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5章 赤火之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08-09-19 19:1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车轮“咕噜咕噜”地响着,和着马蹄声传入我变得浅薄的梦里,马车一阵晃动,我幽幽转醒,睁开朦胧的睡眼,对上端木澈漆黑的眸子。

    端木澈单手靠在案几上拖着下颔,一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淡笑,笑容慵懒而淡薄。

    “醒了?”

    “恩。”我低声应道,坐正了身姿。

    “醒的正是时候,我们到了。”

    端木澈下了马车,将我拦腰抱下,大步朝着玉清宫走去。

    天灰蒙蒙的,刚刚消停的大雨似乎犹未尽性,乌云还在天边游离。偶尔一阵风吹过,却让人觉得闷热,我不由得吐了一口气,胸口有点发痛。

    端木澈快步地走在雕栏玉砌的长廊上,地上还残留着雨水冲刷的痕迹,被端木澈一脚踏过,溅起无数水花,湿了半边裤脚。他亦毫不在意,仍然阔步地朝前走去。

    玉清宫的宫娥太监跪了一地,个个低头恭顺,齐声念道:

    “皇上圣安。”

    端木澈越过他们,笔直地走向后殿,“哗哗”的水声渐渐变得清晰。

    绯色纱帘静静垂落在汉白玉砌成的地面上,勾露出一条条褶皱,流云似水。

    两个貌美的粉衣宫娥用她们那双白皙优雅的手将垂帘朝着两侧缓缓掠开,原本昏暗的后殿顷刻间被一阵明黄的幽光照亮。

    我抬眼一望,眼前骤然出现一个奢华浴池,数百宝蓝晶石点缀在浴池边缘,莹莹闪着蓝光,池壁上镶着白玉珠,颗颗饱满通透,浴池上方雕着白玉游龙,龙嘴处,透彻泉水喷涌而出,水声潺潺。数百颗夜明珠镶在金花浮雕的墙壁上,将整个浴池照得如同白昼。薄薄的白烟和着水声袅袅升起,朦胧了整个宫殿,碧波荡漾的池面上漂浮着洁白的莲花,花瓣上水珠晶莹。

    六个粉衣宫娥跪在我们面前,垂眉恭敬道:

    “恭迎皇上,皇后娘娘!”

    端木澈将我放下,我看着他那张看不出喜怒的俊脸,迟疑地问道:

    “皇上,这是……”

    “如沁心所见,这是浴池。”

    我投了一个白眼给他,我自然知道这是浴池。

    看到我的神情,端木澈挑眉淡笑:“为寻沁心,朕已在大雨中奔走了一天一夜,难道沁心忍心朕被湿气侵蚀?”

    我心中一动,愧疚感再度燃起:“那你先好好沐浴,我去内殿休息。”

    “不,沁心要与朕一同。”

    我的脸突然羞红,正欲推脱,却被他接下来的那句话打入冰窖。

    “朕要洗去你身上其他男人所有的气息。”

    我脸色骤然苍白,全身温度逐渐失去,我抬头看着端木澈,而他已不再看我,眼睛半阖,双臂微展,三个粉衣宫女半跪着为他宽衣解带。

    此时,另外三个宫娥上前为我卸去衣衫。宫娥们的动作迅速娴熟,趁着我失魂望着端木澈那会,三两下就将我的衣物全部褪去,我回过神,抱臂站在原地,又惊又羞。低头却见端木澈已然步入浴池,池水荡漾在他的腰身,露出他宽厚的胸膛。他抬眼望我,神情慵懒,眸子幽深。他的臂膀微微抬起,伸向我,低语:

    “沁心,下来。”

    我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却听见一阵“哗然”水声,便被端木澈扣住了手腕拉入水中。慌乱间,我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脸不期然地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擂鼓般的心跳声阵阵传来。

    我还没站直身姿,便有一股温水“哗啦哗啦”地从我的头上淋了下来,湿发顺着水流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我紧闭双眼,屏住呼吸,忍住那猝然而来的难熬,犹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水流终于停止,我还来不及痛快呼吸,便见端木澈的手臂绕过我的肩膀,捧住我的后脑,双唇被他炽热地吻住,一股呛烈的液体流入我的口中,酒精的味道在我的口腔内肆虐流窜,流过我的喉咙如同火烧一般。

    我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他,趴在池壁上激烈地干咳起来,咳得满脸涨红,似乎要将整个肺都咳出来了一般。而端木澈就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我,俊美的脸上如同覆盖着三尺薄冰。

    碧波池水被我们搅得荡起了一阵阵涟漪,洁白莲花随着波面上下起伏。

    我不住地干咳,心里一阵冷笑,他这是在向我发泄心中的愤怒,他这是在惩罚我吗?如果是的话,那可真是抱歉了,他用错了方法,我不是伊沁心,我是姜凌安!

    咳嗽终于消停,我怔怔地喘气,胸口起伏不定。我平顺了呼吸,转过身,昂起头,无所惧怕地回视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淡笑:

    “皇上,您这会解气了没有?”

    端木澈没有搭话,眉头微蹙,幽暗的双眸不动波澜地锁紧我。

    我嘴角微扬,踏在白玉珠砌成的池底,慢慢地朝着端木澈走去,双手勾上他的脖子,贴近他的脸,低迷地说道:

    “想洗去我身上哪个男人的气息啊?端木流云?暮子铭?还是无霜?”

    端木澈的嘴角抽动了几下,眼眸布上一层薄雾,那是他发怒的迹象。

    我的笑容更深了,嘴唇划过他的嘴角,靠着他的耳朵说道:

    “那您可得抓紧了,别还没洗干净,又被其他什么男人给弄脏了!”

    “住口!”端木澈一声怒吼,内力失控,轰地一声将池水炸开,激起五尺高的水柱。

    “住口,住口!沁心不脏!”

    我身形一晃,跌入水中,三尺长发随着池水朝着四周荡漾开来,犹如黑莲在碧水中盛开。

    我掠开额前的头发,对上端木澈的愤怒,咯咯直笑,笑得嘲讽。

    “脏就脏了呗,您嫌弃有我这样的皇后大可将我罢黜打入冷宫。”

    端木澈的身子一顿,眸子中的激怒褪去,脸上浮上痛苦。他走到我的身旁,半蹲在我的面前,扶起我的肩膀将我紧紧抱住。

    “我怎么会嫌弃沁心?我没资格。”

    面对端木澈的转变,我一阵错愕,嘲讽的笑不由得褪去,怔怔地被他抱着。

    “我只是在恨我自己,纵然我赢得天下,却连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我的这份恨不知如何发泄,搅得我日夜难熬……对不起,沁心,对不起……”

    “你……”我迟疑出声。

    这个一脸痛苦呢喃的男人,是那个笑得慵懒华贵,冷眼傲视天下的端木澈吗?明明是他在伤害我,为什么我却觉得刚刚我深深地伤害了他?

    浴池内,两人不再说话,只剩下“哗哗”的水声,伴随着疯狂的心跳声,阵阵地传入耳内。

    良久,端木澈起身,拿起一旁的黑袍披在身上,将我提出水面,擦干我身上的水汽,为我披上一件朱红纱衣,动作轻柔仔细,随后,他拉着我的手转身往内殿走去。

    “你……带我去哪?”我看着他宽厚的背,低声地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没有回头,声音沉稳,有点低哑。

    我任由端木澈牵着我的手,赤脚踏着白玉石地面,踩在他同样赤脚走过遗留下来的水印上,跟着他,望着他的背,在折射着华光的宫殿内静静地走着。

    “到了。”端木澈带着我停在一扇雕花红木门前。

    我抬头,看到端木澈坚毅的侧脸,一阵错愕,是烛光的缘故吗,我似乎看到他的耳垂微微红起。

    “沁心,推门进去瞧瞧吧。”

    我双手拂上红木门,轻轻一用力,门“昂——”地开了,满屋子的喜气逼面而来,我跨过门榄,踩在红色地毯上,摸着低垂而下的红色绸缎,越过贴着喜字的红木香椅,停驻在金花雕刻的红床前,鸳鸯戏水的红枕,龙凤呈祥的锦红云棉被,一件件事物,都昭示着布置者的用心。

    我一阵哽咽,眼泪不由得落下……

    端木澈在我的身后环住我的腰,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地说:

    “我答应过你,等心愿完成后,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这里的每一样,都是我亲手布置的,本来想在登基大典后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

    端木澈声音亦随着我的眼泪变得哽咽:

    “还好,沁心又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了。”

    端木澈将我抱起,轻轻地放到那红得火热的喜床上,双手抚摸我的脸颊,黑色眸子里,亦是火热缱绻……

    --------------------------------------------------------------------------

    后记:

    泪奔哇!偶不素不更文,只素更文晚了哇,你们冤枉我!!!(眼泪,倾盆大雨~~~)

    555555,醉最近要签约,申请出版,所以在修文,恩恩,所以,以后更文滴时间估计是在晚上了,亲亲们都不要急哇!!

    如果没有什么要事要忙,醉醉素永远不会偷懒滴!!

    这么勤快滴人,没话说了,大家尽量砸票吧,哇哈哈哈哈~~~~

    PS:

    醉醉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让澈澈把沁心给吃了呢?

    要,还是不要?

    纠结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