,烫得她心悸。很快地,她马上现出一副无谓的模样,同样坏坏地朝段睿笑着:“当然不是!”

     这下轮到段睿吃惊了,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谈过恋爱。他没想到从不掖心事的碧瑶会隐瞒得这么好,忙问:“谁亲过你?”

     碧瑶挑了挑眉:“不告诉你。”

     “你撒谎,你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谁亲你。”

     碧瑶咬了咬唇,笑得有些甜蜜,她晃了下脑袋:“就在今晚。”

     段睿才意识到碧瑶说的是真话,他表情复杂地盯了她有一会儿,忽然恍然大悟般说道:“你说的是亲脸吧?洋人都这样打招呼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脸。”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