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85章 心思难明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51  更新时间:08-11-04 15: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顺着端木澈的视线,将目光落在书案的画卷上,乍看之下不由一惊,画卷中的男子修眉黑目,嘴角微扬,虽然笔墨简单,但也勾露出此人八分神韵,俨然是一个翩翩少年郎。

    我原本以为看到的会是个老头儿,或者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没料竟是风流公子的模样。

    “这宗政明轩的年龄莫非还只有二十有余?”我讶然。

    武延秀道:“微臣不才,至今尚未有幸见过宗政家主,这幅画乃是前龙图阁大学士言大人于十年前所绘,那还是宗政明轩刚刚继承家主之位时的模样,至于他的年纪,如果微臣没记错的话,而今应该是三十有二了。”

    我了然点头,便见柳乘风侧首看向端木澈,问道:“皇上可是识得此人?”

    端木澈微微蹙眉,眼睛不由细眯,沉默半响,才缓缓道出:“是的,当年朕被先皇秘密送至师父那里,曾经匆匆见过他一面,朕只知他乃师父的至交好友,没料竟然是宗政明轩。”

    我一怔,端木澈的师父?那个如雷贯耳的世外高人李源清?若真是他的挚友,就算不是个人物,又岂会是一个傻子?

    端木澈将目光投向外头,秋日的阳光苍白映照着他莫测的神情,覆盖住辗转不定的喜怒,“武爱卿对这个宗政家主还知道多少?”

    武延秀骤然汗颜,悻悻然道:“宗政明轩素来行事不着边际,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微臣对他也是所知甚少,只知道当年宗政老爷将二子宗政明瑛从族谱中除名,宣布让长子宗政明轩继承家主之位,而后便猝然离世。这几年,宗政明轩以异禀学识和超凡能力为宗政家带来了无以伦比的地位,也赢得族内众人的尊崇。”

    柳乘风薄唇牵扯,似笑非笑,“既然宗政明轩是如此神乎其技之人,为何之前一直装疯卖傻?还是……有什么逼得他非得如此不可?若真是这样,能逼他的人或事必定不同寻常。”语罢,柳乘风若有深意地看了端木澈一眼。

    听到柳乘风之言,端木澈嘴角一勾,但笑不语,笑意虽是慵懒,眸心却如秋潭映月,幽深难测,隐隐森寒。

    我在一旁默然,那素来挂在他嘴角慵懒的笑,此刻却让我的心浮上恐慌。

    我突然想起,曾经他和另一个人问了我一个相同的问题,他问我,如果我们只能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你希望是谁?

    命运盘旋着车轮,让那个温和的男人悲然离世,我选择了心中所爱,却永远也不能将那份愧疚放下。

    女人的心很硬,为了爱可以看着别人去死;女人的心又很软,她必将放不下被她伤害过的人,尤其是深爱着她的人。

    所以至今,我都无法释怀那道温和得让我心酸的笑容。为了偿还,我决心保护那人想保护的人。而如今,我爱的男人,却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不知道是谁说的,最熟悉的人,让人最陌生。

    若真是如此,那会是多么悲哀?

    此时,李笑嫣幽幽转醒,柳乘风悠远的神情也随之清澈起来。他大步一跨,半跪于她的身前,大手覆盖住她饱满额头,柔柔道:“笑嫣,有没有感觉好点?头还痛吗?”

    李笑嫣闷闷舒了口气,摇了摇头,待见到屋内尚有他人,姣好的脸不由微微犯窘。

    我上前道:“乘风,就让笑嫣随我去外头走走,你暂且在书房议事吧。”

    我突然觉得疲惫,不忍再面对这样惆怅的心情。

    柳乘风一顿,深深寻思我的眼睛,而后俯首道:“也好,有劳皇后娘娘了。”

    我淡笑,摇了摇头,侧首,对上端木澈深意的眸子,随之一笑,走了几步,便听见端木澈在身后道:“沁心,你别想太多。”

    我脚步微滞,轻轻地“嗯”了一声,背着他笑得苦涩。

    端木澈似乎在总能轻易看透我的心思,而他的心,却如同烟雨山峦,时远时近。

    纵然如此,我还是一次次地为他心痛,他这样的男人,永远不会让人看透,却总是不经意地对我浮现脆弱。所以当暮子铭要带我走的时候,我选择留下。我害怕有一天,如果我不在端木澈的身边了,他会寂寞。

    其实……那只是我的借口。

    不是他离不开我,而是我,离不开他……

    --------------------------------------------------------------

    苍茫的山头,一个男人静静地站在天地之间,脚下云海雾凇,景之极致,当真美不胜收。他无甚在意,抬首遥望灰蒙苍天。

    多少年的梦,被他掩藏在讳莫如深的笑容背后?

    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年轻男人,血雨的磨练赋予他坚毅的面容,刀子似的眼睛,还有一颗绝对忠诚的心。

    他静静地站在男人的身旁,敬重地望着他的背影。

    “蒙放,你跟着我多久了?”男人突然问道。

    蒙放叩首,恭敬道:“回主人,已经十年了。”

    “十年了啊,时间过得可真快。”男人背手,摇了摇头,檀黑长发风中摇摆,添了几分萧瑟。

    韶光易逝,百年古稀,唯天道永恒。

    他的神情突然涌上寂寞,声音也缓缓变得幽远绵长:“眼前这云海雾凇,乃天下第一美景,自是珍贵无比;我多年精心寻觅,收集天下至宝,亦是价值连城,为何唯独时间却悲廉如同烂泥,一时挥霍而过?”

    蒙放正身俯首,字字铿锵,“人世沉浮,无常无景,时光漫长也好,须臾也罢,面对主人,也不过是眨眼之间,仅如拂去尘埃之力。”

    闻言,男人低笑出声,肩膀微微颤动,身子显得依稀单薄。

    他抬头望天,嘴角扬起,如沟壑悬挂。

    眨眼之间吗?也许吧……这些年,他日夜煎熬,仅仅悟出一个道理。人生如枕梁一梦,何为真假?所谓“虚幻”不过都是梦中之梦——而生死则是一场更大的梦。

    梦,没有长与短,只有清醒与沉醉。

    他的梦做了整整十年,对于那个人来说,何尝不是眨眼之间?

    山顶云海翻滚,风吹了一阵又一阵,如同恸哭声。他的姿势至始至终从未改变,一如亘古在山头的岩石,孤独地俯瞰浊世千年。

    良久,他一声虚叹,有无奈,有苦涩,最后都变为一种淡然,他道:“蒙放听命。”

    蒙放抱拳下跪,“属下在!”

    “挑几个死士去刺杀端木澈,你不用出手,只需在暗处看着便是,记住,别伤害她。”

    “她是?”蒙放锋利的眸子闪过困惑。

    “木琉国当朝皇后——伊沁心。”男人的声音顷刻间萧然落寞。

    蒙放一怔,随即道:“是,属下遵命!”语罢,干练起身,领命而去。

    山头仅剩下一抹只影,飘渺雾凇,随风轻晃。

    他静静伫立,衣袍飞扬,如山峦起伏,随着星沉日落,将繁华殆尽,

    碧空长,路茫茫,

    心有意,爱多伤。

    很多时候,他总是分不清自己是谁;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他总是很想去找她,然后问她:

    如果没有云,天空会不会寂寞?

    如果没有天空,云又该到哪里停泊?

    “……你,过得好吗?你可知道,我在想你?”

    满山头的风勾起了他的思念,飘落满地幸福的碎片,他俯首去拣,双手却被割得鲜血淋漓,他忍痛握住回忆,微笑着,将悲伤化为风霜。

    ---------------------------------------------------------------------------

    后记:

    昨夜通宵,将仙4玩通关,刚玩那会,总想看到结局,等到真的通关了,心里却无限惆怅。

    连城又改版了,真的好不习惯……

    票票,过来吧,让我枕着你睡觉……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