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三 离酒浅斟红颜睡  第104章 回想往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837  更新时间:08-11-30 18:1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自皇后走后,夙月就一直坐在案前静静泡茶,她喜欢看着沸水蜿蜒出的袅袅白烟,喜欢闻茶叶逸散出的清淡芳香,每每这样,她浮躁的心都会沉静下来。

    “夙月殿下是否想过,若是你真成了木琉国的皇贵妃,你所嫁的那个人,还会是你原来想要的吗?”

    皇后的声音又在她的脑中响起,夙月停住了手中动作,茶香再也难以抚平她心中浪涛。

    夙月怔怔望着茶具,优美的轮廓蜿蜒着迷茫,“我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不,殿下从来不会错,殿下自儿时便坚定的信念,又怎么会错?”

    夙月抬头,看向门口那道颀长的身影,蓝袍上的樱草随风摇曳,落下了一记莫名的惆怅,芳草凄凄,碧琼寂寂,就连那张原先优雅的脸庞,而今也沾染了风霜。

    看来他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夙月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睑,单薄的迟疑在她的眼中褪去,华贵的妆容缓缓扭曲:“是的,我夙月坚定了的信念又怎么会错?昔日不受宠的可怜公主,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子,难道是来自上天的垂怜?不!天地不仁,上天从来不会同情弱者,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争取,权利,财富,爱情!胜则王,败则寇!”夙月慢慢闭上眼睛,长叹道:“我亲爱的哥哥姐姐们,你们的死将会成全一代明君!还有可怜的皇后伊沁心啊,别恨我,要恨,就恨自己生不逢时。”

    莫忘初浅笑,眸中落下深潭,漆黑幽深,“忘初深信,殿下想要的,必定手到擒来。”

    夙月的嘴角勾起,朱红蜿蜒,“木琉国不会有皇贵妃,永远只有一个皇后。”素手提起,沏了一盏茶递于莫忘初,“国师可喜欢品茶?”

    莫忘初摇了摇头,淡笑,笑若松林晚月,孑然优雅,“忘初可还想留着一条命得报生平大恨,无法品得殿下手中之茶,望殿下恕罪。”

    夙月笑笑,无甚在意。

    莫忘初道:“对了,言将军呢?”

    “我让他给我去守殿门了。”夙月冷冷一哼,“被宗政家的走狗整天跟着,实在让人不快。”

    夙月随手一扫,茶具哐啷落地,瓷器乍碎,水光四溅,地上嗤嗤升起一缕白烟。

    ----------------------------------------------

    夜色渐深,天高地阔,偶尔一声飞禽鸣叫,将天地拉得更为宽阔。

    端木澈进来,见我坐在床侧,愣了一下,随即懒懒一笑:“这么晚了,沁心还没睡吗?”

    “我在等你。”我深深的望着他。

    他还穿着今天的朝服,金龙发冠,帝王黑袍纹龙悬卧,红边长袖款款落地,衬得他修长的身姿华贵桀骜,只是那张俊朗的脸似乎清减了好多,眉宇间一抹风发的英气隐隐缠绕着疲惫。

    他是累了吧……

    端木澈笑了笑,“我处理繁冗国事常至深夜,沁心若每日等我,怕会拖累了身子,日后还是早些休息吧。”随后走到我的身旁,俯首亲了亲我的嘴角。

    我轻声道:“我睡不着,明天就是三日之期,是你答复水珑国使团的日子。”

    端木澈神色一滞,僵硬着身子,半响不语。

    我凝望着他,说道:“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想知道。”

    端木澈的脸纠结了一下,“沁心……”

    “等等,先别说……”我沉沉吸气,“在你说之前,我想你带我去一个地方。”

    -------------------------------------------------

    世界每日都在改变,春去秋来,花谢花开,唯独这里,依旧杨柳依依。

    幽深呈亮的镜湖,枝叶繁茂的树林,天空如勾的新月,冬日稀疏的星辰,几近绝迹了的虫鸣,繁华了日渐荒寂的天地……我又来到了这里,昔日端木澈曾带我来过的秘密天地。

    我压抑不住一脸的兴奋,扯住端木澈的袖袍道:“我要去那棵柳树上头,我们以前就坐在那里!”

    端木澈宠溺地笑笑,揽起我的腰,微微用劲,翩然飞上半空。我半瞬不眨地凝视着他坚毅的脸庞,深深地,望进心中。端木澈侧首凝视,发丝掠过他的嘴角,乱了天,乱了地,乱了我的心。

    身子一个旋转,端木澈带着我轻巧地坐落在粗枝上,吻继而袭来,舐舔着唇瓣,划过贝齿,舌尖抵死纠缠。

    亲吻仿佛持续了半刻世纪,双唇方才难舍地分开。

    端木澈贴着我的脸,额头抵住额头,鼻尖摩擦着鼻尖,眼底幽深,嘴角扬着深深笑意,亚着嗓子道:“沁心如此看着我,可知我的心中难以把持?”

    我笑了笑,靠在他的肩头,“你还记得我们上次来这里的情形吗?”

    “自然记得,我们还在这里许下了诺言。”

    “是啊,你说要让我相伴一生,看尽天下,我允诺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我的神情渐渐恍惚起来,“那时候的我们真幸福啊。”

    端木澈的手揽住我的肩头,将我更为贴近他的身体,“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们都会幸福。”

    我沉默,随后笑笑,“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头上传来端木澈醇厚的笑声,“当然,沁心落到了我的怀里,就抓着我不让我走。”

    我坐直身子,嗔怒地睨了他一眼,随即道:“我见你的第一眼可是在我们成亲那夜。”

    端木澈呵呵笑道:“是啊,沁心那时候可调皮了,我一揭开红盖头,就发现你在对我做鬼脸。”

    我板正了脸,嘟起嘴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不知道那个凤冠到底有多重,我的脖子都快被压扁了,可你却迟迟不揭盖头。”我歪着脑袋看了看端木澈,“你当时在想什么?为什么不揭盖头?”

    端木澈想了想,道:“我在高兴,又在迷惑。我迷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我沉默,我知道那时候他的心为我动摇得厉害,曾经一度想杀了我。

    我扬起笑容,“你可知道,那时候我很讨厌你,你老是抬着下巴看我,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讨厌极了!”

    端木澈叹息,摇了摇头道:“是吗?那时候我可是欢喜着你呢。”

    我随口道:“是啊,欢喜得想杀了我。”

    端木澈一怔,神色微变,“沁心,你……”

    我别过脑袋不看他,任他一脸焦急,随之道:“无霜派人杀我,实则是在试探你,你还是心疼了,让鬼门暗使保护我,后来我被无霜挟持至风璃国军营,你化身为秦涵钦来救我。那夜我惊吓过度,难以入眠,你就在屋外为我吹了一整夜的箫。三日后,你来接我,就在那个时候,你不再困惑犹豫,坚定了自己的心。”

    我抬头看了看端木澈,只见他怔怔望我,眼中闪过讶异,惊奇,叹息,喜悦……

    我笑道:“尊贵的德昭陛下,我说的可有什么差错?”

    端木澈卸下了讶然,俯首沉沉低笑,轻轻摸着我的脸颊,笑道:“我的沁心何其聪慧!”

    我暗下了眸子,随之道:“后来,我从流云口中得知你为夺天下,欲要娶张清云为侧妃,我伤心欲绝,可是,在那个布置得红火喜气的喜堂中,你却许诺沁心是你生生世世唯一的妻。你知道吗?我听了好高兴,就算是谎言,我都愿意相信,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想永远留在你身边,哪怕你已不再属于我一个人。”

    “沁心……”

    我头一扬,眼泪忍不住涌出,“可是你可恶!为了实践那个承诺,你竟然选择诈死,把我也蒙在了鼓里。”

    端木澈愧疚道:“对不起,沁心,我本想送你去鬼门避难,等事情告一段落了再将你接回,可我没想到闾洁竟然是端木流云的人……”

    “我知道,我并不怪你,往往人改变不了事情,却是事情改变了人。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端木澈能活着,好好地活着,哪怕他不再爱我,哪怕他要娶别的女人,都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眼泪哗哗流出,情绪慢慢失控,我扑进端木澈的怀里,揪着他胸口的衣袍哭道:“澈!沁心今夜在这里跟你说这么多,只想让你明白,那时的心依旧不变,永远不变!”

    “沁心,你——”

    “如果你想娶夙月殿下,那就娶她吧,如果这样能拂去你眉间的忧愁,能让你一展宏图成就霸业,实现毕生所愿!”我抬起手臂用力擦了擦眼泪,“我没有武功,也没有高深谋略,帮不了你什么,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我只有一颗爱你的心。我爱着的端木澈不该瞻前顾后,举棋不定,他应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他应该谈笑樯橹,长袖天下!我不是你的包袱,从来都不是!”

    “沁心……”端木澈紧紧抱着我,眼角微微湿润,“能娶你为妻,我何其幸运?”

    他掖着袖袍拭去我的眼泪:“有了你这样的妻子,我怎么还会去娶别的女人?明天,我就会当着满朝大臣的面宣布,我不会娶夙月,我要他们都明白,我的身和心,永远都只要沁心一人!”

    “你!?”我诧异地看着他。

    端木澈的目光深深落在我的身上,“我承认,我想过要娶夙月,沁心,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他闭目吸气,“以前,我总恨自己抛不开天下,可今夜面对沁心,我汗颜不已,我终于知道,比起如画江山,我更抛不下你的笑,我不愿这一生都空着心中牵挂,愧对于你。”

    清风明月,幽亮山谷,回旋着何其明媚的言语?

    我满心欢喜,却只得哽咽不已。

    端木澈俯首,将我眼角的泪细细吻去,一滴又一滴……

    我压下欢喜,担忧道:“若是这样,你岂不是将以三国为敌?”

    “沁心难道忘了自己方才所言?”端木澈仰面大笑,袖袍一展,手指苍天,“我是谁?我是端木澈!我乃木琉国一国之主!敌对三国又如何?木琉国物华天宝,百姓良多,粮草充沛,兵强马壮,就算他三国联军来袭,我亦一无所惧!”

    “纵然一时难以一统天下,我自会精力国事,勤政天下,韬光养晦,养精蓄锐,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纵然我终生不能得偿所愿,我亦无怨,至少我还有沁心!”端木澈捧起我的脸,轻轻啄了一下我的唇,“我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一声惊呼,便被端木澈抱起身来,只见端木澈拥着我纵身一跃,朝着皇宫快速飞去。

    “你……”

    端木澈俯首,眼中映着朗朗明月,“为了我的百年大计,沁心晚上要受累了。”

    我怔愣了一下,随即羞红了脸,埋首进他的怀中。

    风声在耳边呼呼吹过,我听着端木澈胸膛齐律的心跳,骤然觉得无比的幸福。

    然而,又有谁知道,这一刻的幸福,竟成了我对他最后的怀念……

    --------------------------------------------------------------

    后记:

    唔——码字的时候被偶妈当场抓住,拧着我的耳朵让我去复习,泪奔……

    大家拿票票来安慰我幼小心灵吧~~

    今天码多了,应该留一点放到明天的文文中,哎,都怪一时冲动,全都贴了上来……囧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