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50章 血染夜色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08-08-29 17:1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一记雷电闪过,让我将那张脸看得愈发的清晰,那是张饱经沧桑的脸,岁月将风霜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脸上,却磨不平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此人竟是端木流云身边的贴身护卫,陆德。

    “你。。。”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陆德没有应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快速地朝着墨阳宫原路返回。风肆虐而起,将庭院的枝叶扫落一地,而我的心也逐渐一点一滴地往下沉。

    “启禀皇上,微臣已经将沁心主子带回。”陆德跪在殿门口说道。

    我推门进去,看到本应昏睡过去的端木流云端坐在案桌前,殿内一片狼藉,酒菜凌乱地砸了满地,守在殿门口的几个宫娥太监们个个脸色苍白,四肢不住地直打抖索。

    “滚!都给朕滚!”

    众人瑟瑟地颤抖着快速退出,我也正准备跟着出去,却被身后一记怒吼喝住:“站住,谁准你走了!”

    我回过身笑得苍白:“方才不是流云让沁心滚的吗?”

    端木流云站起来一掌拍在案桌上,桌子的四脚骤然断裂,整张桌子“啪啦”地瘫痪在地上。他大步朝我走来,一扫平日的温和,整张脸隐藏着狂风暴雨。

    “沁心,你让朕好生失望。”端木流云一把扯过我的手臂,将我拉到他的面前,贴着我的脸冷冷地说道,他的气息温热的还带着丝丝酒香。

    我想起刚才离开墨阳宫后一路的畅通无阻,顿时后生知觉,不由得苦笑:“原来流云早已知晓,是在试探沁心啊。”

    端木流云黑目眯起,含着森冷,那一抹痛心被他掩藏得深刻而又单薄,他的声音变得压抑:“若不是如此,朕怎知沁心狠心至此,可以毫不犹豫地喂朕喝下毒酒,可以走得如此决绝,没有丝毫留恋!”

    我神色大变,吃惊地说道:“毒酒?不,那只是普通的迷药!”

    “普通迷药?”端木流云仰面大笑:“好一个普通迷药!朕当日就是用这个普通迷药毒死皇兄,这么说,沁心可明白?”

    我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摇着头脸色更加的苍白:“不可能,不会的!”

    “若不是朕自小服食毒药,方才又及时服下解药,搞不好现在已经当场毒发,命丧黄泉了!”

    我望着端木流云,果然他的脸还泛着一丝铁青,双唇毫无血色,我的心中顿时仿佛被闷雷击中一般,痛苦不堪,我不敢再看那双寒冷揪着伤心的眼睛,低头闷闷地说道:

    “既知如此,你又何苦将毒酒饮下,你大可不必。。。”

    “沁心,只要是你给朕的,哪怕是穿肠毒药,朕也甘之如饴。”端木流云扣起我的下巴,逼着我直视他:“朕疼你,爱你,惜你,敬你,与你一直以礼相待,朕恨不得将天下瑰宝尽数呈你面前,只为博你一笑;为了你,朕可以不管天下人怎么想,也要封你为后,要你与朕一同共享千秋万载,只要你心中以朕为重,这便足矣!可是,伊沁心,你又是怎么对朕的?”

    端木流云的一字一句将我逼得无路可退,只能无助地摇着头,却听他又说道:

    “朕真是恨不得挖出你的心来,看看是什么模样,怎会如此铁石心肠。你用甜美的笑容,动听的声音欺骗了朕,你的誓言不会比露水更长久,你负了朕,你将朕的满腔柔情当作笑话,你将朕的一片真心全部践踏。。。伊沁心,伊沁心,你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怎么可以生得如此无情?你怎可负朕,怎么可以!!”

    端木流云按着我的肩膀疯狂地摇晃,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震动,而眼前这个男子的癫狂斥责,让我整个人痛苦不已,只能不停地说着“对不起”,眼泪止不住地宣泄而出。

    “对不起?”端木流云大笑:“你一句对不起你就可以将一切弥补?朕生平第一次相信天地有爱,第一次这么的爱着一个人,到头来换的却是如此下场,真是可笑之极,可笑至极!”

    “流云,你别这样。”话刚说完,便被端木流云打横抱起,朝着内殿大步走去。

    “你,要做什么?”我惊恐地问道。

    “做什么?”端木流云看着我,敛起暴走的狂怒,面无表情地回答:“朕对你以礼相待,你却毫不领情,朕又何必再做着谦谦君子。”

    “你。。。”

    整个人被他毫不留情地扔在明黄的床榻上,随后便见端木流云重重地压了上来,明黄的床单顿时泛出一条条凌乱的褶皱。

    端木流云将我的双手扣在头顶,反复地摩擦着我的脸颊,低迷地说道:“给你万千恩宠你不要,就别怪朕翻脸无情,既然不要做皇后,就做一个给朕暖床的下贱女人好了。”

    说罢,吻疯狂地落下,没有怜惜,没有柔情,有的只是如同野兽般的吭咬,衣服被凌乱地撕碎,冰冷的双手在我的身上不断的游走,手掌掠过的地方不由地竖起汗毛,那种感觉让我害怕极了,心中的恐惧像深渊一样不断扩大,我哭道:“流云,求你了,不要。。。”

    “不要?”端木流云从我的颈部抬起头,眼神灼热,滚烫的鼻息喷吐在我的脸上:“可是你的身体并不是这么说的,沁心。。。”

    “唔---”我骤然睁大眼睛,体内异物进入的不适感让我不由得闷哼出声。

    端木流云舐舔着我的耳朵低笑:“怎么,只是手指就受不了了?”

    我推开端木流云光裸的胸膛,不住地后退,哭着哀求道:“流云,不要,不要。。。”脚腕却被端木流云一把抓住托回到身下。

    “沁心,难道皇兄没教过你如何服侍男人吗?”端木流云居高临下地望着我:“放心,朕会让你觉得更加地舒服,舒服到从此离不开朕的身子。”

    说罢,端木流云缓慢地抬起我的大腿,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泪湿透了床单。

    突然,一阵轰响震彻了整个宫殿,凌乱的床榻都随着晃动了一下,端木流云停住了动作:“哼,开始攻城了吗?皇兄还真会挑时间。”

    我不敢置信地睁开眼睛看着端木流云,他,知道。。。

    “怎么,被我知道皇兄还活着让你很吃惊吗?”端木流云淡笑,脸上的红潮尚未退下,而眼中的温度却早已冷却:“说来还真是得感谢沁心。”

    端木流云放开我,站起来床侧俯视着我冷冷地说道:“为朕更衣。”见我迟疑,他扬起下巴轻挑眉梢:“还是说你想继续方才的事情?”

    我慌忙跳下床,拿起衣架上黑色的九龙纹袍,忍着赤裸的羞耻感,颤抖着双手为端木流云更衣,端木流云一直不语,沉默地望着我。等我终于为他穿戴整齐后,端木流云一把揽过我的腰身,俯首就是一个激烈灼热的吻,良久,他放开我低喘:“沁心。。。朕该拿你怎么办。。。”

    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端木流云的眼中闪过激凌,神情一变,一把将我推到在地,随后将一件粉色女衫扔到我身上,我慌乱地穿起衣服,听见端木流云对着外殿问道:

    “陆德,前方可曾传来消息?”

    “启禀皇上,张副将飞鸽传书,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已在五里坡成功劫杀伏兵,为首者是一个身穿白袍头戴面具的男子。”殿外,陆德恭敬地回答。

    我神色大变,心头跳得剧烈而疼痛,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端木流云看到我的反应泛起一丝冷笑,继续朗声问道:

    “哦,那男子现在如何?”

    “身首异处,血洒黄土。”

    “不---不会的----”我面色死灰,跌坐在地上。

    “沁心,你在哭什么?”端木流云走到我面前,半蹲而下,拭去我眼角的泪低笑:“反正此人已然死过一回,再死一次又有什么好值得难过的?”

    说罢拉起我的手大步地朝着殿外走去,陆德紧紧地跟随在他的身侧。

    “你带我去哪里?”

    端木流云回过头望着我,笑得温和:“带你去看看朕是如何整死你心中之人的余孽,让他们永远难以东山再起!”说罢对着陆德吩咐道:“备马,去北门城墙。”

    “微臣遵旨。”

    远处的轰响声再次响起,引发出了天边无数声雷鸣,血,即将染红夜色。。。。。。

    -------------------------------------------------------------

    后记:

    5555,终于更好了,为了满足小天使亲英雄救美和梦幻65亲风花雪月的要求,我滴脑细胞真是剧死啊~

    那段H文虽然很少,足足卡了我一个小时,人家还是边拿纸巾擦着鼻血边痛苦地码出来的,哎,梦幻65亲啊,为了你滴要求,害我不轻啊~~

    沁心被不是澈澈滴男人碰了,小伊伊看到了的话一定又要来抽我了,我得赶紧拿起锅盖速度逃窜~~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