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5章 溺爱之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962  更新时间:08-10-08 22:0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满地的宫娥太监,各个脸色苍白,双腿直打颤,口中叨叨念着“皇上饶命”,声音抖得,一如风中摇晃的枝叶。

    端木澈挤按着额头,剑眉微蹙,看着我淡然道:“这帮奴才着实该死,朕欲寻你,却无一人知你去了哪里,全都是没用的东西,留有何用?”

    众人闻言,求饶声不绝响起,我终究不忍道:“皇上,是臣妾的不是,出去了也没好交代好,并非他们的错。”

    端木澈叹息道:“沁心,你去了哪里自然是不需要向这些奴才交代,只是你如今身份高贵,乃是一国之母,理当带些侍卫贴身跟随保护才是,出了宫更该如此,不然,你让朕如何放心得下?”

    我心中暗暗打了一个激灵,莫非端木澈早知道我出了宫?或者,他连我去了哪里,见了谁,做了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我突然变得恐慌起来。

    “既然沁心为他们求情,就暂且绕他们一回,你们都退下吧,各自去宫正司领二十杖责。”端木澈衣袖随意一挥。

    众人如获大赦,不停叩首谢恩:“谢皇上恩典,谢皇后娘娘恩典!”而后,如逃命般退出了玉清宫。

    端木澈击掌两下,便有一群尚膳监的宫女们漫步进来,在圆桌上摆满了膳食,添满陈年美酒。

    “皇上,你这是……”我迟疑道。

    端木澈走到我的身边,牵起我的手在圆桌前做下,淡笑,“朕听闻玉清宫的管事太监说起,昨夜儿沁心等了朕一晚,朕心里难受不已,今日来向沁心赔不是。”

    “不……不碍事,我知道你有要事要忙,不用太顾虑我。”我受宠若惊,不知端木澈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对我的去向只字不提,让我的心悬在那里七上八下,难受的很。

    端木澈捏着宽大的袖袍,为我夹来一块鲑鱼肉,细心地敛去鱼刺,放于我的碗碟上,随声说道:“沁心可知,朕做不了断情绝爱之人,所以想放纵自己对一个人好。朕对你好,便只对你一人好,又岂能不顾虑你?”

    我心里顿时说不出个滋味,一种愧疚油然而生,“皇上,其实今日我是去……”

    “沁心,你别说。朕赐你麒麟金牌,就是为了让你能去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朕既然决定宠溺你,就会给你绝对的自由,朕相信,你会有个分寸,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不会让朕失望的,是吗?”端木澈的黑目紧紧锁在我的身上。

    我僵硬着脖子颔首。

    端木澈满足微笑,“好了,什么都不说了,就好好陪朕用膳吧。”

    我看着端木澈过分苍白的脸,握起他的手担忧道:“你的掌心怎么这么冰凉?你没事吧?”

    端木澈轻拍我的手背,淡笑,“沁心不需担心,可能是昨夜一宿未眠,身子有点不适吧。”

    我不由浮上薄怒,嗔道:“你还说我的不是,自己乃一国之君,掌握天下大事,怎么可以不好好照顾自个儿的身体!”

    端木澈神情一愣,随即笑道:“是朕的疏忽,沁心勿恼。”

    “来,我扶你去内殿休息一下吧。”

    端木澈颔首,任由我扶至内殿的卧榻上躺下,我为他盖上棉被,便听他低语道:“沁心,朕觉得有点冷,点上暖炉吧。”

    我知他宿夜未眠,劳累惧寒,便命人点了暖炉,为他再度加了棉被,却发现他早已沉沉入睡。

    我望着他苍白略带疲惫的脸,眉头微蹙,竟似几分孩童,何曾见到素日的桀骜霸气,方觉得端木澈纵然高高在上,也是一个人呐,也有脆弱的时候,心中不由添了几分怜惜。

    我坐在床侧紧紧地看着他的睡脸,半刻不到,殿外传来一阵声响,让我恼了上来,唯恐惊醒榻上熟睡的男人,我快步地走了出去,便见凌云殿的管事太监跪在那里。

    他见了我,欣喜道:“启禀皇后娘娘,大理寺正卿柳乘风求见皇上,正在御书房候着呢。”

    “皇上正在小憩,就让他先候着吧。”我蹙眉道。

    太监领旨而去,我又坐在床侧半会,端木澈幽幽转醒。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端木澈哑着声音问道。

    “酉时一刻,你已经睡了一个时辰了。”我回答。

    “哦,我睡了这么久了?”端木澈淡笑,“也只有在沁心这,朕才睡得如此安心。方才可有人找过朕?”

    “凌云殿的太监求见,说柳乘风正在御书房候着。”

    端木澈的神情一滞,眼中闪过阴翳,快速平淡,翻身下了床,我为他整理衣冠,触及他的肌肤,冰冷异常。

    “沁心,朕有事要先离去了,你要好好在玉清宫等我回来。”端木澈道。

    我颔首,他满意地笑着离去,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喊住了他。

    端木澈侧首问道:“沁心还有什么事吗?”

    “你的脸色很不好,不要太劳累了。”我忧心道。

    端木澈道:“让沁心挂心了,朕会注意的。”随即颔首离去。

    我怔怔地坐在端木澈方才睡过的榻上,心中混乱不已,脑中不时闪过好几张脸。

    “若要安然离开,我需要你的帮助。”

    “沁心,你不会让朕失望的,是吗?”

    “夫君之苦,百尺竿头,神明不知……求你救救他!”

    我烦乱不已,不由悲苦罩面。看向窗外,酉时三刻将至,而端木澈的话回旋,句句隐含暗意,我并非听不出来。他对一切事情如竹在胸,是不是意味着暮子铭愈发凶多吉少?

    “小姐,你怎么了,脸色好差。”翠儿在一旁担忧道。

    “翠儿,如果有一样事情必须做,但是又不能做,你会怎么做?”

    “小姐,翠儿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翠儿眨着困惑的眼睛。

    我黯然地垂头叹息,却听见翠儿再度说道:“翠儿只知道,春去有再来的时候,花谢有再开的时候,而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翠儿,你……”我惊讶地望向她。

    “翠儿知道小姐记挂暮大人,而暮大人也需要小姐,若暮大人真是为此送了性命,小姐一定会终生自责,抱憾残生。”翠儿一脸认真。

    我知翠儿聪明伶俐,没想到她对事情也观察得如此细微入至,我感激道:“谢谢你,翠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匆忙换了衣衫,临走前嘱咐道:“翠儿,你帮我守着玉清宫,千万别让人发现我不在。”

    翠儿用力点头,我快步离开,夜风有点冷,吹在脸上冰凉冰凉的,我收拢斗篷,遮住半张脸,心中默然道:端木澈,对不起,我不能让他死,他是木晟也好,是暮子铭也罢,我都要他活着,好好地活着……

    待我来到相约的城南桥头,便有一个陌生男人走到我的身边低语道:“沁心小姐,随我来。”

    我赶紧尾随他,他走得很快,健步如飞,我跟的有点吃力,只是一股脑地随着他左转右转,穿过长长的暗巷,便来到城南角落一个荒废的茅屋里。他在墙上的某块方砖上轻敲三下,地下便出了一个暗格,石阶蜿蜒而下,不知通往何处。他点起火折,示意我随他同去,待我们下了阶梯后,地板上的暗格便合上了。我们走了约莫一刻时,便出了暗道,此时,我发现自己已然出了皇城,此处正是南门十丈外的一个荒坡,一辆马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

    那人对着马车恭敬道:“主人,沁心小姐我已带到。”

    “很好,退下吧。”

    马车内传来暮子铭淡漠的声音,那人闻言,转眼化风消失。

    我上了马车,暮子铭正端坐在横榻上,静静地望着我。

    “出发吧。”暮子铭一声令下,马车哒哒上路了。

    我有点分不清状况,困惑道:“我们这是去哪?”

    “先去五里外的茅屋接清云,然后回风璃国,无霜与颜家已在国内为我准备好一切,只待我回去整装待发。”暮子铭回答。

    “什么?”我惊讶道:“你不是说需要我的帮助才能安然离开吗?”

    “是的,我需要你的帮助,你随我走,不再留在别的男人身边,就能让我安然离开,心无牵挂。”暮子铭拾起我的手,在我的掌心落下一吻。

    ------------------------------------------------------------------------

    后记:

    亲亲小天使,亲亲pinkey521,最近忙,更新慢了,多多见谅哇~~~~

    额~~~晓亲亲的恶搞很不错,意见被采纳了,我琢磨一下,怎么码出来才好,嘿嘿,邪恶地笑ing~~~

    广告时间:

    留得票票在,不怕不更文,

    要想更文勤,早晚用票票,

    醉醉明天见,票票天天见,

    爱生活,爱醉醉!没话说了,赶紧投票吧,我闪勒~~~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