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第一章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74  更新时间:09-05-13 17:5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农历甲寅年腊月,时令大雪。

     一夜细雪飘扬,雪丝湮入柳家村安谧的农居,粼粼青瓦上铺了层细白的雪粉,偶有雪线簌簌扑落,也便飞速融进了湛湿的青石地面。临河的石皮弄里坐落着几户人家,土墙木门,门楣上一串朱红灯笼,早熄了火,在冷风里瑟瑟摇着圆滚滚的身子。

     弄口,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货郎挑着装满各色杂物的花架木箱,黑布鞋稳当地踩过积水的路面,一手哐啷哐啷地摇着拨浪鼓,嘹亮的叫卖声贯穿了整条弄堂:

     “戴春林香粉——!东洋发油——!”

     闻声,弄堂深处的一对破损木门吱呀一声地打开,柳保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他伸长了脖子瞅瞅家门紧闭的四邻,轻声又不耐烦地挥手示意货郎过来:“有烟枪没有?”

     老货郎颤颤地搁下担子,听闻是要烟枪,沉了张脸,连连摆手,没好气地回道:“货郎担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卖抽大烟用的烟枪!”

     柳保没趣地缩回了脑袋,也不吱声,哐地一声阖上了门。

     六岁的柳碧瑶起了个大早,她红扑着小脸,兴致冲冲地看着从窗缝里挤进来的第一缕阳光,光线调皮地跳跃着,碧瑶睁大了眼,对着缝隙好奇地观看外面细细飘落的雪花,一只雀鸟跃着轻盈的身子,在被细雪覆没的土墙根寻觅几颗空壳谷粒。

     斜对门孙寡妇家的公鸡飞上墙头,垂着火红的瘤子合眼蹲在那里,斑斓的羽翅在雪地里分外显眼。

     砰!房门被鲁莽撞开,一股冷风涌卷了进来,碧瑶赶紧缩到床角,团着棉被坐在那里。睡在外头的姐姐秀丫还酣甜地沉浸在梦中。

     柳保阴着脸,急急地扫了眼房内,又转身去了厨房。碧瑶抓着被角,大气也不敢出,她知道爹又要找娘去要那东西。瞬时,对外面明亮的风景丧失了兴趣,碧瑶小心地爬过棉被面,套好衣服和鞋子,也跟着去了。秀丫翻了个身子,继续睡着。

     果不其然,柳保歇斯底里的声音从低矮的土房内刺喇喇地传出,整条石皮弄都能听得到:“潘惠英,你把那幅画给我交出来!”

     碧瑶把着门楣,侧着小脑袋看着屋里的动静。爹不止一次地向娘要过“那幅画”,娘总说没有,烧火棍落在身上也咬着牙说没有。碧瑶开始是护着娘,拉着爹的衣角又哭又闹,柳保的烧火棍就毫不留情地甩过来,重重地击在她的身上。经过了几次,碧瑶就学会了,当她拉着爹的衣角,烧火棍再甩过来时,她就抱着脑袋一声不吭地蹲在墙角,棍子落在背上总比落在腿上舒服。

     “你给不给!”柳保扬着铁棍子,瞪大了眼睛,凶神恶煞地逼着媳妇。

     “我没有……”潘惠英把脸埋在手里,嘤嘤啜泣,她一哭就浑身乱颤,那是压抑着的哭法,农村里的女人一般要哭就扯开大嗓子淋漓嘶吼,拍着大腿摇着乱发一幅寻死觅活状,潘惠英不一样,她埋着脸隐隐抽泣,娟秀,内敛。

    娘一哭,碧瑶也想哭。她准备这样,要是爹的烧火棍再落在娘的身上,她就冲过去咬他的腿,狠狠地咬。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