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41章 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五)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04  更新时间:09-06-01 22:2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身后的那声惨叫把沉闷炎热的正午扯开一个亮亮的口子,碧瑶的心陡然疼了一下,积在胸口的那滴泪终于沿着面颊静湿地滑落。她抬手拭去,滚落的泪珠是冰冷的。

     这是怎么了?

     宽敞的马路上,淑媛绅士结伴而过,远处高耸的白石灰尖顶被阳光照得如新雪般耀眼,晴空不见一丝浮游的云。一只不知名的大青鸟顺着气流平展翅翼,清越的鸣声乘了风,宛若细丝般袅袅抽散而去。

     一记尖烈的汽车喇叭爆在身后,碧瑶赶紧避到道旁。汽车重新慢吞吞地启动,吐出一股浓郁的黑烟,嗤嗤地汇入车水马龙。

     碧瑶回到古董店。乌泽生前所未有的忙碌,身前身后指挥新来的杂工老李该怎么搬这些脆弱珍贵的古物,他对碧瑶的问题也是模糊地应答了事。乌泽生说了生平最快的一句话:“赝品满天飞,真品谁都没见过。”

     碧瑶对乌掌柜闪烁其辞的回答有些失望,她再问也问不出所以然,又不能说那幅画就在她这里。碧瑶不愿意娘的画落入他人之手。出了店,铜铃咚咚咚地打响,碧瑶踢了下路边的小石子,慢慢走着。

     她想到那位溥伦先生,他也找这画,是否就表明他知道这画里的秘密?问他,他会告诉自己吗…会不会太莽撞?想得烦了,碧瑶捡了块石子,用力往道旁树梢扔去,石子窜入阴浓的枝叶里,瞬即又啪地垂直掉下。

     小跑着回到段家,见阿瞒在烈日下搭着一个小架子,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株枸杞子,说是段小姐喜欢喝枸杞茶,就在园里的石井旁搭起一户藤架,等到那株细弱的枸杞有朝一日能蜿蜒摸爬上去,覆满架顶,结出相思红豆般鲜亮饱满的果实。

     碧瑶是跑着进来的,小素刚巧也挎了个菜篮子要出门。小素是从来不会让路给碧瑶的,今天和往常没什么区别,她眉淡眼细地等着碧瑶侧身让她过去。碧瑶没收住惯力,况且她这次也根本没有“让路”的意思,就这么直接冲撞过去了。小素瘦如平板的身材哪是碧瑶的对手,一下子被撞得坐到了地上,掉落的篮子圆溜溜地在地上转着圈儿。

     小素的目光刚刚透出狠意,碧瑶本来就够烦,也不示弱,立马回瞪道:“下次长点儿眼,要不然撞伤的可是你!”说完,大步跨过园子,蹬蹬蹬地上了阁楼。

    待门在身后合上,碧瑶吐了口气。她返身插好门栓。

     阁楼位于楼顶,正午的太阳晒顶,房间里比外面还闷热,纠杂的心事如一根被施了魔法的藤蔓,执拗地向上攀伸,盘绕在她的心间抽枝散叶。

     那幅画还在。碧瑶比任何一次都要小心地摊开画卷,麻纸泛了黄,触于指尖是微刺的涩感。渔夫还在执著地收着他的钓竿。原来他什么都没钓到。水墨轻薄的彩色已淡去,相比林老爷的那幅赝品,这幅画的线条更为流畅写意,或许是倾注了作者浓厚的情感,凝固的墨彩保留了许多年前的万种风情,在纸上仍能寻得当年缓缓晕开的痕迹。

     碧瑶收了画,取出针线,捻好线脚,沿着潘惠英当年缝下的针迹一针一针的缝入小红棉袄里。

     她下了决定,要去找那位先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