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9章 唯一的错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24  更新时间:08-12-06 17:3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一记尘烟卷卷,赤色健马急速奔来。

    “开城门——”

    守门将军远远望去,只见一青衫少年策马奔驰,青丝绕着绝色脸庞,风中肆意飞舞。

    素穿青衣,手持黑剑,貌美更胜人间女子,试问,此乃何人?

    将军大喊:“快开门,是少宰大人!”

    侍卫慌忙间去开城门,城门方才半开,青衫赤马便如风掠过。

    一人一马出了皇城,奔驰速度有增无减,恨不得一驰千里,然则,却在长道的转角处“吁”了一声,骤然停下。

    长道的转角有一株大树,寒冬之际,已落尽黄叶,仅剩枯枝。

    树下站着两个人,一个彪悍大汉,一个白衣公子。

    无霜跳下马,上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你。”

    白衣公子回过头,玉雕的容颜上,一双眸子清冷幽亮。正是风璃国国君,风炙阳。

    无霜并不讶然,扬了一下眉梢,“你怎么知道我会打此处过?”

    “这条路能最快地通往木琉国。”风炙阳抬头远远眺望路的尽头,这一眼,可望得到他日夜思念的人儿?

    思念……

    是啊,因为思念,他总会反复做着一个梦。

    梦中,他无奈地放开了她的手,她惊叫地坠入黑暗,而自己哭得满面是泪。

    每次午夜惊醒,他都会痛苦地喘息,一次次后悔,一次次自责,为什么当初没有带她回来?

    那种纠痛就像缠绕着荆棘的刺,狠狠地扎着他的身,他的心。

    风炙阳叹息,叹息声淡不可闻,“宗邦,把马牵过来,我们要上路了。”

    这次,他要带她回来,他要亲手驱散,那缠绕他数月的噩梦。

    无霜道:“你可想清楚了,而今外戚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在兴风作浪,你不在国内,就不怕他们伺机作乱?”

    “我已经修书两封,一封送到你的府上,一封送到土玲国四方城,有你父亲和宗政明轩坐镇朝堂,我十分放心。”

    “宗政明轩?”狭长的眸子细眯,无霜难掩忧色,“你就这么信任他?”

    风炙阳摇头,“不,只是交易。”

    没有更多的话语,没有更多的解释,最后身形一跃,白袍扬起,已然跨上马鞍,“走吧,四日内赶到木琉国,蓝汀在等我们。”

    无霜望着远去的清冷背影,自语:“最近,我越来越摸不透,你心里的想法……”

    -------------------------------------------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见到翠儿在一侧打盹,房间的窗扉紧闭,光线有点幽暗。

    “翠……”我一开口,发现喉咙灼热的烫,沙哑得如同老人的嗓音。

    翠儿醒来,慌忙道:“小姐,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我抬起无力的手指指自己的咽喉,又指向水壶,翠儿顿悟,为我倒来一杯水。水的温润滑过喉咙,感觉舒服了许多,一旦开口,却依旧十分困难。我索性不再说话,只手指向窗户。翠儿急忙推开窗栏,光线射了进来,房间明亮了几分。

    我微微舒了一口气,记忆慢慢涌回脑中,那猝然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噩梦,一场真实上演的噩梦。就算我愿意与别的女人共同服侍他,他却还是这么对我,怕是夙月容不下我。

    我环顾四周,只见翠儿一人,比划着手指询问翠儿:其他的人都哪儿去了?

    翠儿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呜咽哭道:“小姐,在你昏睡的时候,皇上下旨废了你,改立夙月殿下为皇后,玉清宫从今往后只是一个冷宫,所有的人都被撤走了,只有翠儿……只有翠儿……”

    废后……

    我原以为我会为此歇斯底里,却只是安静地承受下来。

    面对我过分的沉静,翠儿一脸忧色。

    外头传来一阵杂沓的声音,翠儿为我解释道:“听说皇上下令要填平城郊山坳里的一个小镜湖,玉清宫仅存的侍卫都被召集过去了。”

    城郊外的小镜湖……那是我们定情的地方……

    连镜湖都填了,誓言又何处去寻?

    我摇着头,想大哭出声,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响。

    我连痛哭的能力都已丧失,我还拥有什么?

    端木澈这么迫不及待地将我驱逐出你的生命,可是要讨夙月欢心?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闻得旧人哭?

    容颜未老,恩先逝,当真无情帝王家。

    原来,昔日的睿王爷,今日的德昭帝,从来都不曾改变,就算面容镌刻出了柔情,还是掩不去那颗冷漠的心。

    我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我们之间的爱,代价就是,一夜之间,输掉全部,夫妻从此白头难。

    我靠在床头,不言不语,宫殿内一片死寂。

    翠儿为我端来一碗墨色的药汁,“小姐,喝药了,这样病会快些好。”

    我茫然接过药碗,墨色的液体倒映着我的脸,苍白如同死人。

    这身落得残破的躯体,犹且可用药物治愈,我那破碎不堪的心,又该如何痊愈?

    嘴巴一抿,我端起碗,仰头将药一口喝下。

    “小姐,小心烫!”

    烫?不,是冰冷的,跟心一样的冰冷。

    我将空底的药碗交给翠儿,躺回床上,拉上被子,蒙住整个头。

    我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忘记一切,可是,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

    他的鼻息,他的亲吻,他拥抱我的力度,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像着了魔似的,反复回旋在我的脑中。

    我蛰伏着身子,紧紧抱着棉被,终于忍不住,像儿时那样,在黑暗中痛哭出声。

    我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如果没来,如果没有遇见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真的好难受,好想就这样死去。

    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为我伤心?

    他会伤心吗?

    怕是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翠儿看着床上裹着被子颤抖痛哭的人,站在一旁泣不成声。她默默地退出房间,合上了门。

    “小姐,我就算用尽全力,也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翠儿看着天空,眼泪哗哗落下。

    --------------------------------------------

    我再度醒来,房间空无一人。

    远处传来一阵阵喜庆的丝竹之乐,好不热闹。

    热闹?为什么会这么热闹?

    对了,自那晚宴后,已经三天了,今天是立后大典,举国欢庆。

    欢庆?为什么玉清宫还是这么冷清?大家都去哪里了?

    “翠儿——翠儿——”

    我赤脚走在大殿上,大殿空荡荡的好安静,只有我尚未痊愈的嗓音,沙哑地回响。

    “翠儿——翠儿——”

    翠儿还是没有出现,回应我的,是那一声声沧桑的回音。

    翠儿……走了麽?连她也不要我了麽?

    我蹲坐在大殿中间,埋首在膝盖里,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他们都走了,他们都不要我了,整个世界都遗弃了我,而我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或许,我唯一错的,是爱上一个帝王。

    “嗒嗒嗒”

    脚步声缓缓响起,显得整座宫殿尤为空旷。

    是翠儿回来了麽?

    我停止了啜泣,欣喜地抬起头,待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由地跌坐在地……

    ------------------------------------------------------------------

    后记:

    似乎大家好奇完了莫忘初,又对宗政明轩充满了好奇哇~~

    哈哈,票票留言多多滴话,醉醉就告诉你,(*^__^*)嘻嘻……

    PS:

    很多亲亲问起,问醉什么时候更新《近在天涯》。

    快了,大概就最近吧,等醉下周一的考试过去了之后,就要着手写了,到时候大家可是要多多支持滴哟,(*^__^*)嘻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