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7章 爱融冰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38  更新时间:08-10-13 00:2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夜色苍茫,冷风萧萧。

    张清云一袭红衣,衣袖随风肆虐飘扬,她纵声大笑,笑声猖獗。

    “夫人,你!”

    车夫原是一个憨厚大汉,发起怒来不由睚眦欲裂,额头青筋凸显,拳头握得咯咯直响,他拎起拳头正欲上前,却被暮子铭拦住。

    “宗邦,住手,你不是她的对手。”暮子铭说得很慢,仿佛每个字都千斤沉重。他拔掉胸口匕首,快速封住穴道,匕首清脆落地,银色刀尖染上黑血,刀,染有剧毒。

    暮子铭在宗邦的搀扶下站直身姿,俊朗的脸上已是血色全无,双唇泛白。

    暮子铭道:“胭脂一笑,断人心肠。这是红乔的独门毒药‘胭脂笑’,你不是清云。”

    “二公子果然好眼力。”红乔娇媚一笑,衣袖一挥,人皮面具卸下,露出一张姣好的容颜,脸若银月,眉若远黛,眸若星辉,唇若樱桃,摇曳着曼妙的身姿,美艳不可方物。

    此时,人群慢慢让出一条路来,真正的张清云方被人挟持而出,待看到受伤的暮子铭,不由神情俱损,开始死命地挣扎,厉声哭喊:“不!夫君!夫君!”

    我证了半响,回过神惊呼道:“暮子铭,你没事吧!”

    脚步刚迈出一步,便被柳乘风拦下,“皇后娘娘,前方不安全,您还是呆在这里为好。”

    我愤然道:“柳乘风,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不是说放他走,绝不为难于他,为何现在又言而无信!”

    柳乘风一脸淡然道:“我不为难他,并不代表别人不。”

    “你!”我气的眼睛泛红,怒喝:“让开!”我一把推开柳乘风,朝前跨了两步,便有两支长戟“砰”地十字相交,硬是将我挡了回去。

    张清云的哭泣声不断在我的耳边响着,便听她一声高呼:“夫君!”,暮子铭踉跄了半步,生生吐了一口污血。我心中顿时如同万千只虫蚁噬咬一般,焦苦不堪。我一咬牙,快速回到柳乘风身侧,一把抽出旁侧侍卫的佩刀,柳乘风眼中精光掠过,却依然不躲不闪,任由我将刀子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众人皆是大惊,但听柳乘风道:“皇后娘娘,你这是做什么?”

    “废话少说,全都给我让开。”我扬声喝道。

    柳乘风随手一扬,众人纷纷朝两侧散开,他和着我的脚步慢慢朝前走去,竟是出奇的配合,我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却见他嘴角闪过一抹淡不可见的笑,随即又恢复一脸平静。

    眼前情形已不容我多想,红乔正笔直地看着我,那双眼睛犀利得就如同锥子,一对结冰的锥子!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桀然昂起下巴回视她,“你给我离他远一点!”

    红乔慢慢移动脚步偏离暮子铭,而我则架着柳乘风朝他反方向靠近,两人就如同打太极一般,缓缓移动。

    “沁心……”暮子铭在我身后虚弱地唤道。

    我朝他快速地点了一下头,随即对红乔喊道:“放了张清云,然后交出解药!”

    “你少对我嚷嚷,全天下,只有一个人能命令我。”红乔眉毛微扬,一声冷哼:“放人?解药?你一个都别想。”

    我抵着柳乘风,刀锋一紧,划出了一道红口子,“你就不怕我伤了他的性命!”

    闻言,红乔大笑:“我红乔只在乎能不能完成公子的命令,从来不在乎他人是死是活。”

    我神情一愣,却见柳乘风摇了摇头,微微叹息。

    我眉目一沉,刀锋再度紧了一分,柳乘风吃痛闷哼,便停止晃脑。

    “你家公子是谁?”我问道。

    “我家公子啊……”红乔声音拉的徐长,美目流转,却是一副娇媚模样,随即朝我朗声道:“他来了。”

    她的话音刚消,便有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咯噔咯噔”响起,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侍卫纷纷让道,一辆皇辇慢慢驶出,紫金锦帘垂在两侧,左右摇晃,云锣辇盖流苏跳动,华贵非凡,明黄纱帘在前端流水般落下,隐约可见辇内有一个黑色人影,只手拖颔,侧卧于榻上。

    看到皇辇里的那个身影,我全身僵硬,恰如生生失去了知觉。

    周遭,百人皆下跪,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红乔亦跪在皇辇前,垂首道:“公子万安!”

    皇辇内传出一道慵懒的声音:“红乔,掌嘴十下。”

    红乔神情一僵,应了一声“是”便扬手刮在自个儿脸上,在死寂的夜色中“啪啪啪啪”直响,显得异常刺耳。待她足足打完十下,每下都是用尽全力之后,她那张美艳的脸已然红肿一片。

    “退下。”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红乔应声顷刻消失,如同影子隐身于黑暗中,毫无声息。

    皇辇内响起一声叹息,“沁心,莫再任性了。”

    我浑身一震,握着刀柄的手不由颤抖,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以这样的局面面对他,我在救他的敌人,我在与他为敌。

    端木澈的声音听起来如烟飘渺,透着虚弱,怕是被我伤了心。我心头一痛,愧疚道:

    “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但是我不能让你杀他。”

    “因为他是你要找的人?”端木澈笑道,笑若冷风。

    我一咬牙,道:“是!”

    “那他就非死不可。”纱帘后的声音一沉,“乘风,别再考验我的耐性。”

    柳乘风凄楚一笑,反手扣住我的手腕,长刀如握他手,竟是朝我身后的暮子铭刺去,我慌乱松手,便见柳乘风拳掌聚气,一路逼向暮子铭。

    “不要!”我大喊,身后的张清云亦同时喊道。

    宗邦挡在暮子铭身前,接住如暴雨般袭来的掌风,与柳乘风打斗至一旁。

    暮子铭失去支撑,单膝跪地,我急忙将他搀扶。

    “沁心,现在朕想让他死,你又如何能让他活?”端木澈道。

    我看向皇辇,无力感漫天袭来,面对端木澈,我竟显得如此的渺小,他就像广袤无垠的山峦,层峦叠嶂挡在我的眼前,遮住了我整个天空,也挡住了我所有的去路。身子开始无力下滑,一双有力的手将我拖起,我抬首,对上暮子铭狭长的眸子,他朝我一笑,随后对着前方道:

    “端木澈,你太小瞧我了,今夜你寒毒发作,已然无力拦我,你以为就凭着这些人,就能置我于死地,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我心头一惊,抬头看向夜空,一轮圆月悬挂在氤氲云雾之中,隐隐透着森冷的银光。

    今夜竟是月圆之夜!莫怪今日的端木澈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疲惫虚弱,我怎么都没发现,在我离宫之前,他的脸色惨淡,手脚冰凉,又极其惧寒,原来是寒毒发作了……

    端木澈透过纱帘说道:“朕落下这身寒毒,也是拜你所赐,当日你竟然在朕用‘万劫’解‘千日红’之际,加了一昧无色无味的寒蝉毒液,累我至此,若非乘风相告,怕是至今仍被你蒙在鼓里,二殿下,是朕小瞧了你,就连师父也小瞧了你。”

    “你乃师父挚爱之人的儿子,师父偏爱你,我又岂能让他老人家瞧得透彻。”暮子铭淡然应答。

    “而今,你我二人皆已中毒,胜负未定,今夜,你若能活着走出木琉国,朕便服了一个输字。”

    暮子铭闻言笑道:“这区区‘胭脂笑’,我又何惧之有。”

    “若是加上寒蝉毒液,又该如何?”

    暮子铭脸色一变,冷言道:“纵然只有半个时辰,我也能带沁心离开。”说完,暮子铭一把拦起我的腰,转身欲走,周围侍卫刷刷围了上来,端木澈的笑声随之响起:“二殿下,你带错人了吧,你手中之人乃是朕的皇后,你的发妻在这里。”

    张清云被扣押上前,停在五丈之外。

    张清云凄婉一笑,道:“夫君切莫挂心清云,清云决计不会做夫君的包袱,夫君请……带沁心小姐走吧……”

    暮子铭回过身,神情纠结,“清云……”

    端木澈冷冷道:“此女盗走虎符,令朕损失十万大军,此等叛国之罪,本该行剜心之刑。二殿下,你若自击天灵盖,朕就放她一条活路。”

    暮子铭看向张清云,心中困苦不已。他知道端木澈此举的用意,若他弃清云而去,必然会伤了沁心的心,令沁心对他失望至极;若他前去救清云,必然不能顾及沁心,而他曾发誓绝不会再放开沁心的手,纵死也不愿……

    端木澈,果然是端木澈,无论他做了什么选择,端木澈都会是赢家。

    冷风萧瑟扬起,吹皱了暮子铭那一身沾满污血的白袍,他紧紧伫立,一言不发,他第一次觉得,在情爱面前,自己成了弱者。

    也许,他不是弱者,他只是一块被爱融化了的冰。

    冰融化了是什么?

    是春天。

    春天太温柔了,所以不想伤害,所爱的,和,爱他的……

    ------------------------------------------------------------------------------

    后记:

    更新献上,啦啦啦啦~~

    昨天整理了一下书评,写的好的醉醉都上传上来了,顺便写了一些醉言醉语,好东西,跟大家一起分享。

    醉醉最近真滴很忙,所以都是两天一更,亲们见谅了。

    临走前,让我吼一句:我要票票跟留言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