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二章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二)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86  更新时间:09-04-30 03:1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碧瑶只见过一次那幅画,那是娘在等爹吸饱了大烟睡沉了后,悄悄地从内袄处取出缝好的口袋,拆了线,万分小心地铺开。画并不大,灯光如豆,一穗灯花昏蒙地晕开在泛黄的画纸上,娘的脸上就漾开深沉的笑容,仿佛是面对着自己逝去的青春年华,缓缓地从记忆深处浮漾上来,摆布着今朝的情绪。

     碧瑶喜欢和娘在一起,喜欢听她悦耳优雅的口音,以及她娓娓道来的新奇的故事,这一切,都让她和这里普通意义上的农妇相去甚远。

     潘惠英若有所思地伸手拂过画面,碧瑶也学娘的样子摸着画,麻纸的糙意涩涩地磨过她的指尖,带着一种奇异的饱满。碧瑶就笑了,甸起两个小酒窝。

     “小姐会来接我的,她的画还在我这里。”娘总是这么说,即使说得伤感。

     柳保举着棍子的双手突然没了力气,他软软地垂下手臂,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泛着凶光的眼睛也似乎变得迷离,有了疲软的醉意。他丢了烧火棍,歪着身子,伸手指着潘惠英,涕泪横流,说话颠三倒四:“别以为自己是从宫里出来的,就了不起!你的主子不要你了,你就只能跟着我。你是我柳保的女人,所以,你的东西也只能是我的!况且,那画也是你偷来的……”

     潘惠英抽泣得更为厉害:“我没有偷……”

     “那你怎么拿到的?”柳保吃吃地笑了下,他是一点力气也没了,想回里屋抽点儿大烟。柳保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扶着门框边走边唠叨:“你那前朝的主子跟洋人跑了,把你给丢下了。要不是我在铜仁码头收了你,你现在跟摇尾乞怜的流浪狗有什么区别……总有一天,我会找到那幅画的。啧啧,可以买多少大烟啊……”

     清晨的阳光注进破败的木窗,照着土灶上的小神龛。画在红麻纸上的灶王爷的神情就变得明媚,神色怡然地注视着供在他面前的一小碟糖瓜。

     潘惠英理了理鬓角散乱的发丝,若无其事般地站起身子,脸上全然没了方才哀求可怜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漠然和冷清。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许已是习以为常,抑或毫不在乎。她拍干净了衣裳,在灶口坐下,熟练地往灶里添送着柴火。

     碧瑶三两步跑到娘的身边,陪她坐在灶口,火红的焰舌舔舐着锅底,晃晃映红了碧瑶的小脸。她抽了下鼻子,把头枕在娘的手臂上,唔着声说道:“娘,我饿。”

     潘惠英起了身,搅着锅里烧开的汤水。

     灶旁的稻草堆里挤着一堆刚孵化的小鸡,毛茸茸的身子蜷成球样。碧瑶捧着脸蛋盯着越燃越旺的火苗,她觉得暖和极了。

     一个影子慢慢拖移着过来,碧瑶眨巴着眼睛看过去,见姐姐秀丫立在门口,穿着圆点花袄,靠门掩着半个身子。显然,柳保适才的叫声惊醒了她。秀丫比碧瑶大两岁,却比妹妹瘦弱,个子也差不多,尖尖的下巴瘦得让人看着可怜,唇下一点黑痣就更为明显。秀丫不喜欢说话,爹甩着棍子打娘时,她就瞪大眼睛惊恐地流着泪,无所适从,蕴含着厌恶和憎恨的眼神里透露着超乎年龄的敏感,从此变得更加沉默。看得出来,秀丫不喜欢与任何人相处,包括爹娘,甚至是妹妹。

     秀丫在门口站了会儿,走开了。

     早饭后,柳保又把着棍子要挟要那画,依旧一无所获。他恨恨地抛下一句话:“你别后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