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74章 踟蹰不定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44  更新时间:08-10-07 02:4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暮子铭负手立于原地,久久不曾说话,一脸若有所思。

    “知道对方是谁吗?”我在他身后问道。

    “不是风辄昔的走狗就是宗政家的人。”

    “宗政家?”我困惑望向暮子铭

    暮子铭坐回原位,身子后倾,眉头微蹙,“宗政家乃风璃国四大家族之一,掌管风璃国财政,这些年来游走周边各国通商卖卖,不断扩张势力,手段极其高明,雷厉风行,而今财势,一时无二,位于木琉国西南方向的土玲国全部买卖,几乎被宗政家独断。”

    “啊,那他不等于掌握了整个土玲国?”我惊呼。财政,国之命脉,他掌握了整个土玲国的财政,不等于无声无息地拿下一整个国家?

    “是的,对土玲国国民来说,可以不知道当今皇帝是谁,但绝不可以不知宗政家主姓谁名谁,他们的吃穿住行可全都得仰仗宗政家。”

    “那宗政家又为何派人监视你?”我脸上浮上担忧,“难道他们是风辄昔或者风慕朝的人?”

    “不,他们不是。近些年来,宗政家能人辈出,开始在朝中揽权,权势直逼颜家,而今风璃国正值政权交替之际,他们伺机而动,欲借新帝之势,为宗政家谋取更大利益。宗政家经商多年,本质与商人无异,商人,不外乎赌徒天性,老皇帝在弥留之际将我身份拖出,他们现在是在观察,三个王储,哪个更值得他们下注罢了。”

    “你已得颜家支持,若是再得宗政家的支持,岂不是如虎添翼?”

    “是的,若我能得宗政家的支持,会为我省去很多麻烦。只是可惜……”暮子铭叹息。

    “可惜什么?”我焦急道。

    “可惜宗政家现任家主似乎对我颇有成见,得他鼎力相助,怕是困难重重。”

    “他为何对你有成见?你哪里得罪过他吗?”我不解道。

    “我又如何得知?”暮子铭眉梢微扬,神情颇为无奈,“我又从未见过他,只知他性格孤僻乖张,行事亦正亦邪,连日来,他数次派人与我周旋,我着实看不透此人心思,又不知何处恼了他,无奈得很。”

    “一定是你风二殿下风流过头,勾走他老人家心爱小媳妇的芳心,他才对你恨之入骨。”我哈哈大笑,忍不住揶揄几句。

    暮子铭斜着眼睛睨了我一眼,脸色僵硬,嘴角扯动了几下,淡然道:“恨我入骨之人不是宗政家主,怕是另有其人。”

    我脸色微变,脱口道:“你什么意思?”

    “端木澈如此狠绝,不惜自毁帝王千金一诺,也要置我于死地,除了怕我挡他一统天下的霸业之外,又何尝不是为了你。”暮子铭的手掌覆上我的脸颊,迷离低语,“果真红颜多祸水……”

    我恼怒站起身来,衣袖一挥,拍掉暮子铭的手掌,嗔怒道:“连累了一身桀骜清高的暮大人,真是抱歉的很!”

    说罢,我转身欲离去,手腕骤然被灼热的手掌扣住,一用力,拉至暮子铭怀中,只见他附在我的耳边低声呢喃:“若是沁心,纵然是祸水,我亦不惧一趟。”

    我用力挣扎,被他更为紧密得禁锢在怀中,我忿然道:“暮子铭,你这个混蛋,你说的倒是好听,当日,你又为何不带伊沁心走,却要眼睁睁地看她嫁于他人,而今又在这里大放厥词,不知羞耻!”

    暮子铭的身子一僵,抓住我的双肩,贴着我的脸欣然道:“沁心,你恢复记忆了!”

    我别过头,冷言应道:“不,我没有,我都是听他人说起。”

    暮子铭失望地垮下肩膀,笑容酸楚苦涩,“我又何尝愿意如此?我蛰伏十年,仰人鼻息,眼看即将功成在望,我不能让十年的心思全部白费,更不能让暮家数百口人性命无辜冤死,沁心,你该懂我的……”

    我垂首,沉默不语,良久,我挣开他的双臂,背对而立,“是,我懂你,所以,我要让你活着离开木琉国。把尊夫人唤来吧,我先带她离开。”我重重吐了一口气,接着道:“你呢,何时离开?”

    暮子铭望着眼前那个萧瑟的背影,心中抽痛,伸出手却又无奈收回,只得沉声应道:“今夜戊时,把守侯府的侍卫会换班,正是看守薄弱时刻,我会在此时离开。”

    “你以为离开侯府,就能安然离开木琉国了吗?你太小瞧端木澈了。”

    “是的,若要安然离开,我还需要你的帮忙。”暮子铭的声音听起来不再一如既往的沉稳,倒是多了几分急切。

    我叹息:“说吧,需要我如何帮你?我有言在先,绝不会做任何伤害端木澈的事情。”当日端木流云利用我对端木澈下毒,已然让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今夜酉时三刻,你来城南桥头,便知如何帮我。”

    房间静寂出奇,金黄日光依旧倾泻满地,悬浮尘埃清晰细致,如若白烟弥漫,圈圈缭绕,被我一脚踏上,骤然凌乱,四处乱窜。“好,我答应你。”

    我随手打开雕花大门,唤来翠儿,对她交代了几句,翠儿这丫头聪明伶俐,没几句便对我的意思心领神会,她抬起粉嫩的脸袋,神情笃定:“放心,小姐,翠儿一定不负小姐所托,待小姐离开后,翠儿再伺机出侯府,于宫门十丈外的榕树下等小姐。”

    我摸摸翠儿的头,满意笑道:“真是我的好翠儿。”

    此时,张清云应唤而来,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随即昂起头走到暮子铭面前,盈盈而语:“夫君唤清云来所为何事?”

    “清云,等会你换上沁心贴身婢女翠儿的衣物,随沁心先离开侯府……”

    暮子铭的话不及说完,便被张清云绝然打断:“不,清云不走,清云要与夫君在一起,夫君在哪,清云便在哪!”张清云明艳的脸上微微苍白,柳眉紧蹙,眸子溢满爱意,神情抵死不悔。

    我黯然退出房门,将空间留于他们夫妻二人,缓缓走了几步,便无力地靠着赤色柱梁,抬眼望天,阳光金灿刺眼,双眼受痛细眯,我捂住胸口,竟也是微微刺痛,不由笑得酸楚涟涟。

    半刻,房门被推开,已然换上翠儿衣服的张清云漫步而出,眼神流连,朱唇泛红娇艳,似被人温柔蹂躏一番,嘴角噙着浅浅笑意,神情更是娇羞不已。暮子铭紧随而出,神情平淡,眸子一如既往的冷清,待看看向我,神情松动,嘴角扯动几下,我侧首不去看他,他亦最终没说什么。

    张清云回过神去,靠在他的肩头柔声细语:“夫君,请千万保重,清云等你。”

    “恩。”暮子铭淡淡应了一声,随手扶正她的身体,“好了,快点走吧。”

    我背对暮子铭,没再去看暮子铭的脸,亦害怕被他看到自己的脸,僵硬着身子走了几步,便被他唤住。

    “沁心……”他停顿了一下,“谢谢你……”

    我没有回答,继而扬步朝前走去,待走到侯府大门,侍卫纷纷下跪,脑袋低垂,不敢直视我的容颜,齐声道:“夫人慢走。”

    我淡淡地应了一声,便带着张清源漫步走进停靠在门口的华盖马车内。

    马蹄声哒哒地响着,马车颠簸驶向南门。马车内一片安静,我与张清云对面而坐,相顾无言,气氛尴尬不已。

    “要清云扮作我的丫鬟,实在是委屈清云了。”我淡笑。

    张清云微微摇头,“何来委屈,倒是得皇后娘娘的鼎力相助,我们夫妻俩没齿难忘。”

    我神情微变,听出她话中之意,苦笑不已,便不再说话。突然想起当日清云跪求端木流云为她赐婚时的神情,耳边响起她说过的话来,“清云要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要做一个能站在暮大人身边的女人,纵然他不爱清云,清云也愿意将全部感情倾注在他身上,一直等,等到他眼中有了清云为止。”我突然不可遏止地羡慕起张清云来,知其所欲,行其所为,爱其所爱,坚定不移,何尝的幸福?

    马车停了下来,已然到了南门,我让张清云换了马车,送她出皇城。张清云掠起垂帘看向我,她神情纠结不已,便闭上双眼重重吐了一口气,再度睁开眼睛,已然是眉目清明,她轻启朱唇,婉言道:

    “清云小你几岁,在这里不耻地唤你一声姐姐,清云有一事相求,望姐姐千万答应。”

    我颔首,侧耳细听。

    “清云求姐姐千万要周全夫君,夫君之苦,百尺竿头,神明不知,每逢子夜,必噩梦萦绕,呓语不断,除了爹娘,每每念及姐姐,夫君对姐姐情意,可谓深入肺腑,奈何命运弄人,夫君不得不负了姐姐,而今夫君命悬一线,只有姐姐能保全他,请求姐姐勿念旧恨,救救夫君,清云必定感恩戴德,终其一生,记于心中……”张清云早已悲恸而泣,眼泪如破闸的泉水,哗哗直淌,“清云不能没有夫君,夫君若有什么不测,清云也生无可恋,求你了……”说罢,张清云扑通一声朝我跪下。

    我慌忙地拖起她,脱口道:“你这是做什么!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不遗余力地去救他。”

    “就算不惜伤害皇上,姐姐也会如此吗?”张清云含泪低问。

    我身子一顿,面上出现犹豫之色。

    张清云望着我久不言语,半刻后才轻声道:“姐姐,清云就此离开,静候夫君与姐姐的佳音,请姐姐千万保重。”

    垂帘放下,遮住了那张情深意切的脸,也遮住了我一脸踟蹰不定的神情。马车扬长而去,卷起滚滚黄尘。

    我叹息,坐上马车,一路朝皇宫驶去。下了马车,我如期在宫门外的榕树下见到等候在那的翠儿,便欣然携着翠儿回宫。

    待我回到玉清宫,发现整个玉清宫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眉眼一抬,便见一个伟岸的身影坐在上端的金丝绫罗榻上,身子微微倾斜,单手靠案拖颔,双目半阖,华贵的帝王黑袍浅浅敞开,勾露出一条条流水褶皱。香炉白烟缭绕,遣散在他的周身,衬得他那张俊朗的脸竟是出奇的苍白。

    察觉到细碎的声响,他缓缓睁开狭长的双眼,嘴角勾出一道浅薄的笑容,“你回来了……”

    我茫然立在原地,突然不知如何面对……

    ------------------------------------------------------------------------

    后记:

    晴天霹雳,晴天霹雳啊!!!!

    我码了足足五个小时,将近4000个字,还来不及保存,一个断电,全部都没了……娘啊,哪知他断电只断了一分钟不到,简直存心折腾我啊……

    眼泪,狂飙,太平洋,从此而来,呜呜呜呜……

    亲亲们,票票丢来吧,慰问某醉受伤滴小心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