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10章 生命之重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866  更新时间:08-12-07 18: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刀削的轮廓,玉铸的容颜,透露的是无情的淡漠。

    曾几何时,端木澈是这般地看着我?

    乍见他时,我难掩欢喜而伸往他的手,却因他如冰锥的眸子,生生地僵硬在半空。

    他,至始至终,用一种绝然的姿势,居高临下地望着我,静静地,凝视着我的悲哀。

    终于,他开口了,声音淡淡的,没了温度,“今晚,皇后被人毒杀未遂。”

    我望向他,心中凄楚,“……是吗?你来见我,可是在怀疑我?”

    我多么希望看到他摇头否认。

    “不。”

    诧异地听到了那声“不”,我欣喜地望向端木澈,甚至感动得几乎流出泪来,却被他接下来的话生生打入冰窖。

    “不需要怀疑,凶手已被抓住,是皇后的婢女,原先在玉清宫当差,她已然供出,是受前皇后指使。”

    闻言,我微微一怔,忍不住大笑,笑得眼泪涟涟,“那么,皇上要如何惩罚我?一根白绫,还是一杯毒酒?”我站起身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而那双深邃的眸子,是我永远看不透的世界。

    端木澈退后了一步,神情一闪而过的慌张,“你该多谢皇后以德报怨,为你求情,方才压下百官的怒意,否则此刻,你早已身首异处。”

    以德报怨?为我求饶?夙月,好深的心计!

    从此,木琉国史书上将会多了一个德高望重的皇后,而被罢黜的前皇后不过是一个心肠狠毒的妒妇。

    我凄楚一笑,“是吗?那皇上又为何来见我?”

    落幕沉重了夜色,在宫殿内慢慢繁衍出黑暗,度来端木澈飘渺的声音:“朕是来问你一个问题。”

    端木澈回过头,漆黑中,唯独他的眼睛幽幽发亮。他走到我的面前,袖袍翩然落地,修长的手慢慢地覆上我的脸颊,像以往那样,拇指摩擦出温柔,他轻轻地问:

    “到现在,你还爱我吗?”

    “爱。”我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

    端木澈的眼睛幽光闪过,顷刻沉了下来。

    “可是,朕已经不爱你了!”

    端木澈猛然抽回手,冰凉的寒意霎时钻进我的肌肤里,搅出了刺骨的痛。

    他抬起下巴冷冷望我,“朕终于明白,夙月才是值得朕去爱的女人,而你,一无是处!”

    我苍白了脸,颤抖着唇道:“没关系,你可以不爱我,你可以去爱任何人任何事物,但是你不可以阻止我去爱你!”

    那一霎那,我几乎以为在端木澈的眼中看到了深情,转眼被不屑覆盖。

    “爱?”端木澈的神情一变,抓起我的肩膀将我提到他的面前,“你知不知道,你的爱让人难以承受!”

    我茫然地望着他的脸,不明白他骤然袭来的愤怒,也不明白他为何愤怒得那么……悲伤。

    “说!说你不爱朕!”

    “不,我爱你!”

    “朕不需要你爱!”

    “我还是爱你!!”

    “朕不——”

    “我爱你!端木澈!你听到了没有,我爱你啊!”我紧紧抱着端木澈,用那嘶哑了的咽喉,用残存的所有的力量,嘶吼出生命中再也不能承受的重量。

    如果他能懂我,如果他能回应我,那么,就算压在我肩上的是层层山峦,我都会用自己单薄的臂膀将它托起!

    只要他能回应我……哪怕只是一个敷衍的拥抱……

    殿内一片死寂,只有我无力的啜泣声缠绕着他沉重的喘息声……

    是的,沉重的……

    端木澈用力推开我,转身疾步离开。

    我呜咽地望着他离去,含泪的双眼只看到他凌乱的脚步,仓皇的背影,却没看见,他那隐埋在黑暗中的脸,痛苦纠结……

    ----------------------------------------------

    端木澈几乎狼狈地夺门而出

    漆黑的夜,乌云翻腾,天空四方旋转,而他却觉得自己,再也无处逃生。

    那泪光盈盈的眸子,那铮铮如铁的坚决,叫他如何逃脱?

    她说她爱他!

    他如此伤害她,她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说爱他!

    为什么,明明心中盛满了感动和喜悦,却还要假装嫌弃与厌恶?

    为什么,明明那么热切地想要温暖她颤抖的身子,却还要绝然将她推离?

    他好想告诉她,他也爱她。

    可是,他不能说,他怕他说了,她就会死去。

    第一次,他觉得面对她的爱,是如此的心酸,他再也无法直视她真挚的双眼,他怕看到她眼中的伤心,他就会不顾一切地拥抱她,把她紧紧地揉进生命里。

    但是,他不能……

    夙月站在殿门长柱的后头,穿着新后的凤袍,背挺得笔直,她的姿态高贵优雅,近乎完满,成了黑夜中一道美艳的风景。

    当端木澈走出殿门,越过她的身旁时,她淡淡道:“可惜……没听到我想要的回答,无法奉上解药。仅剩四天了,皇上。”

    端木澈不语,恢复既往冷硬的神情,慢慢走远。

    夙月回头,凝视着那道伟岸透着萧然的背影,蹙起娥眉,“你很痛苦吗?”

    她侧首,看向殿内捂面痛哭的女人,冷冷道:“那么,让我来帮你吧。”

    --------------------------------------------------------------

    后记:

    今天在准备明天滴考试,匆忙赶出,字数不多,希望不会粗糙,o(∩_∩)o。。。

    夙月素个坏女人,大家去讨伐她吧,表PIA醉~

    最后,让我呼唤,亲耐滴票票哇,永无止尽地涌来吧,(*^__^*)嘻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