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6章 心如刀绞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72  更新时间:08-09-20 17:2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龙凤花烛,相依而立,金光莹莹,红泪潺潺。

    端木澈衣袖一挥,花烛随风扑灭,仅存一缕袅袅白烟,迷迷飘散。房间顿失幽光,漆黑吞灭满眼火红,唯独端木澈的眸子在黑暗中幽幽发亮,绵绵柔情,静静凝望,足矣摄人心魂。

    “沁心……”

    他低声唤我,声音沉稳带着沙哑,呼吸有点急促,隐忍着痛苦,他拾起我的手,将我的手指一一吻过,我不由地闭上眼睛,低吟出声。他的大手在我的身上游走,隔着薄薄的纱衣,我能感觉到他掌心灼人的温度。

    “嘶“的一声,纱衣被他撕开,随手扔到了地上,指尖的力道犹如鹅毛般轻轻刷过我的肌肤,在他熟练的爱抚下,我身上泛起一层细密的疙瘩。

    室内的温度急剧升高,迷离的熏香在房间里肆意的蔓延,逐渐变得敏感的我,随着他每一次的抚摸而娇喘不已,端木澈低吼一声,捧起我的脑袋,吻灼热地落下。

    牙齿与牙齿的碰撞,舌尖与舌尖的交缠,将肆虐的激情燃烧得更为疯狂。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埋首在我颈部吐纳着热气,残存着最后一丝理智,哑着声音在我的耳边问道:

    “可以吗……沁心……可以吗……”

    我睁开迷离的眼睛望着端木澈,望着这个说要伴我看尽天下的男人,第一次觉得他的爱是如此的炽热疯狂,几乎将我整个人都融化。

    我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上他的嘴角,随即便被他激烈地回吻,黑袍慢慢卸下。

    身体被端木澈缓缓抬高,下腹被一股灼热抵住。

    我缓缓闭上眼睛,心想,就这样吧,这样就好了,爱人,被人爱,是我一直想要的幸福……

    恍惚间,一双冷清的眸子在我的脑中闪过。

    木晟……抑或是……暮子铭?

    我已经难以辨别。

    我只看到,那双月色般冷清的眸子里,深藏着的一抹不能言说的悲伤,我的心被刺痛了,昔日的言笑晏晏,成了今日的痛苦挣扎。我的脸上浮起恐慌,睁大眼睛尖叫出声:

    “不要——”

    我用力地推开端木澈,激烈的动作让我不由地撞上身后的浮雕床栏,痛得我顿时眼冒金星。

    我摸着发痛的后脑,吃痛地睁开双眼,一张错愕受伤的脸映入眼帘。

    “澈……对不起……我不能……”我无法直视他的眼睛。

    “为什么?”端木澈垂下眉眼,低声问道,嘶哑的声音在漆黑宁静的房间里,繁衍出一种深刻的悲伤。

    我忍不住哭了,我知道,我又伤害了他,伤害了这个骄傲的男人。

    面对我无声的哭泣,端木澈一身的怒气无处发泄,一拳重重地捶在绣着龙凤呈祥的被褥上,锦被破裂,龙凤分离,雪白的绒毛冲出被褥,在漆黑的房间里绝望地飞舞。

    白色绒毛缓缓飘落,落在端木澈萧然垂下的肩膀上,他的声音幽幽响起:

    “沁心,你对我的爱已经淡薄得如同一缕青烟了,是吗?”

    我不住地摇头,想告诉他并非如此,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端木澈淡笑,笑容苦涩而又寂寞:“怎么办……我对你的爱却是与日俱增呢……”

    端木澈的眼眸逐渐幽深,他仰面吐了一口气,焦躁地拂了一下额头的碎发。

    “沁心,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为一个女人,如此疯狂……当年父皇赐死母,变得疯疯癫癫,我便发誓,此生要绝情绝爱。然而,我错了,沁心,我错了……”

    端木澈抬起头,一把拉过我的手贴在他的心房,剧烈的心跳在我的掌心擂鼓般地震动。

    “我遇见了你,我会心痛,会嫉妒!我恨不得将那些觊觎你的男人全部杀光……我会恐惧,会害怕,我怕你离开我,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高处,孤独地看尽天下……”

    端木澈的声音嘶哑,眼中苦楚弥漫:

    “当日,你被端木流云扣押在皇宫,我每日噩梦频频,吞噬着蚀心的痛,发誓要将你夺回身边;你被打入山崖,我发疯了似的在大雨中寻找你……当我想到这个世上可能没了你,我再也不能看到你的笑,再也不能听到你低声的呢喃,再也不能拥抱着你,世界是如此的绝望……什么宏图霸业,什么一统天下,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你……”

    掌心被他更加用力地抵住心房。

    “我的心,你可明白?”

    “我……”

    我尚未出声,便被端木澈一把捧住了脸蛋,他的额头紧紧顶在我的额头上,似乎恨不得将他脑中所有的想法传递给我,他浑厚的鼻息划过我的脸颊,狂热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爱你,我爱你啊,沁心,你听到了没有,我爱你!”

    此刻的我,早已经泣不成声,我的手摸上他的脸,口中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

    “澈……澈……”

    第一次, 他的心就如同他的名字那般,如此的清澈,离我,亦如此之近。

    我想拥有那颗心,拥抱那颗心,温暖那颗心……

    然而,越是那样,那双冷清的眸子,越是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端木澈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提到他的面前。

    “沁心,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你在犹豫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毅然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撕心裂肺说爱我的男人。

    “如果……我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这里是命运的使然,是使命的召唤,你信吗?”

    端木澈望着我,眸子暗了下来,我不由得苦笑,果然,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会相信……

    端木澈的嘴角扯动了几下,最终淡淡地问道:

    “什么使命?”

    “寻找一个人。”

    “谁?”

    “我心爱之人。”

    “你找到了吗?”

    “是的。”

    “是谁?”端木澈的眼中划过期盼。

    我别过头,忍着心痛咬牙回答:“不是你。”

    房间内一片安静,莫名的情绪在不安的发酵,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刺耳。

    凌乱的床榻开始晃动,头上传来衣服的窸窣声,我抬头,只见端木澈起身披上黑袍,跳下床榻,僵硬着身子,摔门而去,离开前,他停在门口背对着我,静静地低语:

    “你曾亲口告诉我,你说你对我的爱永远不会动摇,你说你是一棵树,只能扎根在我的心里,才能存活下去……沁心,你说过的话,都忘了吗?还是,是我太蠢了,一个人在那边傻傻地信以为真?”

    门“砰”地关上了,阻隔了我的哭声,也阻隔了他无尽的悲伤……

    ----------------------------------------------------

    端木澈靠着紧闭的朱门,捂住发痛的胸口,脸上痛苦纠结。

    他从来没想到,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开口说爱,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

    果然,爱,不该奢望的……

    心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

    他咬牙,双拳紧握,强悍地忍去万蚁蚀咬般的绞痛,缓缓地站直了身姿,他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收敛起失控的情绪,慢慢地,眼神变得慵懒,神情变得淡漠。

    他,不再是那个向心爱之人痛苦地传递爱意的男人……

    他,是一个主宰世人生死大权的至尊帝王……

    他,可以柔情刻骨……

    他,亦可无情无义……

    他转身大步离去,黑色的长袍划了一道凛冽的弧线,伟岸的背影孤傲依旧。

    一句话被他冷冷地丢在了风里:

    “会让你离开我的那个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摧毁。”

    ----------------------------------------------------------------------------

    后记:

    写了一点点H,流了好多好多鼻血,唔——我拿纸巾擦擦先~~~~感慨,色女难当~~~泪奔~~~

    澈澈,哎,我滴澈澈,你怎么被我塑造成这么具有争议性的男主,

    爱你滴人爱的要死,恨你滴人亦恨的要死~~您节哀顺变吧~~~

    醉醉明天要去面试了,所以可能无法更新,跟亲亲们请一天滴假,望批准~~~

    广告时间:

    拿票票砸醉醉,飞一样的感觉!今天,你砸了吗?

    o(∩_∩)o。。。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