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4章 其心飘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70  更新时间:08-09-18 13:2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山洞内的温度急剧下降,空气冷凝,让人窒息。

    在端木澈冰冷的注视下,我的每根神经都意欲咆哮,身心,无所遁形。

    “端木澈,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为了救……”

    “你该称呼我皇上,沁心。”端木澈的声音不急不缓,生生地将我的话打断。

    我苦笑,前些日子还让我唤他名字,今日却是这样,看来他被我气得不轻啊,平静的表情后面藏着的却是狂风暴雨。

    我微微仰起头,看着眼前全身泛着寒气的男人,淡笑:

    “是的,皇上。”

    端木澈平静的脸似乎纠结了一下,黑眸笔直地看着我,欲要将我看穿。良久,他叹了一口气,跨步走到我前面,至始至终都未曾看我身旁的暮子铭一眼,只是单膝跪下,拾起一旁凌乱了一地的衣服,沉默地为我穿上,他的动作不太温柔,甚至有点粗鲁,与他脸上淡漠的冰冷格格不入。

    待衣服穿好后,他一把将我提起,拉着我的手转头就走。

    “等等……”

    我回头看着暮子铭,此时他已然披上单衣,扶着洞壁缓慢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身形不稳,摇摇欲坠。他望向我,眼眸幽深,当我被端木澈拉走的时候,他脸上的痛苦愈发的明显,他的嘴唇动了几下,最终没有唤出我的名字,他的头慢慢地无力垂下,漆黑的头发遮住了他半张脸,只见他紧咬着牙关,沉默地将所有的痛忍下。

    他总是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忍受一切,为了他十年的仇恨……

    我心里直冒酸,正欲跑去他的身边,人却被拉了回去,手腕上的力量不断加重,几乎要将我的手骨捏碎。

    “沁心,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我回头对上端木澈的眼睛,心中一凛,那双眸子里,已然升起一股杀气。

    正在我浑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外面传来一股骚动。

    “无霜公子,皇上有令,谁都不许进……唔哇——”

    话还没说完,那人已被无霜一掌打飞至三丈外,无霜淡淡地望了倒地的侍卫一眼,冷面如霜。没有先于端木澈找到沁心,已经让他心中极度不爽,现在又出来几个拦路的小喽啰,简直自寻死路!无霜冷哼了一声,朝着山洞大步而去。

    “沁心!”

    青色身影翩然而至,一如往日,风华绝代。

    “无霜。”我低唤。

    无霜看到我,脸上浮上欣喜,身形一闪,飞至我的身旁,他冷冷地扫了端木澈一眼,手一挥,拍掉端木澈拉住我的手,夹进我们中间,双臂一展,青色袖袍在半空舞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已然拥我入怀。

    “太好了,沁心,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感受到无霜的喜悦,我心中一阵激荡,能被人如此关心着,我是何其幸运?

    我淡笑,笑容在透过无霜的肩膀,看到他身后的端木澈后,骤然冷凝。

    端木澈此时已经黑云罩面,眼中杀意犹盛。

    我慌忙道:“无霜,我没事,你快去看看暮子铭,他伤的很重。”

    无霜的头微微抬起,看来暮子铭一眼,冷哼道:“如此心口不一之人,活该受罪。”

    我一阵错愕,急忙道:“你先放开我。”

    “好。”

    无霜如期地放开了我,双手转至搭在我在肩膀说,将我往前一拉,对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眸中深情缱绻。

    “沁心,你就不要回木琉国了,我带你走。”

    “颜无霜,你好大的胆子!”端木澈终于忍不住一声怒吼。

    无霜转过身看着端木澈,眉梢微扬,嘴角翘起淡淡的弧线,笑得一无所惧:

    “你可以试试我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没有人能从我的手中将沁心带走。”

    “哦,是吗?你的武功不及我,你手上的那些虾兵蟹将更是不堪一击,你拿什么阻止我?”

    闻言,端木澈原先阴鸷的脸上慢慢地浮上笑容:“我不需阻止,因为沁心爱的人是我,她不会跟你离开。”

    端木澈的话就像一块石头,将平静的水面打得波光四射。

    无霜的脸色大变,如被人痛击中软肋一般,说不出话来,而不远处的暮子铭,亦是身形一震,脸色更加的苍白。

    我怔怔地望着端木澈,他亦回视着我,眼中有着坚不可摧的自信。

    是的,端木澈是个何其骄傲的人,他拥有力量,权势,财富,乃至整个天下,他更加拥有一颗独爱一人的心,所以他有足够的自信,他所珍爱的那朵鲜花,会永远为他开,为他败。

    这样的端木澈,让我移不开视线。

    “沁心,你别被他蛊惑,难道你为他受的苦还不够吗?”无霜的神情不再张狂,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绝美的脸上仅剩孤独的柔情:“跟我走,我带你游遍各国山水,从此琴瑟和弦,看尽天下!”

    我的神情一阵恍惚,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啊,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就在一个月色迷人的晚上,就在一片波光粼粼的镜湖之上,他当时的表情何其认真,而现在,是否一如往日?

    抬头,只见端木澈也失神了半响,脸上神情一直在变,温柔,痛心,愧疚,痛苦……全都快速地一闪而过。最后,他深深吐了一口气,平稳了奔走的情绪,下巴微扬,朝我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修长的五指微微弯曲,似乎在向我迷离召唤。

    “沁心,我们回家。”端木澈漆黑的眸子闪过祈求。

    端木澈永远是端木澈,就算是在求人,也永远神情倨傲。

    我不由地朝着他走了两步,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激烈的咳嗽,我全身一阵激凌,如梦初醒。我转过身看着那张酷似木晟的脸,心中顿时纠结。

    回过身的我,没看到端木澈眼中闪过幽深的寒流。

    我突然觉得十分疲惫,上天对我开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让我爱上一个人,却不是我生死纠缠想要寻找的人……

    笑,变得淡薄;恨,无处可寻;爱,从此浮华……

    我茫然地站在山洞的中间,不知道该走向何方,犹如我这段迷茫的感情,飘渺地游荡,没了归宿。

    此时,一个红色的身影跑入洞内,越过所有的人,奔向角落那个摇摇欲坠的白色身影旁。

    “夫君!!”来人娇呼,脸上已是眼泪涟涟。

    “清云……你怎么会在这?”暮子铭虚弱地说道。

    “清云昨个儿得知夫君落下悬崖,心中焦苦难安,苦求皇上,才得以一同前来寻找,呜呜呜,夫君,清云好担心你啊!”张清云哭倒在暮子铭的怀中。

    暮子铭的手无措地搭上她的肩膀,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安慰,口中念道:“没事了,不要担心……”

    我的手臂无力地垂下,被端木澈骤然拥入怀中,拦腰抱起,往洞口大步离去。

    离去前,我在暮子铭眼中看到一晃而过的焦急,我将脸深深埋在端木澈的怀中,闻着熟悉已久的熏香,我不停地告诉自己,他是暮子铭,不是木晟,是的,他不是……

    马车颠簸地驶着,红缎软帘随风微微晃动,香炉薄烟袅袅。

    我躺在雕花金塌上,枕着端木澈的大腿,疲倦得沉沉睡去,依稀间仿佛听到端木澈在我的耳边低语:

    “沁心,别想着离开我,任何能让你离开的事物,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摧毁,哪怕是一个人,一个城池,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

    ---------------------------------------------------------------------

    后记:

    呜呜呜,某醉现在变成一更,就被亲亲投诉在偷懒,呜呜呜,亲亲们都素坏银,欺负一个名叫醉醉滴可怜人~~~

    某醉今天一大早起来更文,现在刚刚更好,感谢所有滴亲亲一路来滴支持,本来想另起一个章节写到杂七杂八里,怕说多了显得太矫情,只好在文文滴最后,用只字片语,将千言万语道尽,谢谢大家~o(∩_∩)o。。。

    (偷偷滴加上一句,票票留言别落下哇~~)

    PS:

    至小天使亲,醉醉上次滴考试过了,今天接到面试通知,要去报道咯,还得谢谢你滴鼓励。

    好啦,醉醉准备出门了,耐你,我滴亲亲们~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