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7章 一半的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28  更新时间:08-11-12 05:4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云层慢慢被风吹远,天空万里蔚蓝通透。

    半空飞来一个白色身影,袖袍飞扬,发丝飘逸,面具半遮的脸上扬着一丝浅笑,昭示着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他轻巧落于城郊外的废弃小屋前,摸着嘴角残存的温情,不由俯首浅笑。

    半响,他整理了情绪,随即抬头,漫步走进小屋。

    小屋似乎荒废已久,破墙残垣爬满了蛛网,杂乱的稻草堆放一地,积得厚厚的灰尘弥漫着岁月的风霜。

    他站在一道破了大半角的残墙前,静静地伫立,随后抬起右手,食指微微一扣,一记石子打中墙上毫不起眼凹点上,墙的另一侧便有一扇石门缓缓打开。

    他迈步走入石门,融入黑暗中,石门关闭,小屋内恢复原样,依旧破烂不堪,依旧毫无起眼。

    他在黑暗中拾阶而下,走在暗无边际的长廊上。他没有吹起火折,也没有点亮墙上的火把,只是在黑暗中昂首阔步地走着。

    有时候看清脚下的路,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

    长廊终于到了尽头,他推开横在眼前的一扇石门,步入房间。

    房间依然漆黑,他不甚在意,只是静静负手而立。白色的身影在黑暗中成了一个定点。

    半刻后,房间内的另一道暗门打开,一个白色身影应门而入,他亮起火折,点燃石桌上的油灯,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

    “你来晚了。”端木澈淡淡道。

    晚来的白衣人神色不动,一如深秋寒潭,波澜不惊,声音亦是冷冷清清:“避开端木流云派来监视的人,花了点时间。”

    “他还是那么谨慎,就连你新婚大喜也毫不松懈。”端木澈长袖一挥,嘴角微扬,“我还没跟你说声恭喜呢,二殿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就算我不娶张清云,也不会强求沁心……”

    话不及说完,便见端木澈神色一变,身形快速移动,闪过背后袭来的黑剑。黑剑在半空旋转了几下,在一个绝色男子翩然落地后,稳然飞回到他的手中。青色袖袍,划出完美弧线。

    “无霜,你这是做什么!”白衣人喝道。

    “暮子铭,你给我住口!枉费我视你为知己,不惜利用沁心助你完成大计,没想到你却是在利用我!”无霜的脸上浮上愠色,脸色显得愈发苍白。

    暮子铭轻皱眉头,嘴角扯动了几下,无奈道:“我从来没有利用过你。”

    “没有?为什么不将你的计划事先告之我?难道在你心里,我们自儿时的情谊都比不上这个人来得可靠?”无霜黑剑怒指端木澈。

    “无霜,不告诉你是为你好,日前在边境我便发现你对沁心用情过深,不想你为难罢了。”

    “闭嘴!你没资格提沁心!如果不是你们为了所谓的大计而不顾沁心,沁心就不会……”无霜声音哽咽,眼神一沉:“你们都给我听着,从今往后,谁若再伤沁心分毫,休怪我手中黑剑无情!”说罢拂袖而去。

    无霜走后,密室内陷入了死寂,空气一阵冷凝。

    低沉的笑声在死寂中荡漾开来,幽幽回响,竟显英雄丝丝寂寞。

    笑声持续了很久才渐渐消停,端木澈正身缓缓道:“无霜可真是个幸福的人啊……”

    “你想说什么?”暮子铭眉眼低垂。

    “从无家仇国恨,心中只有乾坤,仗剑少年郎,情意比天高!何其幸福的人啊,幸福得可真教人嫉妒。”端木澈摇头浅笑。

    “你……”

    “怎么,别告诉我你从未如此想过?无拘无束,做想做的事,说想说的话,爱想爱的人,你敢说不曾羡慕?”端木澈慵懒地扬起下巴,望着暮子铭的眸子失去了几分真实。

    暮子铭没有搭话,神情松动,眼中浮上落寞,他握紧拳头,很快又松开,眼神逐渐沉静:“人只有在变得强大以后,强大到可以夺取自己想要的,保护自己喜欢的,才有资格自由,才有资格说爱。”

    端木澈一愣,嘴角扬起,“哦——这种话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

    “废话少说,谈正事。”暮子铭别过头,在石桌前坐下:“十万大军明晚可达皇城之外,各方人马也已准备就绪,只待你明晚一声令下了。”

    端木澈眸光乍现,“如此甚好!”

    “如果端木流云不中计又该如何?”

    “不中计?那我们就等着全军覆没吧。”端木澈笑得随意。

    “你何苦冒这样的风险,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你可以再多等五日,时机便可成熟。”

    “不,我不可以等。”端木澈摇头。

    “是你等不了,还是沁心等不了?”暮子铭直视端木澈。

    端木澈沉默没有回答,暮子铭叹息:“你何时出发?”

    “明日晌午。”

    暮子铭站起来,轻抚衣角,随声说道:“好,但愿一切依计行事。”说罢转身走向暗门,意欲离开。

    “风璃国传来消息,老皇帝大概坚持不了一个月了。”

    暮子铭身形停顿,没了声响。

    “怎么,不伤心吗?他毕竟是你的父皇。”

    “从未有情,何来伤心?不过是身上流着他一半的血罢了。”暮子铭淡淡说道,慢慢消失在暗门之后。

    暮子铭走后,端木澈静静而立,空气中传来他幽幽浅语:“一半的血吗?这可真是天大的讽刺。”

    ---------------------------------------------------------

    “启禀皇上,伊相国有事启奏,正在御书房敬候面圣。”殿外传来通报。

    端木流云的眼神变得幽暗,随后垂下眼睑遮住了所有的情绪,“知道了,退下吧。”

    “是。”

    每次听见父亲的名字,我的心情都会变得复杂,仿佛好久没见过父亲了。今日父亲频频入宫,竟是让我的心头隐隐浮上不安。

    如果父亲知道端木澈还活着,还想要争夺天下,父亲是否还会与端木流云一同与他为敌?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一个是我的亲身父亲,一个是我要相守一生的丈夫。两个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男人,到时候,叫我情以何堪?

    端木流云站起身来,拾起我的手放在嘴角:“沁心,今日不能陪你了,你好好休息养伤。”笑容温热如玉。

    我点头,不漏痕迹地将手抽回,端木流云俯首凝视,脉脉不语。

    一阵风吹过,吹落了案几上成叠的白纸,在地上落了一地。

    我起身慌张拾取,一双修长白净的手将一张白纸递给我。

    我愣了一下,怔怔接过白纸,上面写着:等他活过来了再说。

    我的脸色骤然苍白,惊慌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沁心,你的字写得真好看。”端木流云微笑,笑容依然温和。金色的阳光倾泻在他的身上,毫无杂质。

    我望着他的脸,想从他眼中寻出端倪,最终一无所获。

    “朕先离开了,沁心。”说完,端木流云转身离去,却在殿门口停了下来,久久不语。

    “怎么了?”我迟疑地问。

    他没有转过身,只是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背着我淡淡道:“沁心,你莫要负朕,否则……”

    语未尽,便大步走出殿门,缓缓消失在葱翠欲滴的风景中。

    我傻傻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