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81章 涟漪温情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66  更新时间:08-10-22 06: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自己正趴在端木澈厚实的胸口上,侧首,对上一双墨色的眸子。

    我沉吟了一声道,“你醒了?现在是什么时辰?”

    端木澈答道:“丑时三刻。”

    我起了身,掠开颈部缭绕的长发,伸手去取床角的单衣,听到他的回答停住了动作,困惑道:“还这么早?你都没睡吗?”

    “看你,舍不得睡。”端木澈凝视着我,眸子幽深一如午夜秋簟。

    我羞红地别开脸,纵然与他已如此亲密,他的视线却依然让我举手无措,不由嗔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就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端木澈低笑出声;“我就是稀罕这双眼睛,这个鼻子,这张嘴巴。”

    一个转身,端木澈将我拥入怀中,手中单衣不知被他丢往何处。他轻抚着我的脸颊,细吻如雨滴般落在我的眼睛,鼻子,嘴角处,轻轻地,柔柔地。

    “沁心,我是在高兴,我是你唯一的男人,高兴得难以入睡。”他亲吻着我的唇,吸吮着我的舌尖,打圈缠绕。

    我的双手环过他的脖子,手指扣在他细密柔软的发间,忘情地回应着他,一遍又一遍地沉浸在他编织的柔情缱绻的细网中,直至下腹被一股灼热的坚硬抵住,我回过神,惊呼:“你——”

    声音消失在他更为炙热的亲吻中,“沁心,这次我会很温柔的……”

    芙蓉帐下,喘息声响起,无边的春色在昏黄的宫殿中,缓缓荡漾开来。

    事后,我疲倦地睡去,中间微微转醒,依稀间看到端木澈起身和衣。抵不住漫天的倦意,一个翻身再度睡去。

    待醒来之时,已是日上三竿。

    “你醒了,沁心?”耳边响起端木澈温润醇厚的笑声。

    我红着脸道:“你又一直在看着我?”

    端木澈笑道:“不,我方才下了朝,看着沁心的睡颜尚不足一个时辰。”

    我细眼一看,他果真穿着九龙盘旋的帝王朝服,领子处绣着紫金祥云,衬得他整张脸容光焕发,玉铸般的容颜愈发俊朗不已,嘴角笑容深勾,何等意气风发?

    我娇羞道:“为何不辞了早朝好生休息?你刚解了毒,昨夜又……”我顿住了,突然觉得困窘不已……

    端木澈笑得深意,继而道:“君王勤政,一日都不可懈怠。更何况我自幼习武,身体恢复得快,倒是沁心初经人事,是我累着你了。”

    我微微一动,果真全身酸痛,骨架如同被人拆开一般。

    薄翼般的纱衣落在了我的身上,身子突然腾空而起,我惊呼一声,急忙揽住端木澈的脖子,惊慌道:

    “……你带我去哪里?”

    端木澈笑道:“为沁心舒经活络。”

    约莫半刻,端木澈抱着我越过一幅巨大的锦绣山河屏风,一个巨大的白色浴池跃入眼中,浴池约莫十丈宽长,皆以上好的和田白玉砌成,池内洒满红色娇艳的花瓣,白烟氤氲而生,水声潺潺,芬芳弥漫。

    “这……”我迟疑道。

    “沁心,你可知这凌云殿的白玉池与你玉清宫的莲花池有何区别?”端木澈俯首笑问。

    我摇头:“不知。”

    “白莲出淤泥而不染,能荡去身心尘埃,所以莲花池能洗尽沐浴者身心之垢物,换得一世清明。”

    我恍然大悟,忍不住道:“哦——难怪上次你带我去莲花池,说要洗去我身上别的男人的气息。”

    端木澈笑得苦涩:“沁心,我时时为此事愧疚不已,你就别再取笑我了。”

    我笑道:“我又哪敢取笑当今皇上,要是哪天您不高兴了,我这个小女子的脑袋还不得乖乖给您奉上。”

    端木澈道:“我要沁心脑袋何用?就算是要,也得是沁心这个人。”

    我再度笑道:“要是全天下的人都要你摘了我的脑袋,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自古帝王多为身不由己,我本是顺口随意的玩笑,却让自己徒然生出几分惆怅。

    端木澈骤然将我拥紧,原先笑意盎然的脸上涌上苦楚:“沁心,我不是父皇,我也不会成为父皇,我会拥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的心不由一痛,我怎么能忘了,端木澈的父皇正是为人所迫,才不得意亲手杀了所爱之人,我方才的那席话,俨然触动了他内心最阴暗的记忆,自己的生身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想恨又恨不得,是何等的悲哀?

    我暗自狠狠地责备自己,愧然道:“对不起……”

    “沁心!你记住!我不会为了天下人杀你,我只会为你而杀尽天下人!”

    端木澈的神情闪过一丝狠绝,我不由心惊,慌忙转移话题,“皇上,你还没告诉我这白玉池有什么特别的呢!”

    端木澈收回情绪,牵扯出一道稍稍僵硬的笑容道:“这白玉池以和田白玉砌凿,和田白玉,乃上古神玉,汇集天地灵气,温润剔透,遇水升温,若能沐浴其中,不仅可活血散瘀,消除疲劳,更能壮人筋骨,延年益寿。”

    “既然如此,这和田白玉岂不是很珍贵?”

    “正是,一粒米状,便可价值连城。”端木澈回答。

    “啊——”我不由惊呼。一粒米状便价值连城,那凿成这十丈宽长的浴池又该价值多少?

    我原以为莲花池已够极尽奢华了,比起这白玉池,尚不可同日而语。

    我不由悻悻然道:“若是哪日,木琉国国库空虚,也不愁无后备之需。”

    脑袋突然被端木澈重重扣了一下,只见他宠溺道:“沁心口没遮拦,我木琉国万里山河,富庶妖娆,天朝上国,四方来贺,放眼天下,土玲国,水珑国仅可附庸而立,唯风璃国方可争个一二,如此泱泱大国,又岂会国库空虚?你这个做皇后的所知甚少,可着实不称职。”

    我不满嘀咕:“我就是不称职,你若不满意大可撤了我。”

    闻言,端木澈仰面大笑:“沁心真是孩童天性,这皇后可是说撤就能撤的?再说,沁心不稀罕这个皇后,我可稀罕。”

    而后,端木澈对着两侧一字排开的宫娥道:“都退下吧。”

    众人离开,端木澈便对我道:“沁心,我命人为你寻来暮颜花瓣,撒入这白玉池中,不仅能舒筋活络,更能驻颜焕肤,你可喜欢?”

    我娇羞点头,端木澈满足而笑,不卸衣带,便抱着我下了池水。华贵的帝王黑袍在水中缓缓荡漾开来,与我身上的白纱生生纠结在了一起。

    一入池水,便觉得一股温柔包围了我的全身,顿觉得舒心不已。我侧首望着端木澈,迟疑道:“……你还是把袍子脱了吧,这样对身体不好。”

    端木澈将我放立水中,站在我的身前微微地展开双臂,双目含笑地望着我。

    我的嘴角扯动了几下,上前为他卸去金冠,除去早已湿透的黑袍,待最后一件单衣卸下时,对上他结实的胸膛,我的目光开始闪烁,不知该落往何处,却听端木澈笑道:

    “君子当礼尚往来,且让我为沁心卸去衣物吧。”

    我呼道:“不——我不需要。”

    话语刚消,便见端木澈随手抓住纱衣的一角,用力一拉,我不受控制地转了几道圈,踉跄一步,跌入水中。

    我跃出水面,池水不断顺着头发落了下来,我抚了脸面一下,埋身在艳红的暮颜花瓣中,怒视端木澈:“你——”

    端木澈低笑,笑声醇厚低沉,随即道:“沁心勿恼,我来为你按摩活淤,当是赔罪吧!”

    我瞪大了眼睛,结舌道:“不,不用……”脸上已是娇红一片。

    端木澈眉梢微扬,风华点缀:“沁心身上每一寸肌肤我皆已熟悉,沁心又何须害羞?”

    说罢,便将我俯首卧在池壁上,指尖开始轻柔地挤按着我的后颈,沿着背部曲线蜿蜒而下。原先的抵触因为过分的舒适而慢慢消失,我趴在白玉壁上,双眼半阖,随着他手指的每一次力道而沉吟出声。

    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我心中大惊,猛然睁开双眼,察觉到他火热的欲望,顿时娇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端木澈亲吻着我的耳垂道:“沁心勿须担心,我们来日方长,我自然不会索取无度,若是累坏了沁心,叫我于心何忍?”

    我将羞红的脸埋进双臂中,不再答话。

    此时,屏风外传来张德海的通报,“皇上圣安——”

    端木澈不悦道:“什么事?”

    张德海道:“启禀皇上,虎口廷尉柳乘风携李笑嫣求见,已在御书房等候。”

    端木澈按摩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随即道:“叫他们先候着。”

    “是。”张德海领旨而去。

    我侧首,看到了端木澈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翳。

    ---------------------------------------------------------------------------

    后记:

    大家,抱歉了,没及时更新,今天心情很郁闷,几乎码不出字来,醉的《无名指》被人盗文抢先出版了,心里万分委屈,日日夜夜辛辛苦苦写的文,一下子就被别人窃取,突然觉得力不从心……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