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二 英雄自古风流  第62章 沉默之爱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79  更新时间:08-09-15 19: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我站在洞口看着外面漫天而下的大雨,心中郁结,回身看到暮子铭靠壁坐着,双目半闭浅寐,头微微低着,倾泻而下的头发在他英俊的脸上投射出一层淡淡的阴影,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

    天色越来越暗,洞内的光线慢慢暗淡下来,我的心中浮起一阵恐慌,我走到暮子铭身旁,挨近他坐着,黑暗中,只有他能让我依靠。

    此时,原本黑暗的山洞幽幽亮起,抬眼一望,却是不知何处飞来的一群萤火虫,漫布在半空中,犹如夏日的夜空,星光璀璨。

    我摇晃着暮子铭的手臂,一脸兴奋:“你看!是萤火虫啊,好漂亮!”

    暮子铭睁开眼睛,淡淡地瞥了一眼洞内的莹莹闪光,随即怔怔地望着我不语。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便低头不再说话,山洞内再度陷入了沉默。

    时间和着外面滴答的雨声,慢慢地流逝,漫天飞舞的绿光,点缀着迷迷的黑夜,人愈发的清醒,而发呆成了唯一的消遣,终于,我忍不住说道:“暮子铭,陪我说会话吧!”

    “好。”暮子铭眼睛微微眯着。

    “聊什么?”

    “随你。”

    “那你给我讲故事吧。”

    回答我的是一片沉默。我扁扁嘴巴,就知道暮子铭此人冰块一个,没情趣。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却听见他低沉的回答:

    “好。”

    我笑得一脸开心,马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洞壁,美美地期待着从暮子铭口中讲出来的故事。

    山洞内十分安静,只有洞外的嗒嗒雨声依稀传来。幽幽的绿光照得暮子铭那张俊脸忽明忽暗的,他的声音在山洞内幽幽地响起: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的父亲是个大将军,是人人敬仰的英雄,他的母亲温柔善良,虔心向佛,不忍踩死一只蚂蚁,他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弟弟,他们一家四口过着幸福的生活。小男孩喜欢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听着父亲说,男儿应当志在四方,保家卫国。他也喜欢靠着母亲的背,静静地听着木鱼敲打的声音。弟弟时常会被人欺负哭红了鼻子,然后他就会带着弟弟把欺负他的那些人全部痛揍一边,后来,他开始讨厌弟弟,他觉得弟弟很懦弱,一点也不像父亲和他。8岁那年,他被一个世外高人视为奇才,收去做了徒弟,离家那天,弟弟哭得让他心烦,他扭头就走,没理会背后一直哭喊着‘哥哥’的弟弟。14岁那年,男孩回到家,爹娘开开心心地为他开宴洗尘,长大了的弟弟羞羞地站在一旁,满眼崇拜地望着他,他淡淡地对弟弟寒暄了几句,也没去在意弟弟脸上失望的神情。”

    暮子铭的脸变得恍惚,不像是在讲故事,却是像在回忆自己的童年一般,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莫名地揪痛。

    “后来呢?”我轻声地问。

    “后来。。。”暮子铭的声音微微颤抖:“后来,他们一家人全都死了,只有男孩一个人活着。”

    “啊?怎么会这样!?”

    暮子铭的拳头不自觉地紧握,抬眼看向远处继续说道:“那天晚上的风吹得肆虐,一个男人带着一群侍卫闯入他家,个个手上拿着霍霍长刀。父亲慌忙间将他藏到房间的暗阁里,匆匆地交代了他真正的身世,而那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他透过暗阁的细缝,看到父亲叫弟弟快跑,喊的却是他的名字,他想冲出去,门却被反锁,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弟弟代替他被乱刀砍死,弟弟躺在血泊中望着他,嘴唇无声地在动,他看懂了唇语,弟弟说,哥哥别怕,这次我来保护你。。。那个一直被他轻视的弟弟,那个崇拜着他的弟弟,那个盈弱的弟弟,那个爱哭的弟弟,为了保护他,挨了数十刀也没有流一滴眼泪,至死都没说出自己是谁。。。爹爹被杀了,娘亲被那群禽兽玷污后也被杀了,家里所有的人都被杀了,只有他一个人还无耻地活着,他在暗阁里疯狂地拍着石墙,疯狂地哭喊,心一点点地变为冰冷,他恨这个世界,恨自己的无能,该死的是他,死的为什么不是他?是他害死了大家,他是罪魁祸首!!”

    “不,他不是!”我大声反驳,忍不住泪流满面,我,为他心痛,这就是他冰冻感情,素来冷面的原因啊。。。。。。

    “他是!”

    “他不是!”

    “他是!!!”暮子铭的脸痛苦地纠结,拳头疯狂地砸向地面。

    我急忙抱住他受伤的手臂,鲜血早已渗透而出,犹如他那颗早已淋漓的心。

    “暮子铭,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

    暮子铭停止了动作,静静地望着我:“是我的错,沁心,他们恨我,他们浑身是血地出现在我的梦里,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

    “够了,暮子铭,你已经自责十年了,真的不需要再这样了!他们不恨你,他们用生命保护了你,又怎么会恨你,他们是爱你的啊。。。若是他们底下有知,见你今日模样,定会为你痛心疾首!”

    暮子铭的眼中出现了迷茫,空洞地望着我,吃吃地问:“真的?”

    “恩!”

    猛然一用力,我被他拥入怀中,他将我抱得生紧,埋首在我的颈部,下巴抵在我的肩膀,声音颤抖:

    “沁心,我要报仇!”

    “好。”

    “我要那群畜牲生不如死!”

    “好。”

    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雨水渗透进山洞,在地凹处积成一滩潭水,发出“叮咚叮咚”的水滴声,而暮子铭就这样地抱着我,没再说话。

    时间随着水声慢慢流逝,我感觉到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唯独心跳声依然强而有力。

    良久,他慢慢地放开我,神情敛去奔走的情绪,已然恢复了平静,瞳孔的色泽也已淡去,眸子一如既往的冷清。他翻开我的手,在我的掌心写下两个字。

    “炙阳?”我困惑地问道。

    “风炙阳,我的名字。”

    “这名字真适合你。”我笑道。

    “沁心是在取笑我吗?”暮子铭淡笑,显得苍白无力,而眉梢依旧风华点缀。

    “不,我是真的这么认为。虽然你平日不苟言笑,但是你的内心却是炽热如火,可比正午当空的炙阳。”我一脸认真。

    暮子铭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我,静静地。。。

    我身子微微后倾,靠着洞壁,掩饰被他看得发慌的心,佯装随意地问道:

    “对了,你后来怎么来木琉国了?”

    “当年,我被关在暗阁里两天后,一个自称是我亲生父亲的男人打开暗阁的门,他对我说:我现在无法保护你,你快逃吧,有多远逃多远,别再回来,等你变强了,强大到足矣夺取你想要的,保护你喜欢的,到时候,再回来。。。”

    “啊,他为什么不能保护你?他是。。。”我吃惊说道,他是一国之君啊,难道连保护自己孩子的能力都没有吗?

    暮子铭淡淡地回答:“风璃国的统权一分为三,外戚,士族权势极盛,皇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至高无上。”

    “无霜是风璃国士族之后?”

    “是的,士族各大家族以颜家马首是瞻,无霜正是颜家公子,未来颜家的主人,他虽为风辄昔的谋臣,风辄昔却畏惧他三分,极力拉拢他。”

    “这真是太好了,有无霜助你,你就可以安枕无忧了!”我一脸高兴。

    面对我的笑逐颜开,暮子铭的反应十分平淡,他望着我,一脸若有所思,随即淡淡地应了一句:“是啊。”

    空气凝结,两人便不再说话,我靠着墙壁,困意慢慢袭来,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迟疑地问道:

    “你,当初为何不顾生死随我跳崖?”

    “救了你,端木澈就会欠我一份人情,自然会更加尽心助我复仇。”暮子铭回答,声音平淡,不起丝毫涟漪。

    “哦,是这样啊。。。”

    眼皮渐重,我打了一个哈欠,带着莫名的失落慢慢地睡去,意识混沌间仿佛依稀听见暮子铭喃喃的低语:我想我是疯了。。。

    暮子铭望着那个沉沉睡去的女人,神情恍惚起来。

    “我。。。我想我是疯了,竟然不顾一切随你跳崖,忘了仇恨,忘了自己是谁。。。你究竟是对我施了什么法,让我对你如此着迷。。。”

    暮子铭的指尖慢慢掠过她的脸颊,脸上逐渐浮上痛苦:

    “为什么你忘了我?还爱上了别人。。。”

    他的痛苦如此深刻,却终究只能沉默,沉默得无声无息,一如,他对她的爱。。。。。。

    奔走的情感在孤独的山洞里肆意地蔓延,回应他的只有漫天飞舞的莹光,幽幽的,带着悲伤。。。。。。

    -------------------------------------------------

    后记:

    今日二更献上,换票票咯~~~感谢亲亲们一路的支持,好多留言看得我感动,有你们真好~~

    伊依亲亲为醉醉建了一个QQ群——68716211(醉梦寂寞),欢迎加入,来来来,一个个让醉醉抱着狂亲亲~~哇哈哈哈,醉醉色迷迷地飞来飞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