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82章 虚假记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67  更新时间:08-10-25 09:0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舒服吗,沁心?”端木澈轻声问道。

    我闷闷地恩了一声,终于转过身去,“柳乘风在等你,你还是先过去吧。”

    端木澈挑了挑眉梢,抚了了一下额头半湿的头发,往池壁慵懒一靠,笑道:“此人连我都敢试探,就让他多等一会儿吧。”

    我微微吐了一口气:“他何时试探你了?”

    端木澈嘴角缓缓扬起弧度,“昨夜,他在试探我对你的感情。”继而目光一动,唇角瞬间变得坚冷,“此人虽在助我,心中却难舍旧主情意,处处手下留情。”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非得重用他,放他归去也罢。”我拾起暮颜花瓣,不由叹息。

    “他是个人才。”端木澈黑目沉沉,眼底生出森寒,“若不为我所用,我亦不会让他为他人所用。”

    我心中一凛,抬头诧异望向端木澈,只见他对我缓缓笑开,眼中蕴上笑意,“沁心无需担心,柳乘风是个痴儿,正因如此,我才留李笑嫣一条活路。”

    端木澈起身,池水哗啦乍响,露出健硕身躯,我红脸侧首,他淡然一笑,跨上玉阶,披上乳白单衣,“沁心,我暂先离去。”

    “等等。”我急忙唤住,“我也一起去!”我想见李笑嫣。

    端木澈神情一滞,目光深意落在我的脸上,我窘然道:“若是不合体制,就当我没说过吧。”

    端木澈嘴角荡开慵懒笑意,“体制?什么东西?我要做的事情,容得他人嚼舌?”伸手一掠,朝我递来单衣,“沁心就随我来吧。”。

    “来人,更衣!”

    微香飘动,宫娥步履轻摇,捧着锦衣华袍,循序而来。

    金凤步摇,篮玉流苏,牡丹宫袍,行云缕屐。

    待梳妆完毕,端木澈执起我的手,步上雕花金榻,八人抬榻,朝着御书房走去。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我随着端木澈越过明黄幔帘,来到书房上堂,柳乘风闻言,拉着李笑嫣快速跪下。

    “吾皇圣安,娘娘万福!”

    端木澈袖袍微微甩摆,“平身。”

    二人起身,我朝李笑嫣细细望去,只见她一脸诚惶诚恐,一如受惊吓的麋鹿,察觉我在看她,更是怯怯地退后一步,低唤了一声“相公”,便躲至柳乘风身后,紧紧拽住他的袖角。

    “这……”我不由出声,李笑嫣何时嫁于柳乘风?而她竟然浑然不识得我!

    端木澈眼角余光若有所思地扫过我,随即对着柳乘风道:“乘风,尊夫人这几日过得可好?”

    柳乘风俯首抱拳,“很好,劳皇上挂念,微臣铭感于心。”

    端木澈颔首,清冷目光落在李笑嫣的身上,“柳夫人,你可知朕是何人?”

    李笑嫣茫然无措,柳乘风轻拍她的手背,她才恭敬道:“您是木琉国的皇帝陛下。”

    “你又是何人?”端木澈继而问道。

    李笑嫣眼中出现迷茫,困惑地望向柳乘风,对上柳乘风宽慰的目光便定下心神回答:“妾身乃鸿儒长卿李宗元的女儿,汴河人氏,月初方嫁于虎口廷尉柳乘风。”说罢,羞羞望向柳乘风,两人互持,相识而笑。

    端木澈大笑,声音沉淀而清朗,“乘风与夫人伉俪情深,叫人称羡!”侧首对我笑道:“沁心,我们可不能输于他们啊!”

    我扯着僵硬的嘴角,牵强地笑着,心中被无数疑问缭绕,困苦不已。

    柳乘风道:“启禀皇上,微臣已与内人交代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始。”

    端木澈眼底深沉,嘴角一勾,“如此甚好!”衣袖一挥,漫步走向李笑嫣。

    李笑嫣靠向柳乘风,柳乘风细声道:“笑嫣莫怕,只是须臾时间,你的头痛病就不会再复发了。”

    李笑嫣点头,眼中敛去恐慌,静静站在原地。

    端木澈走到她的面前,威然抬手,袖袍一扬,掠过李笑嫣的眼睛,便有一阵香气一闪而过,李笑嫣的眼神逐渐迷离,慢慢变成呆滞。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这个手法与无霜的摄魂术如出一辙!方才想起,端木澈与无霜师出同门。

    他们要做什么?我看着他们,怔愣不已。

    便见端木澈问道:“你可知朕是何人?”

    李笑嫣眼神空洞,茫然回答:“你是恶贼端木澈!”

    端木澈身子微侧,负背而立,“你又是何人?”

    “我乃呼啸将军李广天之女,上元帝的妃子,赐号笑妃。”

    端木澈的眸心森冷无垠,一如无底黑洞,纯粹的暗色吞噬一切,他浅笑,笑得讳莫如深,“端木流云如今身在何处?”

    我浑身一震,诧异地望向端木澈,他侧面的轮廓坚毅深刻,在秋日浅薄的阳光下,蜿蜒出狠绝的气息。

    李笑嫣身子晃动一下,空洞的眼睛流出两行清泪,“皇上……不在了。城破那日,我们逃出城外,苦等皇上三日,皇上仍未随来,我回城打探,方知皇上早已自焚墨阳宫。我想起皇上所托,忍下伤心,将太后和王子略送至皇上交代的地方,便携残余死士潜伏进皇陵,为皇上报仇。”

    端木澈黑眸细眯,精光一闪而过,“太后等人如今何在?”

    李笑嫣红唇亲启,一个地名从她口中缓缓吐出,“土玲国四方城。”

    闻言,端木澈和柳乘风骤然脸色大变。

    “四方城,宗政家的四方城……”柳乘风不敢置信地呼道,“怎么扯上风璃国的宗政家了?”

    端木澈手稍抬,示意柳乘风稍安勿躁,昂首扬声道:“来人啊——”

    “奴才在!”张德海应声而来。

    “传龙图阁大学士武延秀进宫觐见,吩咐他带上宗政家的全部文献。”端木澈道。

    “奴才遵旨。”张德海领旨而去。

    端木澈微微吐了一口气,手指抵在李笑嫣的额头,“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再想起以往所有的事情,你是鸿儒长卿李宗元的女儿,是虎口廷尉柳乘风的妻子,知道吗?”

    李笑嫣懵然道:“知道。”

    端木澈抽回手指,李笑嫣双目一闭,瘫然倒入柳乘风的怀中,柳乘风抱住她,抬头焦急道:“皇上——”

    端木澈道:“放心,她只需昏睡半个时辰便会醒来,往后若无他人解我之法,她所服下的秘药就永远不会失效,也不会再想起以前的事情。”

    “你们——”我惊呼道:“你们竟然让她服下夺人记忆的秘药?”

    端木澈拦过我的肩,细语道:“沁心,你不要激动,听我说……”

    我一把推开他,忿然道:“一个伊沁心还不够,你还要再来一个李笑嫣?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你于心何忍!”

    我看着李笑嫣沉稳的睡脸,不由泪下。

    李笑嫣深爱端木流云,如果有一天她恢复了记忆,叫她如何面对柳乘风?叫她情以何堪?这份爱,这份恨,是何其的纠结痛苦,又有谁知道?而我正是在赤脚踏着满地的荆棘,一路淋漓走来。现在,正有一个人将与我遭遇一样的痛苦,甚至可能更甚于我,叫我如何能平心对待?

    “沁心……”端木澈面露忧色。

    我躲开他朝来伸来的手掌,望着他苦楚不已,又是恼怒不已。

    端木澈神色一变,眼神暗下,衣袖一挥,静静负手立在一侧。

    柳乘风抱起李笑嫣,让她安坐在一旁的方椅,随后跪在我的身前恭敬道:“皇后娘娘,你错怪皇上了,皇上这么做是为了微臣,也是为了笑嫣好。”

    “夺走别人的记忆,随便篡改一个人的身份,套上虚假的记忆,这个算是为她好吗?”我怒道。

    “沁心!”端木澈一声怒喝。

    我负气别过头,但见柳乘风道:“皇后娘娘暂且稍安,听乘风细细为你道来缘由。”

    柳乘风望着我,眸光幽深,坦诚而又哀痛,我收了心绪道:“好,你说。”

    柳乘风微微一笑,眼神一下飘到了很远,往事翻山倒海,席卷而来。

    ---------------------------------------------------------------------------------

    后记:

    坚决做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对于支持我的大家,纵然寥寥几句,却是千言万语,有你们真好!

    无耻地呼唤:让票票,留言,收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