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8章 风雨欲来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95  更新时间:08-11-13 04: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端木流云走后,我茫然跌坐在案几前怔怔发呆,心情复杂,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已是暮入黄昏。

    脸上的红肿退下大半,说话不再那么的困难,然而整个人却突觉疲倦,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我问身旁的粉衣宫女:“你知道今日伊相国来找皇上都是为了什么事吗?”

    “启禀主子,奴婢不知。”小宫女低头回答,面部的表情很是麻木。

    早知道问了也白问,我无趣地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随意用了餐,觉得毫无胃口,便让她们把饭菜全部撤下。

    宫娥摇曳着曼妙身姿,步步如莲花绽开,空气中弥漫浓郁的芬芳,纱灯逐一点亮,金黄色的光幽幽地照亮房间,温暖却寂寞。

    挥退了众人,我只身一人孤零零地站在空荡的宫殿中间,心中茫然。

    我低声浅问:“王爷,你在吗?”

    一转身便被拥入一个宽厚的胸膛,闻到熟悉的味道,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心中的疲倦稍得舒解。

    “王爷,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鼻子微微泛酸。

    端木澈稍许沉默,半响后回答道:“沁心,明天晚上我就派人接你出宫,你再忍耐一下。”

    我问道:“你不亲自来接我吗?”

    “我也想,但是我还有要事,我不能……沁心,抱歉。”

    我默然,心无声抽痛,无力漫天袭来。

    我不该奢望,成为他的第一……

    我摇了摇头淡淡道:“不,沁心不在意。”是的,我不在意,我告诉自己。

    “沁心切记,明天晚上一定要逃出皇宫,就算出不去,也要躲起来别让任何人找到,尤其是端木流云。”

    “为什么?”我不解。

    “明天晚上,皇宫即将大乱。”

    闻言,我的心骤然一惊,却听端木澈继而道:“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王爷,你会有危险吗?”

    “我答应你,一定会平安地回来见你。”

    我沉默半会,迟疑地问:“那……他会死吗?”。

    “他?”端木澈松开我,神情复杂:“端木流云?”

    “恩。”我俯首不敢看他的眼睛。

    “沁心,我问你,如果我跟他只能有一个能活下来,你希望是谁?”端木澈的眸子定定落在我的身上

    我身形一顿,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久前,端木流云也这样问过我,就连眼神,语气,姿态都是何其的相似?

    只是端木流云的脸似乎更加的苍白,如同失去世界一般……

    面对我的沉默,端木澈的眼底幽深沉沉,失望,痛心,瞬息而过。素来慵懒的眸子难掩怒意。

    怒意逐渐消褪,仅留下遮掩不住的痛,“沁心,因为他,你对我的爱动摇了吗?”

    我骤然睁大眼睛,摇头道:“不,我的爱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动摇,我的爱根本不可能会动摇。因为我是一棵树,一棵只能把根扎在你心里才能活下去的树!”

    是的,我不会动摇,我告诉自己。哪怕我在端木澈的心中成不了第一,那又如何?他要天下霸业又如何?他要端木流云死,又……如何!只要他爱我,我也爱他,这便足矣!

    端木澈静静凝望着我,脸上坚毅的轮廓顷刻间柔软。

    “好,沁心,记住你今日说的话,你是我的妻子,是我要相伴一生的女人,冬雷可震,夏雪可飘,而你的心,绝不可动摇!”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沁心……”

    端木澈紧紧将我拥住,恰如我们的心,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

    隔日,城郊外,金安寺。

    鼎盛的香火缭绕着层层白烟,弥漫着整个佛堂,一尊金身神像手掌朝前,满眼慈悲地望着众生。

    神像前立着一个白色身影,翛然负背伫立,抬头仰望神容。

    氤氲烟雾,朦胧着他的背影,失去了几分真实。

    端木澈走进佛堂,走到他的身旁却不曾看他,也学着他负背而立,抬头仰望。

    端木澈淡淡道:“没想到你还会求神拜佛啊。”

    暮子铭纹丝不动,回答道:“只要一来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很平静,虽然我并不是虔诚的信徒。”

    端木澈微微扬起眉梢,嘴角划出弧度:“我就不太适应这个地方,我不是那种会瞻仰神像的人。”

    “哦,那你为何会来这里?”

    “一时兴起吧。”端木澈的眼中涌过激流:“如果佛祖的一时兴起让我能再次夺回属于我的一切,那么,我就一定要感谢他。”说罢双手合十,朝着神像三拜。

    “这还真像你的风格。”暮子铭的神情肃正:“你该出发了吧?”

    “是的,军队如今已然暗中驻扎在京城三里外,只待夜幕降临,由你为先锋大将,率兵攻城。”端木澈微微一滞,继而道:“端木流云在京畿处有八万精兵,攻下皇城也绝非易事。”

    暮子铭道:“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堵住城门,断绝水粮,不出十日,皇城自然不攻自破。”

    “但是端木流云还有驻守在青龙山的五万骁骑大军,赶到京城只需三天时间。”

    “所以你率领两万精锐部队在通往皇城的道上伏击他们,然后变装成他的骁骑大军来京解围,等端木流云中计让你进城,我们就可以来个里应外合,杀他个措手不及。”暮子铭素来冷清的脸上浮上了一丝红晕。

    “到时候,杀进皇城,夺下皇宫,登上金銮大殿,皆如囊中取物,易如反掌。”端木澈仰面大笑。

    “事成之后,别忘留你许诺过我的事情。”

    “放心,我一定会借你十万大军,助你登上风璃国的皇位,报暮家灭门大恨。”说罢,端木澈转身离去。

    暮子铭在端木澈的身后喊道:“你最好祈祷沁心能安全出宫,否则……我不会再让任何人阻扰我的大计。”

    端木澈停下脚步,微微抬起下巴,朗朗说道:“我的妻子,无需你担心。”话消,大步离去。

    暮子铭望着端木澈离去的背影,神情萧然落寞,身旁两侧不自觉双拳紧握,“你的妻子……明明是我先爱上她的,明明是我……”

    呢喃声压抑着痛苦蹒跚在整个佛堂的烟雾中,只有佛祖看到他的痛苦,满眼慈悲。

    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棕色人影,神情凝重,身形一闪,便化风离开,朝着皇宫快速地飞去。

    万里晴空逐渐布满浓浓黑云,天空狠狠低垂而下,昭示着——风雨欲来!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