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2章 人生难品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22  更新时间:08-11-28 21:3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清晨的阳光将我唤醒,金灿温煦,驱散了长夜的微寒。

    我睁开双眼,见翠儿早已端着梳洗的器皿立在一侧。

    “你醒了,小姐!”翠儿的笑带着一丝牵强。

    “恩。”

    我沉吟应答,坐起身来,便听见翠儿一声娇呼。

    “啊,皇上昨夜儿来过了?”翠儿诧异的脸微微犯窘。

    他……来过了麽?我不知道。

    只记得昨夜似乎等他等到很晚,便疲惫地睡去。依稀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端木澈似乎一脸悲绝,紧紧地抱着我,几近勒进他的体内;细细地吻着我,吻过我的全身,唇上的温度冰冰凉凉;他的口中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我的名字,像是要唤进灵魂深处。重重的喘息,抵死的纠缠,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来得疯狂。

    我回神,怔怔俯首,见自己未着寸屡,胸口点点红印,方才顿悟翠儿脸上猝来的红窘。

    这残存欢爱的痕迹,凌乱透着沉痛,清晰地证明着昨夜并非是一场虚幻的梦,只是枕边的被褥似乎在温情过后,冰冷了好久。

    我梳洗完毕,草草用了早膳,便怔愣地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外头传来了翠儿跟赵诸祈的斗嘴声。

    “好啊,赵诸祈,你终于下床了,这板子挨得可舒服不?”翠儿咯咯地笑。

    赵诸祈依然一副没个正经的模样:“舒服啊,若每次挨板子都能得翠儿姐姐的悉心照料,多挨几次我都情愿。”

    翠儿的脸微微红窘,瞪大了眼睛,“谁……谁悉心照料你了?我只是看你可怜,赏你一些残羹冷炙。”

    “是啊,翠儿亲手喂我吃的,就算是残羹冷炙,都是人间美味啊!翠儿还一脸心疼地说:‘赵诸祈,你还疼不疼?我拿来小姐给我的金疮药,效果很好的!’,真是暖心啊!”赵诸祈将翠儿的调调学得九分像,随后遗憾道:“只是翠儿为什么都不愿给我上药呢?害我那白嫩嫩的屁股都被那些小太监瞧了去……”

    “你!‘遭猪弃’!你,你无耻!”翠儿羞愤地直跺脚。

    “咿——”赵诸祈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谁说我‘无齿’,这不都是满口都是‘齿’吗?”

    翠儿恼怒,追着赵诸祈满殿跑。

    我浅浅一笑,他们的感情真是越来越好了。

    有时候激烈的争吵,好过无声的沉默。

    沉默的是我和端木澈。

    自前夜宫宴之后,我们都鲜少说话,刻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最后,连见面的时间都变得愈发短暂。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殿外,对着翠儿和赵诸祈说道:“走吧!”

    翠儿问:“小姐,我们这是去哪?”

    我细细眯了眯眼睛,“瑠绣宫。”

    翠儿一愣,身后的赵诸祈走了上来,问道:“皇后娘娘去瑠绣宫做什么?那可是水珑国使团入住的地方?”

    是啊,我去做什么?找皇太子夙月?去捍卫我的爱情?

    我凝神,淡淡道:“诸祈,你不觉得奇怪吗?水珑国与我们木琉国结盟尚且合情合理,可是那个夙月殿下为什么要执意嫁给皇上?她之前甚至连皇上的面也没瞧过。”

    赵诸祈叹了一口气,收起玩味的笑,露出一副少有的正经模样,正色道:“皇后娘娘,你与她并非同个世界的人,你自是无法理解她的想法。生在帝王家的子女,婚嫁往往离不开政权的谋划,身不由己,己不由命。”

    我一愣,听出赵诸祈话中有话,他是在说夙月,又是在说端木澈,语气中隐隐带着对我的责备,责备我既是一国之母,却无法理解君王的世界……

    我突然又想起了伊东闵说的那些话。

    难道在他们的眼中,我的想法只是一种错误?

    不,我不甘心!

    我昂起头,毅然朝着瑠绣宫走去。翠儿瞪了赵诸祈一眼,碎步走在我的身侧,赵诸祈无奈地叹了一声,最终跟了上来。

    -------------------------------------------------

    刚进瑠绣宫殿门,国师莫忘初便迎了上来,脸上带着适宜的笑容,多一份则热,少一份则冷,分明的轮廓,透着优雅的韵味。

    第一眼就觉得他是一个俊朗的男人,只是而今细看,他的那份俊朗又透着微微的沧桑。

    我回神,见莫忘初来到我的身前,朝我恭敬叩首,神情真挚道:

    “皇后娘娘,请恕忘初失礼,还请您让您的侍卫和婢女在外殿等候,再随我去见殿下。”

    赵诸祈扬起下巴,睨着莫忘初扯了扯嘴角,“我乃皇后的贴身侍卫,奉皇上之命保护皇后,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莫忘初没有看赵诸祈,仍是一瞬不眨地凝视着我的脸,“为了殿下的安全,请皇后谅解。”

    赵诸祈哼哼冷笑,“皇太子的安全固然重要,难道皇后娘娘的安全就不重要了?”

    “诸祈,不许无礼,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我回头继而看向莫忘初,“国师请带路。”

    莫忘初嘴角深勾,点了点头,对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皇后请。”

    我跟着莫忘初,走过宽长的庭院,朝着后殿走去。莫忘初不时回头对我浅笑,眸子噙着优雅的柔光,我回以微笑,他就会怔怔失神,深刻的怀念幽深了他的眼睛,又快速恢复清明,随后礼仪地对我颔首。

    我摸着自个儿的脸,阵阵纳闷,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约莫半刻后,才走到后殿,莫忘初推开殿门,侧首对我说道:“皇后娘娘,殿下正在里头看书,请随我进来。”

    我点头跟了进去,迎面扑来一阵香味,非常奇特,我深深吸了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这是我水珑国特有的香薰,叫神龙香,香料是从只生长在水珑国月亮湖底的神龙草中提取,能清新凝神,更有延年益寿之效。”

    我闻声望去,只见夙月翩然站在桌案旁,春风含面,星目带笑。

    夙月的身后站着言子锌,一脸肃容,铠甲森森,背也挺得笔直的,手掌半刻不离腰旁剑柄,仿佛危险一旦来袭,便会被他手中之剑瞬息斩尽。他淡淡看着我,波澜不惊的眼中慢慢投射出一丝寒光。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对我带着莫名的敌意。

    夙月笑道:“皇后娘娘请上坐。”

    我点头,目光扫过,只见案上放着一本半开的兵书。

    看兵书的女人?除了谋略过人,野心怕是也不小吧!

    夙月顺着我的视线,将目光落在案上,笑容随意,“只是无聊打发时间,怕是难等大雅之堂。”

    随后便在我的身旁坐下,亲自为我泡茶。

    只见夙月素手取来茶则,将茶叶置于茶盏,轻拍数下,随后将沸水环绕盏边倒入,茶汤顷刻在盏中快速打转。

    我正欲接过茶盏,但见夙月对我浅浅一笑,并未将茶盏放递于我的手中,反是随手一扬,立即将茶汤倒去。

    我一脸错愕,诧异问道:“夙月殿下这是何意?”

    夙月一边重复原先的动作将沸水绕盏边倒入,一边回答:“这首泡茶汤称为‘温润泡’,这泡茶的目的是让茶叶吸取水分和温度,并挥发掉异味,味道并不十分沁口,岂可怠慢皇后。”

    夙月将茶汤倒入八分满,再将茶盏稳稳放在我的案前,“皇后请。”

    我并非十分懂得品茶,轻轻抿了一口,只觉口中茶香四溢,于是抬头笑道:“好茶,看来夙月殿下十分精于茶道。”

    夙月看向外头温温日光,轻声道:“茶若人生,奈何品茶容易,人生则难。”

    一丝光线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美丽的容颜一分为二,我只看到明亮的那一侧蜿蜒出哀愁,道不尽无奈。

    待她回过头看我时,一切转眼即逝。

    ---------------------------------------------------------------

    后记:

    (*^__^*)嘻嘻……大家似乎对莫忘初很好奇啊,一直在猜他的身份。

    醉醉正色道:想知道他是谁?拿票票贿赂我……

    灭哈哈~~~~

    PS:

    众神对创世之神的爱,究竟是护持着天地,还是毁灭三界?

    创世神说:吾将汝等变为虚妄,汝等将三界变为虚妄……

    为新书《咏唱三界》做广告,大家多多支持。

    素耽美哇,不喜慎入!

    (*^__^*)嘻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