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8章 怒马少年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87  更新时间:08-12-05 16:5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风璃国,颜府。

    无霜赤脚踏在红木板上,一边疾步快走,一边快速解开束发的冠冕,散下被梳得严谨的头发,他的手一扬,身旁的侍女慌忙接住发冠;繁冗的朝服一件件脱下,随意扔在地板上,婢女在他身后弯腰去捡,个个手忙脚乱。

    颜正卿走了进来,见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依旧是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不由恼了起来。

    “霜儿!你而今已是少宰,怎么还是如此衣衫凌乱,这成何体统!”

    无霜接过婢女手中的青袍,披在身上,腰上随意一系,侧过头看向门口正怒视自己的颜正卿,淡笑:“父亲,你知道孩儿打小自由惯了,若不是为了炙阳,我又岂会入朝为官?整天穿着繁重的朝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简直是作茧自缚。”

    颜正卿怒目一瞪,“放肆!皇上名讳岂是你随便叫的!”

    对上无霜不以为然的神情,颜正卿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霜儿,你要记住,不管你跟皇上儿时关系多么亲密,他而今已是皇帝,他是君,你是臣,这君臣之礼是不能乱的。”

    一阵风影晃过,无霜淡然的神情微微一变,“父亲,孩儿有些乏了,先回房间休息。”

    无霜走后,颜正卿立在原地,重重叹了一气,眼中藏着深思。

    前些时日,探子来报,说霜儿和皇上在木琉国与一个名叫伊沁心的女人关系暧昧不已,而那女人竟是木琉国的皇后。

    昨夜,他的人截下一份密函,是颜家潜入木琉国的探子发回,竟然想跳过他的手欲直接交于霜儿!他看了密函中的内容,心中更是忧虑不已,看来这次霜儿是动了真情。且不论那个女人而今还是木琉国的皇后,单凭她是皇上的心仪之人,也容不得霜儿动此心啊!

    皇上何许人?

    这些日子以来,他颜正卿可是瞧得清清楚楚。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具后面,藏的可是致命的快刀!他登基才短短数月,已然灭了十大王姓外戚,那些满门抄斩的外戚中,只有三家才是十年前抄了暮家的黑手,另外七家不过是受了株连。除了报仇,他何尝不是在打压外戚?而今那些余下的外戚,哪个乍闻炎武帝之名,不是战战兢兢?

    他颜正卿虽有辅助新帝之功,赐封为当朝宰相,他的长子无霜又是皇上的挚友,人人称之为少宰,颜家表面可所谓是风光无限,可又谁知道他这个当家人心里的苦?外戚已经不复往日权势,风璃国三足之势已然偏离。谁能保证皇上哪天一个不高兴,想要纵横捭阖,独尊天下,暗地对士族下手?到时候颜家可是要首当其冲啊!霜儿若是再去跟皇上抢女人,那可如何是好?

    颜正卿摇了摇头,再度叹了一口气,负手离去。

    ------------------------------------------

    无霜进了房间,淡淡道:“绿袖,出来。”

    绿袖应声跪在无霜身后,双手递过书信,“公子,是从木琉国送来的密函。”

    无霜展开信函,看完后不由脸色大变,“事情昨天就发生了,为何今日才送来密函!”

    绿袖道:“昨日的密函被老爷子截下,若不是那人做事谨慎,连发两次,怕是我们也不得察觉。”

    “父亲……”无霜握紧书函,绝色的脸上阴晴不定。

    “沁心,你等我!”无霜随手抄起黑剑,身形一闪,飞出颜府,纵身一跃,跳上快马。

    “驾——”马鞭一扬,卷起天地黄尘。

    无霜蹙眉捂着心口,又是一阵阵绞痛,似乎每想到沁心,曾经的伤口就会肆意作痛。如今,沁心正遭受那样的对待,是否是在同他传递的一样的痛楚?他要去找她,他想问问她,而今是否愿意跟他走!只要她轻轻点点头,他的承诺就永远不会改变,他会毫不犹豫地为她抛下一切,从此海角天涯。

    赤色骏马急速奔跑,绝迹于风中。

    ---------------------------------------------------------

    土玲国,四方城。

    房间富丽堂皇,宛若宫殿,昂贵的锦华绒毯上摆着一架古琴,一个妙龄少女正身而坐,纤纤玉指弦上跳动,悠扬的琴声在房间内回旋。

    少女不时偷偷睨着眼前的男子,一脸娇羞。

    锦绣绫罗榻上侧卧着一个男人,衣带半解,眼睛半阖,像是睡着了,又像是醒着。

    他正是四方城的城主,宗政家的当家,宗政明轩。

    宗政明轩今年三十有二,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的不是风霜的沧桑,而是稳健的成熟。

    每个见过宗政明轩的人都知道,宗政明轩不爱笑,凡是见过他笑的人都说,他笑起来很好看,温柔得足矣融化世间的一切。但是,所有的人还是不愿见到他笑,因为他每次一笑,就会有人遭遇不幸。

    “哗啦——”

    玉珠垂帘被揭开,走来一个女人,姣好的面容淡上脂粉,透着一丝贵气,一袭云罗衫裙衬得她的身段玲珑有致,她双手相交,附于胸前,缓步走到宗政明轩的身前。

    她站了好久,宗政明轩没有开眼望她,她也不说话,房间内只有少女弹出的琴声。

    良久,她终于按捺不住,轻启朱唇,“……略儿病了。”

    宗政明轩依旧闭着眼睛,淡淡道:“那又如何?”

    “你该去看他。”女人的目光静静落在宗政明轩的身上。

    “我为何要去看他?”

    面对宗政明轩的无动于衷,女人终于扬高了声音:“因为他是端木流云的儿子!”

    宗政明轩终于睁开眼睛看向她,“你的儿子生病了,你该去找大夫,而不该找我。”宗政明轩一把拉过女人,一个转身,将她压在榻上,贴着她的脸道:“或许,这只是你想见我的借口?”

    唇即将贴在唇上,女人羞红了脸,颤抖着睫毛合上眼睛,扬着脸等待着吻落下。

    抚琴的少女见了眼前一幕,心中一阵激荡,慌乱间弹错了一个音。

    宗政明轩立刻坐正身子,眉头微蹙。

    少女急忙下跪,“爷,饶命啊!”

    “没关系,你别紧张。”宗政明轩柔声道,随后淡淡一笑,如拂晓春风,“你退下吧,以后不用再回胭脂楼了。”

    少女脸色苍白,浑浑噩噩地退出了房间,天大地大,土玲国已经再也没有她容身的地方了。

    宗政明轩对犹且躺在榻上的女人道:“你也退下吧。”

    女人羞愤地离开卧榻,转身离去。

    宗政明轩在她的身后道:“端木流云已经死了,你也不再是芸妃,不要再对过去念念不忘了,在四方城好好过日子吧。”

    女人握紧了拳头,疾步离开。

    宗政明轩微微叹息,“死了的人,永远比活着的美好。”他站起身,揭开墙上白纱,露出一张壁画,画上女子娥眉远黛,娇艳俏丽。宗政明轩的手缓缓摸着女子的脸,轻声呢喃,“你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你知道吗?”

    黑暗中走出一个男人,跪在宗政明轩的身前,“主人,从木琉国和风璃国各送来一封书函,请问您要先拆阅哪一封?”

    “木琉国。”

    宗政明轩看完书信,摇了摇头,“七虫七花草吗?他可真下得了手。”宗政明轩再度看向壁画女子,“莫忘初啊莫忘初,看来你忘不了的,不是对夕颜的爱,而是对我的恨……”

    袖袍一挥,宗政明轩道:“传令下去,我要回风璃国。”

    男人道:“主人不看另一封书函吗?”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何人所写,所为何事。”宗政明轩看向窗外,冷冷一哼,“风炙阳此刻怕是已经不在风璃国了吧。”

    -------------------------------------------------------------

    后记:

    今天中场休息,咱不虐了,o(∩_∩)o。。。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