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84章 宗政家主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89  更新时间:08-11-02 17: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秋日阳光透过窗栏落下,如山中结庐,氤氲白烟。

    端木澈负背,眸子定在柳乘风身上,嘴角噙笑,眼底浓雾深山,烟波凝绕,纷繁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且行且远,他淡淡道:“大丈夫所为,自是不言后悔,乘风既早有觉悟,就不用多虑。人之命运如掌心纹路,繁乱错杂,何不闲淡风云,惜取眼前温温韶光?沁心也且宽心吧!”

    柳乘风感激地看了端木澈一眼,来到李笑嫣的身前,轻轻掠过她额头的细发,唇边拂过一缕清风,草长莺飞,碧波东去,留下道不尽的温柔。

    我自是懂端木澈话中之意,谁能保证明日?明日永远是未知的风景,或许是小桥流水人家,或许是高堂悲镜白发,所以有人期待,所以有人惧怕,飘渺人心,浮萍逐波,恰如柳乘风之心。

    可怜一叹,山盟虽在,何处可拖锦书?

    此时,张德海碎步疾跑进来,扑通跪在端木澈跟前,“启禀皇上,龙图阁大学士武延秀应诏而来,正在殿外候着。”

    端木澈嘴角一抿,“宣。”

    “宣——龙图阁大学士武延秀觐见——”

    殿口阳光撒落处走来两道人影,前行者约莫四十有余,身着褐色官袍,面貌朴实,眼神平和,身后跟着一个书童,手上捧着一沓东西,书籍,卷轴,木简,羊皮等。

    “臣武延秀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端木澈微微举手,“平身吧。“

    武延秀叩首,“谢皇上。”

    端木澈半垂眉眼,神情掠上慵懒,“武爱卿,你可知朕今日为何诏你前来?”

    武延秀双手拱于额前,俯首道:“微臣明白,皇上召见微臣,是为询问风璃国宗政家族之事。”

    “好,你且说来。”

    “是。”武延秀挥了挥衣袖,“来安,将手上东西附于案上,暂且退下吧。”

    “是,老爷。”

    武延秀摊开羊皮于案上,众人纷纷靠拢,只见羊皮上密密麻麻一串姓氏,只有四个姓氏被红墨勾出,首当其冲的为“颜”,而后便是“骆”“晏”“宗政”。

    武延秀拱手道:“启禀皇上,风璃国士族之势盛极,与外戚,皇室各分三权,而士族之众,又以四个家族为首。”

    “就是武爱卿红墨勾出的那四个家族?”端木澈问道。

    “正是,此乃十年前先辈所列,当时,宗政家在四大家族中排名最末。直至现任家主宗政明轩主家,对外经商,遍及五湖四海,对内扩张势力,朝中揽权,正所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今日的宗政家已非同小可,可与百年颜家分庭抗衡。而宗政家的势力在土玲国尤为昌盛,建有四方城,可比土玲国皇城。”

    端木澈眼眸细眯,“……宗政家与太后可有何关联?”

    武延秀道:“毫无关联。”随即又神情一滞,仿佛想到了什么。

    端木澈袖袍一挥,不悦道:“武爱卿有什么话尽管道来,不要有所讳言。”

    武延秀惶恐,“是!臣只是听闻十年前,太后曾寻来一位神秘男子为当时尚且是太子的上元帝授业,还曾唤他‘宗政先生’,这也只是微臣听闻后宫当差的人说起,并未亲自证实过。”

    “宗政先生……”端木澈沉吟,“宗政家共有几人主事?”

    “仅家主宗政明轩一人而已,只是他还有两个弟弟从旁协助,三弟宗政明浩,四弟宗政明乾。”

    柳乘风道:“那二弟呢?”

    武延秀道:“二弟宗政明瑛……据说是在十年前与宗政明浩争夺家主之位失败后被逐出了宗政家。”

    “与宗政明浩?不该是当今家主宗政明轩吗?”柳乘风抚着发痛的额头道:“武老,为何被你说着,我就犯糊涂了呢?”

    武延秀偷偷睨了端木澈一眼,只见端木澈眉头微微一蹙,武延秀浑身一震,兢兢俯首道:“皇上恕罪……”

    端木澈眉头淡开,嘴巴抿直,“无妨,武爱卿慢慢说来。”

    武延秀拂着额角细汗道:“是这个样子的,当时宗政老爷病危,长子宗政明轩传闻是个傻子,而四子又年纪偏小,所以只剩下二子明瑛和三子明浩可继承家主之位,后来不知怎么的,长子明轩突然身重剧毒,命不久矣,众人在二子明瑛卧房中发现毒物,矛头直指向宗政明瑛。”

    我摇了摇头,忍不住道:“不对,应该不是他做的。”

    端木澈抬眼看我,眸心如夜月闲云,讳莫如深,他嘴角一扬,饶有兴趣地笑道:“沁心为何如此认为?”

    众人纷纷看向我,我不由耳根一热,“我……只是这么想的,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毒害宗政明轩,刚刚武大人不是说宗政明轩是个傻子吗?宗政老爷没想过让这个长子继承家主之位,若是去毒害他反而会惹来一身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是一个明智的人会做的,怕是有人嫁祸的吧!”

    “傻子吗?”端木澈嘴角笑意犹深,微微侧首,“沁心认为是谁嫁祸的?”

    我想了想,道:“宗政明瑛被陷害,第一个受益的自然是宗政明浩,应该……是他嫁祸的吧。”

    我抬头一看,端木澈和柳乘风皆是笑得一脸深意,我不明所以,只见端木澈朝着武延秀颔首,“武爱卿,继续说下去吧。”

    “是。”武延秀捏着山羊胡子道:“如皇后娘娘所言,当时宗政家的人皆怀疑此事蹊跷,定是另有隐情,一时风言风语四起,宗政明浩立场变得极为尴尬。”

    我困惑道:“那为什么最后反而是宗政明瑛被逐出了宗政家?”

    武延秀道:“后来,宗政明轩大难不死,醒来后一口咬定是宗政明瑛亲手灌他服下毒药,本来众人皆不以为然,毕竟傻子之言又有几分可信?孰知,这宗政明轩自劫后余生,不仅不再犯傻,反而才思敏捷,文韬武略。天文数理,军事谋略,样样精通。可谓是妙语连珠,字字珠玑。闻者皆叹,神人附体!”

    柳乘风冷哼,“神人附体?无稽之谈!我原本认为毒乃宗政明瑛所下,故意让自己被众人嫌疑,却又让嫌疑满是破绽,再将众人视线移到宗政明浩身上,此乃舍小我也成大我之计。而今被武老这么一说,我倒是开始怀疑这个一直被人认为是傻子的宗政明轩,或许他一直都是在装傻充愣,只为在关键时刻才给敌人一记痛击。”

    武延秀晃着脑袋道:“本来众人皆有如此疑虑,只是他中的毒实在是……”

    端木澈拾起我的手,开始无聊地把玩,我羞红了脸抽回手来,他淡笑,随口问道:“什么毒?”

    武延秀轻咳一声,“阎罗笑。”

    端木澈动作一滞,柳乘风惊呼道:“阎罗笑!?实乃奇闻!我至今没听过哪个人中了阎罗笑还能活下来的!”

    阎王要人三更死,从不留人到五更!

    柳乘风眼中闪过异光,颇为兴致道:“若真是如此,我倒想见见此人了!”

    “武爱卿,可有宗政家主的画像?”端木澈抚着额头,闭目沉吟。

    “有。”武延秀拿出卷轴放在书案上缓缓推开。

    端木澈的目光一触及画像中的脸,脸色骤变,唇边慵懒的笑意如同遭遇酷冬寒流,猝然凝结,眸心拂去了诧异,生出刺骨寒冷。

    “是他!!”端木澈沉沉道。

    -----------------------------------------------------------------------------------

    后记:

    关于亲亲,虐流云不是我的本意,是流云的命苦。

    再说你为了流云天天欺负我,我当然从流云身上欺负回来了~~~

    你也不要太急,流云可能,或许,或者,也许,maybe……下一章就要出现了……当然还得看你滴表现了,你再欺负我,我就让他推迟十几二十章出场,哇哈哈哈~~

    SO,快拿票票贿赂我!!(没错,赤裸裸地,我威胁你~~~)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