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83章 情字难堪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28  更新时间:08-10-31 15:5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外头秋意渐深。

    萧风掠云,冷冷清清;枝叶婆娑,密密疏疏。天地秋凉,人心何以自暖?

    柳乘风的头微微扬起,笑容洋溢温暖,“皇后可知,笑嫣乃是乘风的救命恩人?”

    我摇了摇头,柳乘风俯首,“此事说来话长,要从乘风儿时说起,皇后娘娘请耐心听我说下去。”

    我点点头,便见柳乘风缓缓闭上了眼睛。

    秋风沁骨,潜入殿内,钻进柳乘风新月衣袍,有说不出的凉。他无甚在意,堂下敬跪,云烟往事从口中吐纳而出,不急不缓,不高不低,却如烟雨山峦,深深远远。

    “元乾十四年,乃先皇执政之期,河西郡县惨遭天灾,洪水肆虐袭来,南城,涿郡,链谦一带诸受波及,农田房屋,皆成汪洋水泽,其之所恶,毒蛇猛兽何以堪比?那年我十六岁,此场天灾,夺走我所有亲人的性命,我与其余尚存的灾民躲至城隍老庙,一边苟延残喘,一边巴眼盼着朝廷发放的灾饷和粮食,然则,救命的稻草迟迟未至,城隍庙内早已饿殍满地,瘟疫四溢。我们离开村庄,朝着皇城逃离,一路上,我们啃树皮,食杂草,吃泥巴,活得人畜不如。一日夜里,我醒来发现被人捆绑,乃是乡邻欲要吃我……”

    “啊——”我一阵抽气。

    柳乘风望了我一眼,苦涩一笑,“人性泯灭,只为活命,我不怪他们,只怪天道无情。”

    我痛心摇头,“那后来呢?”

    “后来,我趁他们不备之时逃离,独自一人上路。几日后,我发现一个少年昏倒在地,我见他一身褴褛,狼狈不堪,当他也是为洪灾所累之人,心有不忍将他救下。那人醒后,只说了一句话,‘为什么只有我还活着’便不再说只字片语。”

    “那人可是……”我迟疑道。

    柳乘风望了神色不定的端木澈一眼,点头道:“如皇后娘娘所想,此人正是当时罹难流落至木琉国的暮子铭。此后,我们结伴而行,相互扶持,患难与共,慢慢地开始称兄道弟。不久后,我们遇到山贼,我被山贼头子掳走,子铭为了救我与数人缠斗,体力不支,身受数处刀伤,昏倒在地。山贼头子掳我乃源于我形似他早早过世的儿子,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人,迫于生活,不得已落草为寇。我做了他的义子,在山寨里住了下来,不时下山前去寻子铭,终究一无所获。一日,我再度下山寻子铭,不料昏死在城头,醒来后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整张脸长满疮痍,黄脓布面,竟是当日瘟疫之症。路过之人皆是对我露出鄙夷之色,嫌恶地啐我口水,孩童皆拿石子丢我,唯独一个富家小姐经过,停下来给我食物与水,并吩咐我原地等她,半刻后,果然有一辆马车过来接我,当时我躲在城角,不愿让她见到我如此模样。之后,山寨里的人寻到我,抬我回去治疗,我才幸免于难。”

    “那个富家小姐就是李笑嫣?”我望向柳乘风,眼底悲沉,想来他自幼吃了那么多的苦。

    柳乘风的眼中柔情缱绻,似闲云旭日,柔光折射,“是,我差人下山探听她的消息,方知她乃虎啸将军李广天的女儿李笑嫣,天生患有心疾,从小便不会笑。那时我就对天发誓,我柳乘风就算终其一生,都要让她嫣然一笑!”

    天地秋凉,人心何以自暖?是爱,是发自内心不可抗拒的温柔!

    柳乘风继而道:“半年后,我大病痊愈,便与义父请辞,要去从军,唯有建功立业,才能配得上她。我正欲离去,方知朝廷派了一个少年将军,灭了周边全部山寨,我挂心义父,就留了下来助他。后来我得知那少年将军正是子铭。当日他以为我为山贼所杀,所以亲自请命欲要杀尽山贼,为我报仇。待我澄清误会之后便与子铭离开,后来我得知子铭身负血海深仇,便决心助他,为他训练死士。”

    柳乘风深深吐了一口气,眼神渐渐迷茫起来,“八年内,我建立无无数军功,从一个无名小兵成为副将,从副将升为参军,从参军升为校尉,从校尉升为少将……一点一滴,皆是刀口舔血,以命相换。若是为了埋于心中的那个愿望,我便不觉得辛苦。后来,我从边疆调至京城,殿前听封,封为虎口廷尉,官拜一品。原是满心欢喜,以为终于可以去见她,却发现自己日夜思念的女孩坐在大殿上方,对着皇帝笑靥如花。八年来的愿望,八年来的思念,顷刻间全部崩溃……”

    悲伤的往事如刀子般,锋利地划破了回忆的伤口,柳乘风那双琉璃眸子中满是压抑不住的痛苦。

    我心中酸楚,戚戚然退了一步,身子被人搀扶住,我抬头对上了端木澈温煦的眼睛。我看着他无声摇头,只叹柳乘风痴傻,只为心中一个美丽的愿望便义无反顾地戎马八年,而所爱之人却浑然不知道他的心意,是痴,是傻啊……

    端木澈牵起我的手在方椅上坐下,示意柳乘风起身,“当日李笑嫣行刺失败后,朕怒极将她交予乘风,当时朕对乘风之事一无所知。后来朕去审讯李笑嫣,却见她竟然毫发无伤,浑然不识得朕。朕怒罚乘风五十军棍,欲将李笑嫣正法。乘风誓死反抗,朕心中困惑问其缘由,才知乘风八年之情。”

    我叹息:“乘风,就算你心中有她,也不该夺走她的记忆啊!”

    柳乘风道:“微臣当时尚未想如此之多,只是见她过度思念端木流云,滴水不进,竟是有意寻死,微臣为让她活命,不得已用此秘药。而后朝夕相处,她开始对微臣露以微笑,微臣终于明白,纵然要放下一切,也已不能将她放下。”

    “这一切包括暮子铭?”我俯首,避开端木澈的脸。

    柳乘风痛苦地闭上眼帘,“是。”

    我摇头,其实我知道他对暮子铭已是手下留情了,昨夜他故意让我挟持他,虽为试探端木澈对我的感情,亦是为探寻暮子铭活命的机会;后来又与宗邦打斗至一旁,宗邦武功又何需柳乘风纠缠如此之久?他如此行事无非是想为暮子铭制造逃脱的契机。柳乘风心思早已被端木澈看出个九分,却依然如此容他,可见端木澈对他的重用之意。

    我道:“可李笑嫣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的啊。”

    柳乘风侧首落寞,“所以微臣求皇上对笑嫣行摄魂之术,微臣知摄魂之术虚耗内力极甚,皇上乃至尊之体,这个要求实为不敬……”

    “你——”我忧心地望向端木澈。

    端木澈微微一笑,“沁心无需担心,我虽不及无霜天赋异禀,可随时使用摄魂之术,若只是半年一次,倒也无碍。”

    我不由舒了一口气,侧首转向柳乘风,“你有没有想过她日后若是恢复记忆,你让她如何面对你?你又该如何面对她?你给了她虚假的身份,虚假的的记忆……”

    “皇后娘娘,也许身份是虚假的,但是记忆绝不虚假,微臣对她的情意亦绝非虚假。微臣心中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终其一生,让她嫣然一笑。若是日后微臣为此惨遭天诛,承受蚀骨之痛,微臣誓死不悔!”

    面对柳乘风铮铮男儿柔情镌刻的肺腑之言,我怔怔无以反驳,我如何能去责备一颗爱人之心?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责备?

    沧海桑田,巫山难却,路漫漫修远,上下求索。情之一字,碧琼蓝天,用尽一世,又何以堪破?

    -------------------------------------------------------------------------------------

    后记:

    某醉华丽回归,哇哈哈哈,华丽地笑啊~~~看到那么多的留言,感动得要死,谢谢小天使,谢谢关于,谢谢pinkey521,还有好多好多滴亲亲,一时说不上来了,太激动了~~总之,谢谢大家,有你们,醉醉真滴很幸福哇~~~~~~~

    哇哈哈哈,继续华丽的笑~~~接下来又是一段革命时期,醉醉要把不在滴这段时间被刷下去滴排名和点击都拿回来,要刚包?了哇,大家都拿票票华丽丽地砸死醉醉吧~~~~~~

    华丽,华丽,华丽啊~~~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