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9章 解毒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08-10-17 16:1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皇辇内,眼神交触,呼吸交缠。

    端木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那冰冷的身体紧紧地抱着我,微微颤抖,似乎想在我身上寻得温暖。

    待我们回到宫中,凌云殿乱成一团,伊东闵和几位老臣在殿口来回踱步,身后跪着数十个御医。

    一看见皇辇,伊东闵等人如释重负地迎来上来。

    “快快快,快来给皇上诊脉!”伊东闵道。

    我碰触端木澈,却见他毫无反应,推开他的身子,才发现他已然陷入昏迷,唇上厚着一层霜雪。

    我惊呼出声,众人上来,抬着端木澈慌乱地进入内殿,数十御医围着端木澈,望色,诊脉,针灸,调药……一阵忙碌。

    我和伊东闵一干人等在外殿,焦急地朝内殿张望。我始料未及,寒毒发作竟是如此严重,不知方才,他都是忍着什么样的痛带我回来?

    一个时辰后,一个资质颇深的老太医疾步跑了过来,对着我们作揖。

    “启禀皇后娘娘,启禀相国大人,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伊东闵道:“很好,小心着点,别出了什么乱子,你们的脑袋可都提在自个儿的手上。”

    太医谨言道:“是,下官明白。”

    “为防万一,在皇上寝宫内点上‘鸾胶’,以保万全之策。”伊东闵吩咐。

    “是。”太医偷偷睨了我一眼,受命而去。

    我不明所以,又不想给他们添乱,只得怔怔地站在那里。

    “快,抬进来!”

    殿口传来一阵杂乱声,我侧首看到张德海领着八个太监抬着一个巨大的木桶走进殿内,桶内倒满热水,混着无数草药,热气正氤氲缭绕。

    随着张德海的吆喝,太监们加快了脚步,抬着木桶进了内殿。

    一群粉衣宫娥拥着一个美人紧随而来,美人只着单薄纱衣,青丝卸了发髻,柔柔垂在身侧,脸上未着脂粉,却是娇美不已。

    “见过皇后娘娘,见过相国大人。”美人跪了下来。

    “知道该做些什么吗?”伊东闵淡然问道。

    美人颔首,肃穆的脸上不由闪过羞红。

    伊东闵点头,“很好,去吧。”

    美人欠身,摇曳着曼妙身姿进了内殿。

    伊东闵沉沉吐了一口气,侧首对我说道:“怕是有一段时间要等了,老臣陪皇后娘娘去外头走一圈吧。”

    我心中也正有话想问,便点头答应。

    “你们都在这里候着,若有什么事要及时向我禀告。”伊东闵道。

    众人俯首领命。

    伊东闵与我出了殿门,来到侧苑的花园内。

    那轮皎洁的圆月依旧挂在天空,在花园里落下银光,满园的姹紫嫣红,都变得冷冷清清。事后才不过数个时辰,我的心境却是天壤之别。挂心暮子铭,愿他已安全离开,担忧端木澈,希望他能平安无事……我望着圆月,身心骤然疲惫。

    伊东闵凝视着我已然劳累的脸,摇头叹息,“沁心,你好糊涂啊!”

    我低头不语,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皇上早已洞悉一切,你今夜所做之事,怕是伤他不浅。”

    “父亲,我无从选择。”我回答。

    伊东闵神情一动,道:“就冲你一声父亲,沁心,有些事情我不得不提点你。”

    “父亲请说。”

    “皇上之心,可窥天地,皇上的长袖下,将是整个天下。好好留在皇上身边,不要再心生二意,这便是你保护其他人的方法。”

    我抬头诧异道:“父亲的意思是……”

    伊东闵笑道:“沁心如此慧洁兰心,自然可心领神会,日后若想护着谁,切莫再与皇上对着干,你只需心中敬他一人,便可救天下万人。”

    我无奈道:“这万人当中不包括他。”是的,不包括暮子铭。

    伊东闵再度叹息,“皇上若想一统天下,此人非除不可。”

    “为什么,我不懂,他只是想要报仇,他绝不会与端木澈争夺天下。”我摇头反驳。

    “沁心,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预测,唯独人心不可。等一个人站在权利的尖端,纵然他不愿意,权利都会推他一步步逼近漩涡。更何况暮子铭,不,风炙阳此人,心思不可忖度,他将会是皇上最大的敌人。”

    我沉默不语,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也曾无数次察觉到,隐藏在暮子铭冷清面目下的火热欲望,是复仇,也是野心。纵然如此,每当我望着那张与木晟一个模样的脸,本能地不忍他受丝毫伤害,哪怕这将伤害到另一个男人……

    对于我的沉默,伊东闵无奈摇头,“人在其位,往往会做出一些他不愿意的事情,沁心,无论日后发生什么,希望你都能心如明镜,皇上为你,也着实不易,这一身寒毒,也差点就解不了了。”

    闻言,我忧心道:“那现在是否还能解?”

    伊东闵点头道:“先前不知皇上所中为何毒,御医们都束手无策,而今知为冰蚕寒毒,查得医书,终于觅得解毒之法,只是皇上一直不愿解毒,所以才拖到至今。”

    我困惑道:“既然能解毒,他为何不愿?”

    “一来,解读之法颇为繁琐困难,首先要疏通全身穴道脉络,以便气息顺畅流通,而后要寻得十八味珍贵药材放于水中煎煮三天三夜,用于净身驱寒,最后,以阴阳转化之法,将寒毒度出体外。但是这些事都必须要在中毒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前完成,否则解毒将无望。今晚乃最后一天,皇上乍闻你出了宫,二话不说便追了出去,留下我们这些老臣担忧不已,唯恐皇上落下终身之疾,愧对先皇托付。”

    我红着脸迟疑道:“这阴阳之法……是不是……”

    “正是,天地浩然之气,男属阳,女属阴,男女欢爱,自是阴阳相合。”

    见伊东闵神色不改地说得这么直白,我的脸更加地犯窘,而后想起方才那个素衣美人,不由心头一痛,“难道刚才那个女人正是为端木澈解毒之人?”

    伊东闵望我,点头,“是的。”

    我不由涌上一股愤怒,转身便朝凌云殿走去。

    “沁心,你要做什么?”伊东闵在后头唤道。

    我回过头忿然道:“为什么不让我去……我……我一样也可以!”

    移动名摇头道:“不可,沁心不可!”

    “为什么!”

    “沁心有所不知,皇上这身毒乃至阴至寒,若男子中毒,虽备受折磨,尚可活命,若转至女子身上,则会让她承受不住阴寒,顷刻暴毙。你乃当朝皇后,皇上挚爱之人,怎么可以做这等危险之事。”

    “什么?”我惊呼,“那她不……”

    伊东闵睨了我一眼,淡然道:“她是我门下死士,能为木琉国国主而死,是她的愿望,也是她的荣幸。”

    “这……这……”我怔然而立,已经说不出话来。

    此时,张德海跑了过来,神色慌张。

    伊东闵一见,脸色不由大变,脱口问道:“张公公,莫不是皇上出了什么事?”

    张德海擦了擦额头细汗,喘着粗气道:“皇……皇上……已经醒了,毒也解了……”

    “当真!?”伊东闵脸上大喜,“如此甚好!”

    张德海随即道:“皇上他现在正在大发雷霆呢,口中直喊着皇后娘娘,咱家跟几位大人怕皇上刚刚痊愈如此动怒肝火,有伤龙体,奈何怎的就劝不住,皇后娘娘,相国大人,你们还是快点随咱家来吧!”

    我随着伊东闵快步朝凌云殿走去,长廊迎头走来两个太监,抬着明黄锦被,锦被裹着一个人,脸上和头发上都布满雪霜,正是方才的那个女人,脸色苍白死灰,已然死去。我心中不禁戚戚然。

    待我前脚跨进内殿门口,就听见一阵东西狂扫在地的杂乱声,“哐啷”一声巨响,随后便传来端木澈的怒喝:

    “你们这群老匹夫,谁准许你们这么做的?谁准许了!沁心,沁心,沁心……”

    “皇上喜怒,老臣死不足惜,若老臣的死能换得皇上百年安康,老臣就算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愿意。请皇上以龙体为重,怒火伤身啊!”

    “请皇上以龙体为重——”众人跪了一地,齐声道。

    “滚!你们都给朕滚!”

    随后又是一阵东西“哐啷”摔地。

    我心中颇为吃惊,至今为止,我从未见过端木澈如此失态,却听他再度唤我名字,便加快了脚步,越过屏风走了进去。

    ---------------------------------------------------------------------------------

    后记:

    一不小心,通宵了,我滴神勒~~~

    困了,睡觉觉去,大家晚安~~额~~早安~~额~~还是就一个“安”吧,ZZZZZZ~~~~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