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6章 去留不得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18  更新时间:08-10-10 16:3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骗我!”我的心头涌上一股愤怒,枉费我如此担忧他的性命,没想他早已策划好一切,将我蒙在鼓里。

    我转身用力扯开马车垂帘,对驾马的车夫喊道:“停下来,我要回去!”

    一个重心失重,我被暮子铭拉了回去,狼狈跌倒在他的膝盖上,抬头对上暮子铭暗藏焦急的眸子。

    我甩开他愤然道:“暮子铭,你这个混蛋,你竟然骗我!”

    暮子铭的嘴角扯动了几下,最终只是叹息:“若非如此,你是断然不会离开端木澈。这次,我不能再丢下你了。”

    我不由冷笑:“你带我走?你可知我是谁?我是木琉国的皇后,你凭什么带我走?”

    “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尊崇的地位,无上的荣耀,还有独一无二的爱。”暮子铭将我扶起拥在怀中,耳鬓厮磨,“我知道你心中有他,我也知道你心中有我,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忘了他,我也有足够的信心让你忘了他。”

    “你就不怕他冲冠一怒为红颜,大军压境风璃国?”

    暮子铭浅笑,眸含幽光,“不,他不会,他初登帝位,百废待兴,他要是想一统天下,就不会茫然出兵,劳民伤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沉默,是的,我很清楚,在端木澈心中,天下霸业才是第一。

    暮子铭的脸因为过分的认真而浮上暗红,我望着他良久,推开他的胸膛道:“太迟了,暮子铭,你早就该带伊沁心走,你可知今日的伊沁心,已不再是当日的伊沁心……”我别过脸,终究说不下去,我如何能告诉他,他所珍爱的那个伊沁心已经死了,现在的伊沁心,不过是一个霸占着她的身体,游离在这个错乱时空的迷离灵魂罢了……

    暮子铭静静望我,摇了摇头道:“不迟,不管你怎么改变,沁心还是沁心,依然暖着我的心。”

    “你不懂……”

    “不,我懂!”暮子铭俯首一声低喝,情绪骤然失控,“我懂……你不是她,你不是……”

    “你……”我惊呼,莫非他早已知晓?

    暮子铭抬首望我,单手指向胸口道:“明知你不是她,我的心还是时时为你揪痛不已,想到你日夜承欢在他人身下,全身就如同枯枝焚烧一般,痛苦难熬。”暮子铭的手慢慢地摸上我的脸颊,“沁心,我忍了那么多年,我已经不想再忍了,这次,我想遂了自己的心,我想你留在身边。”

    多么温暖的话,若是说给伊沁心听,她会是多么高兴?

    我的眼中泛起了湿润,暮子铭的脸渐渐变得模糊,往事一股脑地涌上心头,有木晟,也有暮子铭。我多想做个勇敢无畏的人,爱得坦坦荡荡,潇潇洒洒,我多想扑到他怀里说,“好,我跟你走。”然而,我不能,我本能地后退,眼泪猖獗而下。一想到在那个冷清清的宫殿里,有一个男人在等我,犹豫变得愈发坚决,我不能走,我若走了,他一个人在看着天下时,会寂寞,我舍不得他寂寞。

    “不可以……我不可以跟你走。”我摇头哽咽,“我答应过他,与他终身长伴,看尽天下。”

    暮子铭双拳紧握,神情骤冷,衣袖一扬,穴道被封,我便昏睡了过去。

    待我转醒时,穴道已被解开,车夫“吁”了一声,马车应声停下。

    “沁心,我们到了。”暮子铭拥着我,俯首道。

    我瞪大眼睛,正欲发怒,被外头的车夫打断。

    “主人,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暮子铭拥着我出了马车。

    车夫道:“太安静了。”

    暮子铭淡然立在原地,环顾四周,周遭巨木参天,在夜色下凸显成黑压压的一片,十丈外有个小茅屋,那是他的死士潜伏的据点。

    茅屋一如往常,有点破旧,屋檐下挂着几串干煸的玉米和辣椒,窗架下东倒西歪地放着锄头与簸箕,一件半旧的蓑衣随意地挂在柱梁上,看上去是一户很普通的农家。

    看似平凡的地方,往往隐藏着不平凡,而今夜,这周遭显得更加的不平凡。正如车夫所言,一切太安静了,连声虫鸣都没有,就犹如狂风暴雨前的死寂。

    暮子铭随手一扬,一片树叶骤然从树上飞入他的指间,他将树叶附于唇前,一阵独特的鸣声在夜色中回旋。

    茅屋亮起昏黄烛光,破旧的门扉渐开,走出三个全身漆黑的人,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靴子,黑色的手套,连那张脸亦被黑布缠绕,只露出一双刀子似的的眼睛。

    为首者手持长刀,刀口正架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女人姣好的脸庞早已浮上恐慌,显得苍白无色,待看到暮子铭,女人的眼中浮上惊喜,不由呼道:“夫君……”

    “清云!”我惊呼出声。

    为首的黑衣人道:“不愧是主人,一丝的改变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暮子铭静静地立在原地,淡然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他的眸子随意地扫过黑衣人,问道:“其余的人是否都已被你们诛杀?“

    黑衣人道:“没错,他们不服从命令,只有死路一条!”

    暮子铭继而道:“能命令你们的,除了我,就只有他了。”随后他扬起下巴,对着夜色扬声道:“乘风,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

    夜色寂静苍茫,冷风骤起,呼啸而过。

    风停,世间万物再度死寂,突然一阵兵甲碰撞声在寂静中冰冷响起,数百侍卫从四面八方的巨木后面泉涌而出,将我们团团围住,手中长矛刷刷对准了暮子铭。一个身穿月牙长袍的儒雅男人从暗处走出,静静地站在最前端,眸子犀利如同刀削。

    我心中暗暗吃惊,此人竟是虎口廷尉柳乘风。

    暮子铭冷冷回视,声音也冷冽了几分,“给我个理由。”

    柳乘风神色不变,轻启薄唇,随口道出了一个名字:“李笑嫣。”

    李笑嫣?不是端木流云的笑妃吗?怎么跟她扯上了关系?我困惑地看向暮子铭,只见他闻言也是一愣,随即一改往日的冷清,竟是仰面大笑,“乘风,十年兄弟情分,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背叛我!”

    柳乘风的眼睛暗了几分,浮上几许悲伤,“唯独你死,她才能活。”

    “这就是端木澈要你效忠于他的条件?”

    柳乘风颔首,随即望向我恭敬道:“皇后娘娘受惊了,微臣奉皇上之命,前来接你回去。”

    我脸色一变,心中咯噔一声不断下沉。

    果然,端木澈什么都知道……

    柳乘风击掌两下,黑衣人便挟制着张清云漫步走了上来。

    柳乘风道:“子铭,嫂子在我手中,若想嫂子活命,放了皇后娘娘。”

    “不,夫君,你不用管我,你快走!”张清云大喊,泪潸然而下。

    暮子铭怒气渐浓,眼神渐冷,“乘风,你以为凭你就能拦住我吗?”

    “乘风自然不敢作如此妄想,只要子铭交出皇后娘娘,我便放了嫂子,去留全凭子铭,绝不丝毫阻……”

    柳乘风话不及说完,便见一个白色身影快速闪到他的面前,掌风凌厉而至,柳乘风狼狈后退一步,一把扣住张清云的咽喉挡在身前,暮子铭一惊,急忙收回掌风,翻身一跃,退回道了原位。

    “子铭!”柳乘风大喊:“我知论真功夫,是绝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嫂子对你情深意切,她的死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可要三思而后行!”

    暮子铭静静伫立,白袍微扬,双拳紧握,久久不言不语。

    “好,我这就过去,你也放了清云。”我扬声说道。

    “不行!”暮子铭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怒喝道。

    我抬首对上张清云悲痛欲绝的眸子,心中愧疚不已,不由对暮子铭浮上怒意。

    “暮子铭,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眼前这个女子是你的发妻,是与你定下盟誓的人,她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的心可是铁做的,难道就没有一丝怜爱之意?”一种悲伤填满了我的胸口,我黯然道:“伊沁心爱的绝不是这样的暮子铭……”

    暮子铭浑身一震,握住我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神情纠结挣扎不已。

    我闭眼,一咬牙狠狠甩开他的手,不顾身后痛心的低唤,笔直朝前走去,柳乘风亦放开张清云,将她往前推了一把,她便与我对面走来。张清云没有看我,一直看着我身后的暮子铭,神情平静得异常。

    待我走到柳乘风身旁时,便听见身后的张清云高唤一声“夫君”扑到了暮子铭怀中。我心中不由得涌过酸楚,转眼便被我用力地压了下去。

    “唔——”暮子铭的痛苦呻吟随之传入我的耳中。

    我快速回过身去,脸上血色骤然退去。

    只见暮子铭痛苦地俯下身子,胸口插着一把匕首,白色锦袍早已被鲜红浸染,正快速向周遭蔓延,而张清云就站在半丈前,看着他的痛苦,一脸冷笑。

    -------------------------------------------------------------

    醉言醉语:

    姜,切成四段——将将将将~~~~~~新滴更文送上,亲亲们久等了~~~~

    醉醉电眼闪闪,娇羞道:留言跟票票,不要吝啬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