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3章 坚定己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13  更新时间:08-11-29 19: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夙月沉默半会,侧首问道:“皇后娘娘今日来见夙月,所为何事?”

    我愣了愣,原先心中细细琢磨出的一番话,却突然说不出口,反倒是夙月深深看了我一眼,先开了话匣。

    “皇后娘娘,夙月早先就听过你的事情。”

    我苦笑:“怕是‘妖后’之名难以入耳吧。”

    夙月摇摇头,头上珠玉流苏随之发出咚咚响声,“不,并非此事,而是您得德昭陛下专一宠爱,四国之内,所有女子无不羡慕。”

    我一愣,那一句“所有女子无不羡慕”让我的心中泛起了酸涩。

    端木澈赋予我的,对这个世界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当真如伊东闵所言,是一个神话?一个仅仅只是儿女情长,对帝王却不具任何意义的神话?

    夙月看向外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眼神渐渐悠远,“夙月幼时便见母后夜夜翘首盼着父皇,父王后宫佳丽三千,何曾想到母后?母后终日以泪洗面,红颜终成白发,最后只得支着寂寥的苦笑对着夙月感慨,一切乃是女子的天命。夙月不信命,扬言要找一个独爱夙月一人的夫君,母后笑夙月痴人梦话,除非夙月成为一国之君。”

    我对着夙月宽慰道:“你而今已经是皇太子了。”

    夙月闭口不应,窗外阳光慢慢偏转,折射在她那张娇媚脸上的光线逐步缩小,渐渐被旋转的阴暗吞噬,原先那抹纯然的笑容,似乎已变得深远。

    “夙月越是年长,越是明白世间真爱难寻,正当夙月心灰意冷之际,乍闻德昭陛下与皇后之事,心中宽慰之余,不由对未曾谋面的德昭陛下心生仰慕之情。此时,父皇欲为夙月招夫,夙月扬言,要嫁就嫁德昭陛下这样的男人!若世上再难寻得,夙月便嫁于德昭陛下,哪怕送上我水珑国万千山河!”

    夙月回头望我,神情一扫方才的平淡,渐渐变得奋然,“这就是夙月对皇后的回答,这就是夙月为何执意要嫁于陛下的原因!”

    “你……”我难掩诧异,不仅为她知我尚未说出口的来意,更为她骤如狂风暴雨般的情绪。没想到,夙月那张淡然的容颜后头,掩藏的竟是如此炽热的情感。

    夙月微微吐纳,收整仪容,朝我笑道:“是不是惊讶夙月不问便知皇后为何而来?”夙月轻轻拂过鬓角垂发,娇媚一笑,“皇后怎么能忘了,夙月也同你一样,是个女子啊……”

    我静静看着夙月,掩藏在宽大袖袍下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心中有一个声音开始叫嚣。

    大殿变得静悄悄的,直立在一旁的莫忘初和言子锌,至始至终未曾说过一句话,只有窗外的风声呼呼乍响,抖索了整个庭院早已落尽黄叶的枯枝。

    我沉默站起身来,极力平稳心绪,“我来此也多时,该是回去了。”

    夙月随之起身,笑容疏浅淡然,“那夙月就不多留皇后了。”侧首看向莫忘初,“国师替我送送皇后吧。”

    “是。”莫忘初俯首。

    我走了几步,终究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闭目道:“夙月殿下是否想过,若是你真成了木琉国的皇贵妃,你所嫁的那个人,还会是你原来想要的吗?”

    身后一片寂静,我终究等不了回答,漫步出了殿门。

    莫忘初追赶上来,在侧旁道:“皇后莫要记怪殿下,殿下自幼个性刚强,丝毫不输男子,方才所说之言皆出自肺腑,绝无冒犯皇后之意。”

    我沉默不答,疾步快走。

    夙月睿智聪慧,有胆识,有谋略,她的心自然更胜世间男子,甚至比起端木澈也毫不逊色。

    是的,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被突这如其来的爱情冲昏头脑,不惜拿着整个国家来作为自己的陪嫁品?

    我不相信!她一定在说谎!

    我绝不相信她这一个毫不修饰的谎言,不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不相信她眼中赤裸裸的……感情。

    ……

    心底的叫嚣越来越强烈,变得难以遏止,我……明白,明白了自己那颗占有的心,竟是如此强烈。

    我,是在嫉妒……

    嫉妒她的聪慧,嫉妒她的自信,嫉妒她能与端木澈相匹配的气度与胆量。

    我突然开始害怕,害怕端木澈会发现她的好。我竟是在想着,如果她消失就好了,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和端木澈的面前,这样,端木澈就会是我一个人的,他的一生都会看着我,爱着我……

    我竟然一直都这样想着。

    我的心,好丑。

    天地顿然失去了方向,我越走越快,越走越疾,呼吸急促,脚步凌乱。

    “皇后小心,前面是池水!”莫忘初一声惊呼。

    我猝然回神,脸色大变,已然跨出了半只脚,收不回身。身子失去了平衡,向前倾去,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池水刺骨的冰冷却迟迟未来,倒是脸颊贴上了一道冰凉的触觉。

    我睁开眼睛,发现莫忘初粗口喘气,只手握住我的手臂,而我自己则是极其狼狈地跌靠在他的腰际,脸上冰凉的触觉正是来自他腰上挂着的那块碧玉,视线扫过,依稀看见玉佩上刻着“夕颜”二字。

    莫忘初赶紧扶起我,“皇后,您没事吧?”

    我扯出一道苍乱的笑容,后怕道:“多亏了你,不然我……”

    莫忘初怔怔望着我,一阵恍惚,神情募然纠结,双臂一展,便紧紧将我抱住。

    “夕颜别怕,瑛哥哥保护你,不会让你受任何伤害!夕颜不怕,我的好夕颜……”

    我讶然道:“国师?”

    莫忘初身形一僵,快速地放开我,退了几步,俯首道:“皇后赎罪,忘初失礼了。”

    我看着他脸上尚不及收回的深情与悲伤,摇了摇头,侧首问道:“我很像国师认识的那个人麽?”

    莫忘初迟疑了半会,僵硬地点头,“是的,皇后与忘初的一位故人十分相像。”

    “是那个叫夕颜的女子?”我问道。

    莫忘初的视线径直落在我的脸上,热切而又凄绝,“是的,她叫夕颜,她的容颜就如同那晚霞映照的夕阳一般,温柔美好,却终究只能短暂。”

    “她怎么了?”

    “她死了。”

    “啊!怎么死的?”

    “爱了不该爱的人,伤心而死。”

    “是你伤了她的心麽?”

    “不,如果是我,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我见莫忘初脸上神情瞬息万变,时而柔情镌刻,时而后悔莫及,时而恨意丛生,时而悲伤欲绝,心里不由怜他是个伤心之人。

    “你……很想她?”

    “是的,天天想,夜夜想。她离开人世五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念着她,却终究只能在梦中见她……”

    我心中生痛,不由侧过脸去,生怕自己那张脸再度勾起他的伤心。

    半刻后,头上传来莫忘初温润的声音:“皇后可以不用再别过脸了。”

    闻言,我抬起头,见莫忘初已经恢复素往模样,脸上扬着优雅的笑,清风伴明月,不惹半尘埃。

    “皇后真是一个善良之人。”莫忘初笑笑,“曾经夕颜告诉忘初,若是现在你能骄傲,就尽情地骄傲,因为等到有一天,你爱上了一个人,就再也骄傲不起来了。”

    我怔愣望着莫忘初,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些话来。

    只见他收起笑容,朝我恭敬叩首,认真道:“忘初只想对皇后说,纵然您爱上一个人,纵然您在爱的面前已不再骄傲,但也无需卑微。殿下是殿下,您是您,每个人都有自己闪亮的光芒,对忘初而言,皇后的美丽绝不亚于殿下,所以请皇后不要动摇,坚定自己的心才是。”

    “你……”我失了言语,诧异地看着莫忘初,心中茫然,他不是夙月的人麽?前几日,他甚至当着满堂朝臣的面逼着端木澈娶夙月,而今为何突然对我说出这番话来?

    莫忘初,何其洞悉尘世?我方才的心乱失措,竟是被他一眼看穿。

    我轻声低问:“为什么?”

    莫忘初知道我所问为何,却是淡笑不语,随后指着不远处殿门说道:“皇后,您的侍卫和婢女就在那头等你,忘初就不远送了,皇后保重。”

    我深深望了他一眼,点头离去。既然他不说,我也不想强求,伤心之人,伤心之事,已经太过伤心了。

    莫忘初望着那道背影,耳边响起一个铃铛般的声音。

    “瑛哥哥,夕颜死后想去天上。”

    “为什么?”

    “因为在天上,夕颜如果想你们了的话,就马上可以看到你们,这样,就可以觉得永远不曾与你们分开。”

    腰间玉佩被莫忘初重重握在手心,“为什么?为了偿还,还是自我拯救?”

    他转过身去,大步迈开,樱草蓝袍风中翩然,绝然而又清冷。

    “夕颜,我怕是死后下了地狱,再也见不到你了。”

    -----------------------------------------------------------

    后记:

    我滴神勒,连城今天抽死我了,一直不能发文……

    哈哈,大家都猜错了,忘初八素你们想滴那样滴~~~~都让你们猜着了,醉还码虾米滴字,直接撞墙去算了~~~

    至于忘初滴真正身份,大家自个儿琢磨着吧,醉醉接票票去,没空解释拉~~~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