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6章 心酸笑容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01  更新时间:08-11-12 05:4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阳光温温,度来端木流云的声音,竟是丝丝冰凉。

    “沁心,如果回到当日,我与皇兄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你希望是谁?”

    手心渗出湿汗,心头忐忑不已。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是端木流云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他察觉了什么?我不敢想象。

    我已不想再去承受失去挚爱之痛。

    我抬头,只见端木流云目光戚戚,哀莫更胜心死,心中顿时纠结:“我希望大家多(都)活着。”

    端木流云的神情微愣,随即浅笑,如释重负。他抬头看向窗外,日渐晌午,阳光渐胜,让人不甚视之。

    端木流云淡淡道:“沁心,皇兄死了,朕还活着,你要永远留在朕的身边,与朕俯首对花影摇动,朝风吟露成双人,莫要负朕。”

    我正欲开口,却被端木流云挥手阻止,他笑道:“你伤口未好,还是少说话为好。”

    随手拿出雪脂膏为我敷药,面对我诧异神情,便轻笑出声:“沁心且放心,雪脂膏除了消肿祛瘀,还有美颜焕肤之效,时常敷用效果会更好。”

    爱美之心,天下女人皆一般。

    我乐着正欲接过瓷瓶,却被端木流云挡住。他袖袍一扬,便在我身前坐下,侧首望我,星目含笑,微风吹起了他脸侧鬓发,划过细致嘴角,遮住了半边的温和。

    清新芬芳,汨汨流淌,脸上触觉,冰冰凉凉,冰凉的是雪脂膏,亦是端木流云指尖的温度……

    端木流云俯首浅问:“沁心,现在觉得好点了吗?”

    我点了点头。

    端木流云轻舒微叹:“沁心,你别怪母后,她是个可怜人。”

    我一怔,太后那恶狠狠的模样,我可看不出她哪里可怜。待我看到端木流云眼中难以遮掩的痛楚时,不由地沉默了。

    端木流云嘴角微微一扯,缓缓收起药瓶,我一见案几侧旁叠放的字帖,心中大惊,那是方才我与端木澈笔谈之物,若被端木流云见到,恐会起疑,我怎生得如此糊涂!

    “怎么了,沁心?”端木流云顺着我的视线望去。

    “皇上!”我惊呼一声,立刻扳过端木流云的脸,让他正面向我。

    端木流云的手覆盖上我的手背,眼睛乌黑呈亮,笑容温温欣喜,“沁心,朕相信总有一天,你眼中看到的,口中呼唤的会是朕的名字。”温和的脸上竟是一闪而过的羞涩,“沁心,朕想听你唤朕的名字。”

    我纠结了一下脱口唤道:“流云。”

    “再唤。”端木流云咧嘴笑得满足。

    “流云。”

    话音刚消,便被拥入一道宽厚的怀抱中,头上传来他难以压抑而显得微微颤抖的声音:“沁心,原来这个世上还有一样事情能让朕如此欣喜,沁心,这全都是因为有你……”端木流云抱得我生紧,“沁心可知,朕从来不相信人世情爱,再不舍的感情,再深沉的牵挂,终究敌不过生死。然而因为你,朕信了,那恰恰是朕对你的感情!”

    他那纠痛的凝视,在我不甚慌乱的心中,不可忽视地留下了深深的辙痕,双手迟疑地覆上他突显单薄的背,静静沐浴在日渐苍白的光辉下,心痛了一边又一边……

    端木流云放开我,眼带愧疚:“对不起,朕太用力了,有没有弄疼你?”

    我摇了摇头。

    端木流云敛去了素日温和的笑,俊朗的脸上逐渐潜伏一丝孤独,眼神逐渐飘远,喃喃对我说道:

    “沁心可知,朕从小就不讨父皇喜爱,并非朕天资愚钝,而是因为父皇厌恶母后。父皇挚爱惠妃,却不得不立母后为皇后,乃源于舅父是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手握重兵。舅父戎马一生,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持的是对皇家的一片赤胆忠心。奈何舅父生性耿直,不通官道,多次在朝堂上与父皇政见不合,更是在文武百官面前触犯天威。父皇乃当朝天子,再大的度量也容不得一个属臣再三有损他的威严。父皇将所有的不满出在了母后的身上,对她日渐冷淡。母后是个生性好强的女人,与父皇的关系也日益恶化。那时候,三千后宫父皇独爱惠妃一人,惠妃是皇兄的生母,是个婉约如同水一般的女子,父皇恨不得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送到她的面前。当父皇提出要立皇兄为太子之时,遭到了舅父为首的群臣反对,父皇怒之极致,终于与舅父陷入水火之势。舅父发难,父皇那稳若泰山的帝位已然飘渺风雨之中。姑姑昭阳公主为了父皇,为了木琉国的大好河山,与群臣联名上表,奏请父皇以淫乱后宫之名赐死惠妃。父皇不得已赐死所爱之人,连夜将皇兄送出皇城,而后立朕为太子,却从此再也不曾正眼看朕。”

    端木流云微微地吐了一口气,神情依稀淡薄,眼底痛楚沉沉浮浮,他接着说道:

    “朕当时总是自我宽慰,只要朕肯用心,总有一天父皇会对朕另眼看待。所以,太傅说的话每一句话,朕都用心记着,每日靠着烛火学至深夜,隔日再摸早起来习武,只为了能成为皇兄那样文武全才的人,一个能让父皇觉得骄傲的儿子。然而,父皇总是吝啬一句夸赏,或是面无表情地冷哼:‘如果是澈儿的话’……澈儿……父皇总是如此和蔼地唤着皇兄,却从未叫我一声云儿——不,十岁那年,他曾是如此温柔地唤过朕的名字……”

    端木流云的声音开始微微颤抖,眼中痛处凸显深沉:“朕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天空很高很蓝,偶尔会飘过几朵云。父皇靠着亭台温和地唤朕的名字,示意朕过去,朕当时受宠若惊,怔怔站在父皇面前不知所措。父皇含笑抚着朕的头道:‘啊,云儿都已经这么大了啊,父皇一直疏忽你了啊!’那时候,朕拼命地摇头,为了这份迟来的父爱,甚至感动地哭了出来。父皇为朕擦了眼泪道:‘云儿,男儿有泪不轻弹,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永远都不要再哭了。’朕用力地点头,接过父皇含笑递过来的糕点,小心翼翼地捧回寝宫,放在案上一直看着舍不得吃,却被窗外飞来的鸟儿琢去了一口,而鸟儿当场抽搐而死。”

    “啊!”我不敢置信惊呼出声。

    端木流云看了我一眼,声音幽幽失去了重量;“那一日,朕终于明白,父王不是讨厌朕,他是恨朕,无论朕做什么,做的有多好,他永远都不会喜欢朕。朕首次感受到了父爱,却是在同一天永永远远地失去。朕曾经无数次蜷缩在黑暗里寂寞地问自己,为什么父皇那么恨朕,为什么父皇要朕——死!”

    “你……”我难以想象,十岁的端木流云如何能承受那样的痛苦,恰如眼前的他,我仿佛觉得下一秒,他就要哭出来一般。

    却听到他说道:“那个时候,朕看着鸟儿的尸体,想起了父皇说过的话,朕告诉自己不能哭。从此,朕将眼泪彻底尘封,从此没有再流一滴。朕要自己笑,就算再难过也要笑,笑着去拿回属于朕的一切。爱,从此不再奢望……”

    “流云,你别哭……”

    “沁心,朕没哭,是你哭了。”端木流云看着我微笑。

    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笑可以如此的心酸,比眼泪还让人揪痛万分。

    “流云,你别笑了……”

    端木流云抱着我,将头埋进我的颈窝,一股冰冰凉凉渗透进衣衫,却灼伤了我的肌肤。

    “沁心,朕还有你,这世上至少还有你,所以你,不要负朕,永远……”

    往后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想起今日,想起眼前这个肩膀微微颤抖的男人,然后怀着愧疚,唏嘘不已……

    -------------------------------------------------

    后记:

    哎呀呀,貌似我虐流云虐上瘾了,欲罢不能啊~~~~

    恩恩,应小天使亲亲滴要求了,下一章就让暮子铭和无霜哥哥出场,撒花~~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