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8章 爱的抉择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59  更新时间:08-10-14 16:3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望着暮子铭的背影,察觉到他握着我的那双手正不断地加重手劲,我知道他的内心正在挣扎不已。

    我不由叹息,他又何必非要带上我?情爱太似悬崖绝岭,我只会让他更接近深渊,他若要粉身碎骨,今夜我又何必站在这里?

    我知道,若是我没能随他离去,我定会后悔;但是我更知道,我若真的随他离开了,将会终身遗憾。我舍不得皇辇中的那个人,人一旦有了牵挂,便不再自由。

    当男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女人往往会变得坚定无谓。

    既然他做不出抉择,我便为他选出道路。

    正待我大喊出声,一个凄厉的声音先于我在夜色中响起。

    “夫君——对不起——”

    我抬头一望,脸色不由大变,“啊”的一声惊呼。

    只见张清云神情决裂,一把抓住刀锋便往脖子上狠狠一抹,赤血溅出,落在地上盛开出妖艳红花,红得凄婉,红得深沉。

    红的不是血,红的是她的身,她的泪,她的心……

    张清云纠结着痛苦神情缓缓倒下,暮子铭惊呼一声“清云”,身形一闪将她的无力的身子接住。

    张清云抬眼,深深将暮子铭凝望,仿佛要用这一眼将他望尽千年。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爱她,他爱的,是他手中抵死牵住的那个女人。

    她觉得自己很傻,恰如那扑火飞蛾,就算痛苦燃烧,也要换得短暂的绚烂,只为一道名为“爱“的火焰。

    为了他,她背叛了生她养她的父亲,背叛了这片沐浴她成长的土地,只因为她爱他啊!

    她也曾问自己,为什么爱他?为什么明知他心中不曾有她,却还是心甘情愿地留在他的身边,为他披星戴月,望尽冷雾寒窗?

    眼泪不断落下,答案早已在她的心里。因为啊,她所爱的那个男人比她更傻,傻到明明深爱着那个人,却要装作毫不在意;傻到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孤独地舐舔伤口;傻到只能在梦中呜咽痛哭,一遍又一遍地对那个人说着“对不起”;傻到连伤害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都于心不忍……

    傻,真是太傻了……

    可她就是爱他的傻!爱得发痴,爱得发狂,因为太爱了,反而不知道怎么去爱,就连站在他的身边,感觉他的呼吸,听着他的声音,都会让她颤抖不已。

    而今,她终于知道该如何去爱了。

    纵然是死,也不要成为他的包袱——这,就是她爱他的方式!

    她不要牵绊他,她要成全他,她要让他带着他心爱的人儿海角天涯,她要他幸福——这,就是她爱他的方式!

    她看向暮子铭,颤抖着双手想要去触摸那张让她爱极了的脸,手贴了上去,烙下了血迹,她茫然地抽了回来,无力地愧疚道:“夫君……对不起,清云……弄脏了你的脸……”

    暮子铭握住她的手贴在脸上,不由哽咽:“不,没关系。”

    “……夫君……不要难过,清云……不痛,真的……清云觉得很幸福……清云终于可以……握住你的手了……清云好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张清云神情悲苦,泪哗哗流下,字字句句说得如同山一般的沉重。

    “夫君……清云不想死啊……清云舍不得死……清云怕死了之后,你寂寞了没人陪……清云好想一辈子陪着你,可……清云不行了……清云对不起你……”

    “不,清云,你不要这么说,你不会有事的……”暮子铭神情慌乱不已。

    张清云的脸一阵扭曲,血不断从她的口中流出,全身开始抽搐,已显死相。

    她吃力地抬起手,指向我,眼睛骤然睁大,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沁心小姐……救他……求你……”

    张清云的手臂骤然落下,眼睛缓缓闭上,眼角的泪痕尚不及冷却,呼吸却永远停止,只剩下嘴角残存的那抹笑容,灿烂依旧,仿佛在向世间讲述着一个有关抉择与爱情的悲壮故事。

    我站在暮子铭的身旁,看着暮子铭抱着张清云怔怔不语,素来冷清的眸子默默地涌出眼泪,我不由随着他痛哭失声。

    清云,你终于可以走进他的心里,你可高兴?可是,你已然感受不到这种喜悦,因为人死了,便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的人,带着一生的悲伤,活在痛苦煎熬中。清云,你爱他,你却要让他为你愧疚一生……

    我抬头望着冷月,月圆,人已不再圆……

    “来人,将暮子铭拿下。”皇辇里的人淡然道。

    杂沓的脚步声响起,数十侍卫围上前来,我脸色一变,挡在不言不语的暮子铭身前怒喝:“全都给我退下,不许碰他!”

    “沁心,不要再考验朕忍耐的极限,没有人可以阻止朕杀他,包括你!”

    “不!我可以!”我忿然拔下簪子,用簪尾的尖端抵住自己的脖子,昂头道:“今夜,你若伤他性命,我便自戕在你眼前!”

    我要赌,赌端木澈对我的感情。

    “你!”端木澈的声音失去了平静,薄翼纱帘被用力揭开,露出一张苍白如灰的脸,寒毒的折磨已然让他的脸上血色全无,唯独那双眸子愈渐幽深,怒意不断聚敛,他咬牙道:“沁心,你当真敢如此为他!?”

    “是,我敢!”我扬高了下巴,与端木澈在冷风中对视。

    “你——”端木澈的脸上突然痛苦纠结,脚步一个踉跄,捂着胸口,抓着辇架才勉强站住身姿,他抬起头,脸色似乎变得更加苍白,眸子细眯,闪过阴鸷狠戾,他的情绪开始骤然失控,对着数百侍卫怒喝:“来人,给朕杀了暮子铭,朕要让他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谁敢动他!”我随即大喊,发簪一用劲,脖子处涌出鲜血。

    “不要!沁心!”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来自端木澈,一道来自我身后的暮子铭。

    我回头看到暮子铭恍如梦醒般伫立在那,已然恢复神智,不再茫然沉浸在悲痛中,不由心中大喜:“暮子铭,我不会让你死的,若是今夜你不能活命,我便陪你殉葬,一同到下边向清云叩首谢罪!”

    这句话我说得很大声,既是说给暮子铭听,也是说给端木澈听。

    闻言,端木澈痛心道:“沁心,你威胁朕?你为了他,你来威胁朕!!朕在你心中,难道就不如一个暮子铭!”

    我别过脸愧然道:“对不起。”

    端木澈在内务大总管张德海的搀扶下,步下皇辇,站到我的三丈前笔直地望着我的眼睛,“好,朕可以放他走,但是你必须留下。”

    “好。”

    “不可以,沁心!”暮子铭的声音随即响起:“你今日如此为我,我岂可以弃你不顾,你若回去,端木澈是绝对不会善待你的!”

    我看着端木澈已然平静一如死水的脸,心中黯然,是的,我知道,以他的性格,是绝不容许有人背叛,我更为尤甚,我今日如此伤他,真不知道他日后会如何待我,纵然是万般折磨,我也认了!

    我毅然道:“好,我留下来,你放他走,为他准备好马车,护送他出木琉国,沿路不得有任何追杀,你若欺瞒我,我便立刻自戕!”

    端木澈沉默半响,回答:“好。”他一记眼神,张德海便弓着腰领旨而去,不到半刻,一辆马车“咕噜”而来。

    “不,沁心,你随我走,我不要再丢下——唔——”半个时辰已到,暮子铭已然寒毒发作,不由呕了一口污血,双手却依然抓着我的手臂不放。

    我心中万分焦急,不由怒斥:“暮子铭,你枉为七尺男儿,怎生得如此感情用事,你难道忘了自己的胸襟抱负,忘了清云是为谁而死?你难道要你暮家数百口人都因你的一时情感的冲动含冤九泉?你难道忘了你曾经说过的话?你说过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夺取想要的,保护所爱的。你现在又能拿什么去保护?男儿当志在四方,你怎么可以如此英雄气短,尚不及我这个懵懂无知妇人!”

    暮子铭浑身一震,望着我神情悲痛不已,久久不言不语,随后,他俯首沉默地将张清云的尸首抱起,慢慢地移动脚步,待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他低语道:

    “沁心,你等我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必然来接你!”

    白色背影萧然走着,数百将士纷纷让出道路。暮子铭坐进了马车,深深望了我一眼,垂帘猝然落下,遮住了他那张凄绝的脸,宗邦跳上马车,马鞭一挥,马车滚起一记黄尘,扬长而去。

    端木澈一把扣住我的手腕,一用劲,甩掉我手中的发簪,蛮横地拉着我回到皇辇,“回宫!”

    车轮再度“咯噔咯噔”地响起,伴随着数百侍卫杂沓的脚步声和兵甲的撞击声。

    端木澈一把将我压于榻上,我能感觉到他全身冰冷的温度,正如他看着我的眼神……

    ------------------------------------------------------------------------------

    醉言醉语:

    清云姐姐,你不要恨我,我不是故意让你死的,你的死是晓亲亲的建议,你晚上托梦不要找我,找晓亲亲去,哇哈哈哈,醉醉邪恶地大笑~~~

    广告时间:

    心随留言动,有票票,就是这么自信!

    票票,留言,可别落下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