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3章 记忆复苏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12  更新时间:08-09-17 11:3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薄薄的雾如烟般弥漫,我置身在烟雾中一脸迷茫,远处白光闪亮的地方缓缓走来一个人影,光与影的变换让他的身影变得虚幻,他走到我的面前静静地望着我,他背后的白光太过强烈,他的脸反而看不真实。我依稀仿佛看到一股湿润从他的眼角流出。

    “为什么你忘了我,还爱上了别人?”他的声音充斥着痛苦,犹如绝望的天空坍塌了整个世界。

    “你是谁?”我揪心地问道,看着他,有种很悲伤的感觉。

    “你忘了我……你爱上了别人……为什么……为什么……安安……”

    安安是谁?谁是安安?

    “你怎么可以忘了我,安安……”

    “你是谁,你是谁?”

    “我是木晟啊,安安……”

    眼睛骤然睁开,我望着岩石错乱的洞顶,脑中一片空白。

    梦中的悲伤还在隐隐触动着每根神经,山洞内的水声依旧“叮咚”响着。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失去,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很久了又突然回来……

    眼泪不断从眼中流出,顺着脸颊,流过耳角,一滴滴落入泥土内。

    我忘了他……我怎么可以忘了他?

    我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拂去万千星辰的顾盼,忍足日夜轮回的煎熬,都是为了来寻他,我怎么能把他给忘记了?

    我坐起身来,看到身旁正在昏睡的男人,立马捂住嘴巴,用力忍住了痛哭的冲动。

    他的脸色苍白,眉头微蹙,似乎正在做着令人不安的梦,那眉眼,那轮廓,甚至连那微微起伏的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我每一寸肌肤里。

    木晟,木晟,木晟……

    我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痛的感觉,在全身疯狂蔓延,一点一滴地渗透进骨子里,搅得我连同呼吸都变得锥心般的难熬。

    他明明就在我的身边,我却没找到他,他就在我的身边啊……

    我望着他,眼泪默默地流着……

    睡梦中的他开始愈发的不安,脸上出现痛苦的神情,额头虚汗如细针般冒出。

    “不要,不要杀他们……爹爹……娘亲……”他开始摇头呓语。

    “木晟……木晟……”我低声唤他,手掌慢慢地拂上他的脸。

    当我触碰到他脸颊的时候,滚烫的温度让我不由得抽回了手,我马上将手探到他的额头,额头的温度亦灼热得吓人。

    “好冷……好冷……”他嘴唇泛白,全身开始发抖。

    我马上拿起滑落在一旁的凤袍紧紧地将他裹住。

    雨天潮湿的山洞,让他的伤口恶化发炎,他已然起了高烧,额头滚烫得犹如火烧,而身体的却冰冷地如同落入冰窖。

    面对他生命低落的迹象,我慌乱,手无举措,我痛恨自己的无能。

    “好冷……好冷……”

    我紧紧地抱着他,双手不停摩擦着他的手臂,企图给他更多的温暖:“木晟,这样好点吗?有没有感觉好点?”

    他依旧浑身发抖,口中喃喃念着:“好冷……”

    我一咬牙,卸下衣袍,一件件覆盖在我们赤裸的身上,我在他的身旁躺下,将他拥入怀中。当触碰到他冰冷的肌肤时,我“嗤”地倒抽了一口气,忍住漫天袭来的寒冷,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伤口,将他紧紧抱住。

    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给他温暖……

    -------------------------------------------------------

    一道力量环住了我的腰,有点用力,扰乱了我的清梦,我不适地闷哼一声,然后睁开眼睛,不期然对上一个宽厚的胸膛。

    我错愕,随即记忆慢慢袭来,我纳闷,昨夜明明是我抱着他的,怎么一觉醒来,我却靠在了他的怀里?

    我抬头,看到一双幽深的眼睛,过于喜悦的我,没发现那双眼中透露的浓浓炽热。

    “啊,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覆上他的额头。

    他微微后倾,最终没有闪躲。

    “恩,烧退了,已经没事了。”我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满足地笑着。

    腰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将彼此拉得更为贴近,肌肤的温度正在相互渗透,心跳回应着心跳,鼓动得愈发激烈,我这才意识到两人此时都未着寸缕,姿势又十分暧昧,脸不由得发烫。

    我双手抵住他滚烫的胸膛,企图拉开两人的距离,躲开那擂鼓般撩人心动的声音,却最终被他更为用力地拥入怀中。

    “放……放开……”我红着脸低声说道。

    腰上的手臂如期地放开了,我正欲舒气,却被人按住后脑勺重重地往上一提。

    “唔——”一个吻激烈地落下。

    舌尖的缱绻带着湿润温热,是我万般熟悉的感觉。

    是啊,木晟都是如此吻着我的啊……

    我的双臂不自觉地环住他的脖子,忘情地回应他。

    他的身子顿了一下,吻变得愈发的激烈。

    良久,他放开我,两人已然气喘嘘嘘,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嘴唇滑过我的嘴角,落到下巴,又沿着颈部的弧线慢慢上滑,舐舔着我的耳垂,一种苏苏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肌肤不由地泛起了细密的疙瘩。他呼出的热气微微地吹过我的耳朵,意识逐渐涣散,他靠着我的耳角,忘情地念着我的名字,声音低哑。

    “沁心……”

    我身子立马僵硬,如被人泼了一盆冷水,顿时从天堂落入地狱一般。

    沁心……沁心……他唤我沁心……

    在他眼中,我究竟是谁?

    我不是伊沁心,我是姜凌安啊……

    羞愤的泪水从眼中不断滑落,我用力地推开他,对上他错愕的神情。

    此时,外面传了一阵骚动。

    “皇上,那里有一个山洞!”

    声音刚消,便有一个人影快速地跑了进来。

    “沁心!”来人扬声呼唤,夹杂着焦急与期盼。

    待看到洞内的情形后,那人不由得愣在洞口,原先狂喜的神情逐渐褪去,错愕,痛心,难以置信,最终阴翳慢慢地遮盖整张俊脸。

    “端木澈……”我低呼出声,马上抱起衣物遮在胸前。

    我静静地看着站在洞口的男人,他的头发凌乱,落下的垂发湿润地纠结,脸色透着铁青,眼角夹杂着疲惫,华贵的黑袍亦不再工整,领口凌乱敞开,裤脚与鞋底皆已湿透沾满泥泞,似乎在大雨中奔走了一天一夜。

    他,是在焦急地寻我啊……

    “端木澈……”我凝望着他,凝望着这个曾经让我爱得疯狂的男人,一阵愧疚感油然而生……

    端木澈微微侧过头没有看我,只是对着身后厉声喝道:

    “全都给朕退至十丈外候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遵旨!”洞外传来一阵退离的脚步声。

    端木澈回过头,慢慢地走进山洞,朝着我们走来。

    他静静地站在半丈前,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们,眼眸漆黑森冷,犹如严冬寒冷的雪夜,刮过一阵激凌的冷风,让人全身刺骨。

    -------------------------------------------------------------------------

    后记:

    哇哈哈哈哈,沁心大姐,不,安安大姐,你终于恢复记忆了,搅得醉醉真是肝肠寸断啊!!

    木晟滴前世不是澈澈,貌似会有好多人要来PIA醉了,不过大家表急哇,沁心那头小麋鹿最终死在谁手里还未知呢!因为大家不知道醉今生篇滴构思,今生篇里可素。。。哇哈哈,不说,还是不说。。。(某醉无良滴狂笑)

    昨天看到小天使和小魔滴留言,让我乱感动了一把,有你们真好,还有支持我滴大家,感动。。。说不出话来了,脑中词汇严重匮乏中。。。

    广告时间:有票票,一切皆有可能~~~~~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