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40章 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四)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33  更新时间:09-06-01 22:2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这记尖亮中透着沙哑的叫声犹如一张新鲜薄脆的纸被撕扯开,生生划过空气传到人的耳旁。刚要上车的七夫人停滞了动作;阍人把着门一时愣在那里,但极其迅速地,他瞄了眼七夫人的神色。

     小乞丐似乎见惯了老乞婆的行为,钩头缩颈,有靠处便靠着墙,直着眼睛挖起了鼻孔。

     园里看书的林静影早已旋入了屋内,房门还在扇着,阳光时宽时窄地扑入屋里。

     碧瑶忘了离开,她好奇老乞婆的举动,疯子的行为虽怪异但总有出处,何况“秀丫”这两个字听来是那么耳熟。

     阍人极不耐烦地冲出门外,使劲挥赶着:“去去去!”

     小乞丐一惊而奔,身手扭得像脱了骱似的。

     老乞婆开始手舞足蹈,一边挥着竹竿一边叫嚷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碧瑶明知道不该关注一个疯人的言语,她下意识地还是问了:“看见什么了?”

     林七夫人的神情是复杂的,她眉头微蹙,手捂住胸口,佯装厌恶地轻声嘱咐佣人一句:“赶她走。”

     碧瑶看见林老爷意气奋发地从屋里出来,手杖点着地,挪着一如既往的规整而细碎的小步子。两佣人在后面抬着一个大黑皮箱,要出远门的架势。

     老乞婆刚才还起劲地敲着大门,看到林老爷就不吱声了,疯狂的表情不见了,转即换上一副害怕至极的恐惧神态。她拖着竹竿来到一棵油桐树下,突然蹲好,还把脑袋埋在胳膊弯里。仿佛有无数棍棒要落在她身上。

     碧瑶走的时候看了眼二楼的窗口,她知道林小姐肯定躲在纱帘后。从林小姐惊慌失措的举动以及林夫人躲闪深意的哀怨目光中,碧瑶直觉地感到她们之间存在着某个隐秘,这隐秘似乎和这个疯婆子有关…或许是疯婆子真的看见了什么?这念头难免荒唐。

     汽车从身边徐缓驰过,车轮扬起碾碎的花瓣,搅和着尘土在阳光里翻卷飞舞。老乞婆这才站起身,抱着树干,冲着经过她身边的碧瑶低低地喊了句:“我看见了!”

     碧瑶顾自低头走过,她的心情低落极了,莫名的。

     老乞婆抱着树继续叨念:“我看见娘来找孩子,孩子不认娘…打!打!打!嫌娘穷呗!还是这家有钱,可以做千金小姐…有钱真好……”

     碧瑶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老乞婆叨得更起劲了:“那娘也真可怜,被打得浑身是血,也奇怪那孩子怎么不心疼。哦……天下只有疼孩子的爹娘,哪有疼爹娘的孩子。可怜!可怜!用草席一裹,扔了!扔江里喂鱼去了!”老乞婆疯劲一上来,又呼呼地挥着竹竿起舞:“死了!死了!”

     碧瑶听得难受,飞快地跑远了。疯婆子骂劲不敛,返回去站在林家大门口,那根干裂的黄竹竿权杖似的咚咚咚咚舂着地面,一手叉腰,邋遢门神般开骂了:“秀丫!你这死丫头!你娘找你来了,你不认,偏认那贼阉人做爹!”

     骂声未落,一只獒犬延着哈喇子低吠着冲出门外。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