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5章 试探的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08-11-11 04: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秦涵钦笔直而立,一言不发,面具下的嘴唇抿成一条坚毅的直线,下巴蜿蜒出深刻轮廓,而那双总是深不见底的瞳孔明灭着两道火焰,昭示着他此刻焦躁的情绪。

    我回视着他,却不得已狼狈地别过脸,我那刚刚消肿的脸,不太好看……

    “你现在这样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值得同情。”秦涵钦冷冷道。

    我哑然失笑,原来他的嘴巴可以这么恶毒啊……

    手臂被人一把扯过,我抬眼,对上秦涵钦幽深的眸子,却听他道:“端木澈才死了多久,你就勾三搭四,跟他的仇人卿卿我我?伊沁心,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我不语,甩开他的手,转身走到案几前,拿起笔管,抽出一张宣纸,在上头龙飞凤舞地写道: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秦涵钦的眼底慢慢地弥漫起一层雾气,“枉费睿王对你一往情深,你这样可对得起他!”

    我再度写道:他死了,日子还得过下去。

    秦涵钦的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声音冷了几分:“如果他还活着,你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他!”

    我俯首在纸上快速地写:那等他活过来了再说。

    我将白纸提到秦涵钦面前,满眼期盼地望着他。

    秦涵钦快速扫了白纸一眼,攸然转过身去,背对我而立。

    我失望地将收回手,跌坐在椅子上怔怔摇头。

    “为了你,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秦涵钦双拳紧握,话语卡在了咽喉,形影淡去了繁华,顷刻间落寞。

    我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我将那些漫不经心的话化为犀利的兵刃,狠狠伤害了一个人的心……

    双手微微颤抖,渴望抚上他那受伤的背影,却被他那生冷的声音止住了动作。

    “明日戌时,我会派人带你离开,你——好自珍重!”

    见他欲要离去,我一阵心慌,急忙脱口喊道:“赞(站)住!”

    口腔内伤口破裂,霎时痛得我泪眼直流。

    眼见那白色的背影停了一下,我心中不由大喜,快步迎了上去,却见他又要扬步离去,慌忙间死死地攥住他翩然荡漾在风中的袖袍。

    “放手!”声音似乎压在嗓子下,竟是微微颤抖。

    “不……”我摇头。

    袖袍被用力地扯了回去,又被我用力地扯了回来,“巴拉”一声,裂帛断天,震住了两个人的心神。

    素日的委屈骤然涌上心头,我忍不住呜咽痛哭:“你憋(别)走,不要走!你好不容易回来,不要砸(再)丢下沁心了,求你了……网(王)爷……”

    “你!?”秦涵钦猝然回身,俯首望我,眼中是压抑不住的惊讶。

    被那双日夜思念的眸子凝视着,连日来憋在心头的委屈难以遏制地涌出,我一头扎进他的胸膛,嚎嚎大哭。

    他欲推开我,却被我死死攥着衣领不放,胸口处顿时衣衫凌乱。

    他沉默良久,最终无奈叹息,用力按住我的脑袋贴近他的胸膛。

    那是他的心跳,那是他的香味,那是他活着的证明!

    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眼泪却是止不住地流下。

    “沁心,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声音敛去了遮掩,恢复了端木澈特有的温润嗓音。

    我俯首应道道:“昨也(夜)便知。”

    “昨夜?”端木澈摇了摇头,不解道:“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香味,你喜患(欢)在房间内点上熏香,所以亦(衣)服上会沾上淡淡的香味,沁心每次背(被)你抱着多(都)会闻到。”

    端木澈一怔,随即顿悟,不由仰面大笑起来。

    “沁心,这世上也就只有你能认出我!”

    我的脸红了几分,他的弦外之音是不是指他只会那么地拥抱我一人?

    端木澈抚着我的头发笑道:“沁心,你为何总是低着头?”

    我闷声回答:“沁心现在很臭(丑),不好看。”

    头上传来清朗笑声,脸颊被端木澈捧起:“在我心里,沁心永远都是最好看的。”吻轻柔地落下,恰似春日杨柳,抚风掠水,道不尽的柔情。

    我醉红着脸凝视着他幽亮的眸子,不自觉抬手,想要摘掉他的面具。

    手腕即被端木澈扣于半空,他摇了摇头,叹息:“当日假死之后,我便发誓,除非愿望达成,否则永不以真面目示人。”

    愿望?我沉默,失望地将手从他的掌心中抽回。

    他果然还放不下执念,他还是要君临天下……

    端木澈深意望我,半刻后轻微一叹,随手轻抚我的脸颊,柔声问道:“痛吗,沁心?”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痛,尚不及心痛……

    在他的心里,我永远不是第一。

    他的心太大,我的世界太小;他要的是宏图霸业,我拥有的只有爱情;他那颗意欲要高飞的心一如硕大的翅膀,足矣撑破苍穹,而我渴望相守的心却如浮萍,随波逐流。在他的面前,我太过渺小……

    见我郁郁寡欢,端木澈的眼神暗了下来:“沁心,你且放心,今日你所受的委屈,他日我定让柳如眉那个贱人十倍偿还。”

    我摇了摇头,对上他那决意的眼神,最终无力地放弃。

    我岂能忘记,他是端木澈啊!就算他对我再怎么温柔,他还是那个有仇必报,从不心慈手软的端木澈啊……

    端木澈离去前抚着我的头柔声道:“沁心别怕,我暂先回去处理一些事情,晚上再来看你。”

    我不舍地放开手,却见他走了几步转身道:“以后莫再跟别的男人太过亲近,就算是假装骗我也不行。”说罢,清风微扬,身影骤然消失。

    我傻傻愣在原地,原来他都知道的啊……

    端木澈离开后,我静坐在案前发呆,嘴角难掩喜悦。

    ------------------------------------------------------

    端木流云朝着墨阳宫大步走去,方才伊东闵所奏之事乱了他的心,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墨阳宫,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仿佛这样,才觉得安心。

    他扬手阻止了宫女的通传,大步跨进殿内,便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靠在窗前发呆,眸心秋水盈盈,笑容恬淡满足。

    她此刻的笑太过耀眼,狠狠灼伤了他的眼睛,却又难以抗拒地摄住了他全部的心魂。

    他失神停下了脚步,怔怔将她凝望,如果可以的话,他愿这一眼能望尽一世。

    然而,他却是在惶恐。

    人世之事往往如此可笑,越得不到的,越想得到;越想得到的,越得不到。

    就如同此刻她的笑容,他想真实地拥有,却仿佛离他天地之遥。

    她微微侧首,似乎看到了他,又不自然地别过身去,他顿时变得更加的失望。

    “沁心,在想什么呢,那么的入神。”端木流云微笑,笑容温和。

    似乎他早已习惯这样,哪怕心再痛,依然要维持着波澜不惊的笑。

    只是这一次,他突然无力地觉得,笑容,竟是如此的沉重。

    她俯首,沉默地摇了摇头,脸颊上的红肿刺痛了他的心。

    端木流云拾起她的手放在嘴角,低声问道:

    “沁心,如果回到当日,朕跟皇兄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你希望是谁?”

    这个问题像根刺一般扎在他心里很久了,今日,终于遏制不住地脱口而出。

    他在她眼中看到了紧张和惶恐,心,逐渐地冰凉下去……

    -------------------------------------------

    后记:票票,为醉献上神圣的票票吧~~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