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9章 兄肥弟瘦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46  更新时间:08-11-13 04:4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乌云在天边翻滚,“轰”的一声雷响,将我的整颗心都惊起。

    我捂着胸口,抬眼看向那个黑袍华贵的男人,只见他抬头遥望狼烟翻滚的阴霾,神情变幻莫测。

    “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端木流云低语,回头望我,星目深深沉沉,“当年朕发誓,他日我若为天,定当建立千秋大业,一统天下。没想今日,心愿未了,反起同室操戈。人生若是如梦,还真是一场欢愉寥寥的噩梦。”

    “你……”我不知道他何故突然说出这番话来,只是在感慨旧殇往事,还是若有所指?

    对于我的惊慌失措,端木流云只是淡然一笑,清风闲淡,随后便在我的身旁坐下,握过我的手放在掌心漫不经心地把玩。

    “沁心,你知道兄肥弟瘦的故事吗?”端木流云淡笑,笑容浮上慵懒,竟与端木澈几分相似。

    我心头忐忑不安,懵然摇头:“不知。”

    “那朕说给你听,可好?”

    我点头。

    端木流云笑意深深浅浅,眸光冷冷清清。

    他缓缓道:“古时,天下大乱,寸草不生,饿殍满地,众人皆以人相食。有个人名叫孝,他的弟弟礼被饥饿的盗贼抓获,欲食之,孝闻之将自己捆绑至饿贼面前,说,弟弟礼久饿羸瘦,不及孝肥饱,请食孝而放礼。恶贼一听,大惊之余,为其所感,遂放二人。”

    我顿时戚戚然,不知如何是好,想必端木流云心中必定难受不已。不其然,他侧首一笑,笑容落寞夹杂着悲伤:“礼何其幸运,有长兄如此。奈何对朕而言,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春;兄弟二人不相容。”

    我俯首沉默,心中纠结煎熬,心痛的感觉,如浪淘沙。

    此时,陆德跪在三丈外,神情肃穆。端木流云慢慢敛去笑容,眼底覆上阴翳。随手一挥,陆德便颔首退下。

    端木流云站起身来,笑道:“沁心,朕有事先离去,一会儿便回来陪你。”

    我道:“流云,你若是忙大可不必来陪我。”

    端木流云摇头:“不,今日朕定要与沁心畅谈心事,把酒言欢至天明,沁心不会扫了朕的兴致吧?”

    我心中暗惊,今夜端木澈便会派人接我出宫,他若一直与我一起,叫我如何离开?

    我随即道:“流云,今夜恐怕是雷雨之夜,谈心应选个花好月圆之时,那才是不扫雅兴!”

    “沁心此言差矣,纵然风雨交加,你我相谈甚欢,亦可是良辰美景。”

    “可是……”

    “莫不是沁心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今夜与朕畅谈?”

    我心中一慌,脱口道:“是!你我男女有别,怕是有损我的名节!”

    端木流云错愕,随即大笑道:“原来如此啊,那又有何难?”说罢便揽起我的腰低头一吻,“沁心若是觉得此事为难,朕今夜就与你行夫妻之礼,明日便可封你为妃,一切水到渠成。”

    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满脸涨红地摇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端木流云抬手示意我无需多言,一脸我知你心意的表情,便大笑而去,徒留我一人在原地,哭笑不得。

    -----------------------------------------------------

    窗外雷声大作,雷雨迟迟不肯落下,翻滚的浓云犹如我此刻翻滚的心潮。

    “现在是什么时辰?”我问身旁的宫女。

    “回主子,现在已是酉时。”

    我心中暗暗思量,还有一个时辰,就到约定的时间了,而端木流云也快来了。

    我心一沉,咬牙道:“来人,备酒席,恭候皇上圣驾。”

    半刻后,满桌酒菜端放在大殿中间,我坐在案桌旁,盯着酒壶,心不由狂跳。

    “皇上驾到——”

    殿外通传声响起,便见身着九龙悬袍的端木流云大步迈进殿内。

    端木流看着早已准备好的酒宴,心中微微惊讶,沁心从不曾如此为他费心……待看到立在案桌旁笑得惶惶不安的女人,顿时百感交集。

    “沁心,你这是?”端木流云垂眉沉吟。

    “流云要与沁心彻夜畅谈,岂可无美酒佳肴?”我淡笑,心头捏着石头般沉重。

    端木流云嘴角一勾,“还是沁心想的周到。”说罢便大步一跨,在我身旁坐下。

    “你们都退下吧。”我对着殿内众人道。

    他们不语,静静低头,端木流云衣袖一挥,他们方才慢慢退出殿内。

    我回过身,只见端木流云双手放在案桌上,凝视着我,笑得一脸深意,眼中激流翻滚,讳莫如深。

    我被他看得愈发的不安,摸着脸颊迟疑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烛火摇曳,殿内暗影浮动。

    端木流云俊朗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微笑,笑容素来温和,“没事,只是觉得今夜的沁心分外美丽。”

    我尴尬地立在原地,手无举措。

    端木流云拉起我的手,引我坐下,一手托颔,一手把玩着我的手指。他拇指上的玉扳指似乎带着灼热的温度,在我的掌心烙下了印痕,我惶恐地抽回手来,他不甚在意,淡淡道:“沁心,你可还记得当日朕说过的话?”

    “什么话?”

    “朕说过,你永远不可负朕,你可还记得?”

    我颔首,不安却如同漩涡,无边扩散。

    “记得便好。”端木流云点了点头。

    我提起酒壶将酒樽倒满,随后拿起酒樽送到端木流云面前:“流云,请。”

    端木流云没有接过手,只是静静地望着我,眼底幽深,如秋夜深潭,波澜不惊。

    “沁心,你确信要朕喝?”

    我一怔,随即僵硬着脖子点头。

    端木流云笑容深刻:“那就让沁心喂朕饮下这杯美酒吧!”

    我双手一颤,溅出几滴酒水,在圆桌上荡漾开水印,我怔怔注视,心中起起落落。

    “怎么了,沁心?”端木流云困惑道。

    “没事,沁心却之不恭了。”说完,我缓缓地将酒樽送至端木流云的嘴边。

    端木流云静静凝视着我,慢慢地将酒饮下,我紧张地望着酒一点一滴地被饮尽,心中不安稍许放下。

    “果然是好酒!朕此生从未饮过如此美酒!”端木流云仰面大笑,随后一把扯过我的手腕,在我的掌心落下一吻:“因为这是沁心亲自为朕端上的琼浆玉液!”

    我尴尬地笑着,不时地为他倒酒添菜。

    端木流云脸上的笑越来越大,眼神也越来越迷离,半响后便昏睡过去。

    我站起来,看着趴倒在桌案前的端木流云,愧疚道:“对不起。”

    回应我的只有打翻的酒水溅落的声音,恰如泪下。

    我深深望了端木流云一眼,毅然地转身离去。

    雷还在天上轰轰响着,我大口地喘着气跑出墨阳宫,耳边响着端木澈的声音:

    “听着,沁心,墨阳宫守卫森严,我派的人恐怕难以进去,明晚戌时一到,你想办法离开墨阳宫,来北侧庭院假山后,我派的人会在那里等你,这是我给你的迷药,以备不时之需,切记,万事小心。”

    北侧庭院……北侧庭院……我心中只剩下这四个字,脚步快速地奔跑,风呼呼地从我耳边掠过,心跳剧烈地震动着。

    “呼——”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跑进北侧庭院的假山后面,果然有一个黑影立在那里,我大喜迎了上去:“你就是来接我的人吗?”

    对方没有回答我,只是架起我的手臂,便快速地带着我离开原地。

    “不对,这不是出宫的路,你走错了!”我说道,回过头待看清他的脸后,脸上血色尽褪。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