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42章 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407  更新时间:09-06-03 17: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起了风,突来的急风吹散了点舞空中的小蜻蜓,翻滚天际的云压住日头,开始泛青。弄堂里的阿姆探出半个身子,利索地收了晾在晒台上的湿漉漉的绒线衫,过道里只余下一滩褪色的水。风鼓荡着路人的长衫,如横风斜雨里一面面扬起的帆。教堂的尖顶仿佛能触及那块黑沉的乌云。

     午后雷阵雨臻来的兆示。

     碧瑶找到了那棵断枝的梧桐树,断枝旁抽出了新叶,遇暖盛发的叶子遮住缺口,碧瑶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是这棵梧桐。距离刚来的那年,算算也有些年了吧…树似乎越长越年轻,不必担心岁月刻下的印记,风吹日晒反而愈加飞扬,不像人,心事随日子点滴增长,慢慢的就沉淀到眸子里,随即显到脸上来。

     碧瑶绕着梧桐旁的宅子绕了个圈,摸到正门。黄铜门闭得紧紧的,雕花缝隙间淤了层灰,人迹久未光临的模样。碧瑶重新绕到梧桐树旁,心想着,再爬一次吧,起码能看得清楚些。说不定再次掉下去的时候,他就站在园子里的那棵大树下,清风扬起他柔软的黑发,他笑着对她说,门在那。

     碧瑶摩挲着梧桐清润的树干,犯了犹豫:自己这么做,仅仅是为了娘的这幅画吗,还是仅仅想再见他一面?

     又一阵疾风掠过,密密累叠的叶子间嘶鸣出叶片吹响的细长哨音。

     碧瑶才发现梧桐树下不只自己一人。

     “这位小姐,”穿着黑服革履的警人正了正帽子,似笑非笑地涟开个暧昧的表情:“我看您转来转去也有段时间了。怎么,又想爬树?莫非这个园子里有什么东西那么巧有幸让您给看上了?”

     警人的表情弄得碧瑶浑身不适:“…没有…我只是路过。”

     “我看您绕来绕去,不迷路也绕迷路了,爬上树观观方向也正常。”警人念在碧瑶是段府的佣人,话里九分嘲弄一分客气。也许是日复一复无新意的巡街让其觉得颇为无聊,今天抓个新料子嬉弄下。他又问:“小姐,您这么爱爬树,难不成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没有!”碧瑶见他这腔调,反感地回了句。她折身走几步,见警人没叫住她,加快脚步拐了个弯。

     警人失了兴致,耷拉下脸,也走了。边走边自言自语:“我们督察长亲戚的房子,哪容得乡里巴子随便瞅的……让你走是拨侬面子!”

     黑云沉沉压顶,被隔断的阳光笼得整座城泛起某种奇异的暖光,马路上即时空阔了不少,淑女们的绢伞被吹反了,尖尖糯糯的叫声顺飘着挤进急风里。

     碧瑶来到孟神父路的天主教堂。她期望能在这里碰见他。可她忘了,今天不是礼拜日,教堂的大门敞着,从正门看去,神像暗暗的,风雨欲来的隐晦面色。偶而有包裹严实的修女出入,几个女校学生轻笑着结伴而过,再无他人。

     碧瑶在教堂石阶上坐了一会儿,天空愈压愈低,仿佛辰光已入夜。碧瑶的心情也是低沉的,她微敛眉梢,起身拍拍尘土。碧瑶没发现林静影正坐在教学楼的窗口,看见她,凝了一脸的顾虑不安。

     回去的路上空空荡荡,平时拥嚷的马路上只有一辆黄包车在疾奔,拉车的满头大汗,愁苦地看了看天色;坐在车上的木然泰然,翘着二郎腿等着车夫拉到家门口。

     虚拟暮色下,教堂的钟声变得诡秘而乖戾,豆大的雨点猛得撑破云层,漫天泼洒下来。段家就隔一条街,碧瑶躲到了道旁的房檐下。雨点哗啦啦地倾泻着,荡漾着摇入了人的眼帘。

     晃荡的雨幕里,碧瑶看见了林小姐潮湿的身影,她没猜错的话,林小姐是跟在自己后面过来的。碧瑶变得有些拘谨,她不擅长和内敛沉默的人打交道,况且是林静影这种稍显傲气又有些敏感的富家小姐。

     她可能是来找段小姐的,想想又不对,段小姐在学校里。那就是来找段少爷的。

     “我找你。”林静影全身湿透,长发粘腻在被雨水浸泡得苍白的脸上,眉间结着如水的愁怨,有点儿吓人。她盯着碧瑶,开口就问:“你都知道了?”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