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4章 独爱一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97  更新时间:08-11-10 05: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视礼仪孝廉为无物?狐媚模样?我一阵苦笑,这罪名扣得我可真是莫名其妙。

    太后说道:“近日,哀家听闻皇上久未恩泽各宫,原来是在墨阳宫藏了人。”眼神凌厉扫过我的脸,继而道:“若是寻常女子,哀家或许会遂了皇上的心,没想到此人竟是人妻,而且是乱臣贼子之妻,皇上岂能做出如此糊涂之事!”太后怒不可遏,一掌重拍案几,头上珠花随之乱颤。

    福公公哈腰说道:“太后息怒,怒极伤身。皇上年轻气盛,难免会一时迷惑。”

    “没错,姨娘,一定是这个贱人勾引皇上的,墨阳宫怎么可以让她就这样住着!”

    太后看了一眼蝶妃,淡淡地说:“潇丫头,你可知皇上为何总不去你那?你该学学人家笑妃,说话知个轻重。”

    “反正人家就是不及笑姐姐会讨云哥哥的欢心!”蝶妃嘴角挪动,神情颇为不甘,笑妃依旧浅笑,默默不语。

    太后对着蝶妃无奈地摇头,看向我时神情一变,怒喝:“伊沁心,你可知罪!”

    我沉默久了,心里倒是生出了一种无畏,便昂首回答:“启禀太后,沁心不知何罪之有。”

    “不知?好,哀家来告诉你,你不守妇道,乱了伦常,就算皇上能容你,哀家也容不得你!”

    “太后此言差矣,沁心留于宫中,实乃为人所迫,请太后明察。”

    “你的意思是哀家冤枉了你?”太后声音一沉。

    “太后若想治沁心的罪,又何需理由,直接说了便是。”

    我侧首,便见芸妃苍白着脸对我拼命地摇头示意。

    “好,好一张伶牙俐齿,哀家今日就遂了你的愿,来人啊,掌嘴!”

    两名侍卫应声上来,扣住了我的双肩,一个老妈子从旁侧走出,手中拿着勺状木片,走到我身旁,冷笑,拉起我的头发,木片唰唰地打在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不要停,继续打!”

    约莫数十下打下来,我的脸已然红肿一片,嘴角渗出血丝,抽刮声依然不止,尖锐地在大殿内回响,狞笑的脸随着世界在我的眼前来回旋转。

    芸妃抱着太后的腿脚为我苦苦哀求,却被太后一把拖倒在地。

    “皇上驾到-----”

    通传声刚消,便见端木流云快速地越过仕女屏风,待看清殿内情形,不由脸色大变,怒喝道:“住手,给朕住手!”

    “继续,不准停!”太后跟着喊道。

    老妈子的手犹豫了半刻,再次狠狠抽刮下来。

    端木流云大步上前,扣住老妈子的手,随即甩出一巴掌,老妈子生生倒在了地上。

    “云儿!”

    “皇上!”

    “云哥哥!”

    众人纷纷惊呼。

    端木流云阴沉着脸看了他们一眼,俯身扶起我。

    “沁心,你……”端木流云的声音都卡在了喉咙,硬是说不下去,别过脸,不忍看我的脸,沉沉道:“沁心别怕,朕这就带你离开。”

    我的脸颊红肿,口腔内早已血肉模糊,痛得我不能说话,只能两眼瞪着眼前这个男人。我能有这个荣幸被太后这老妖婆虐待成这幅模样,还真是拖了他的福。

    “皇上,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太后怒拍案几,站起来厉声喝道。

    “朕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端木流云回视太后,淡漠回答。

    “皇上糊涂啊,此女乃逆贼睿王正妃,纵然睿王谋逆处死,他仍是你皇兄,此女就是你皇嫂,叔嫂相通,有悖伦常,你贵为天子,将以何颜面对群臣,面对百姓,面对天下!”太后声声厉斥,双目怒极生威。

    端木流云扬起下巴,神情不变,“朕并未糊涂,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来得清醒,朕就是喜欢沁心!太后所说之事,朕自有打算,不劳太后费心。”

    “皇上!”太后不由朝前走了几步,神情颇为痛心:“皇上若要寻喜欢女子,哀家择日就为你广罗天下美人,扩建后宫,燕环肥瘦,姹紫嫣红,你欢喜谁便欢喜谁!”

    端木流云俯首凝视着我,摇了摇头:“四海列国,千秋万载,沁心就只有一个。被世人朝拜百年,不及独爱沁心一晚。”

    众人脸色纷纷大变,而我看到他眼中突显的柔情,心中也不由一痛。

    端木流云双臂一揽,将我打横抱起:“沁心,朕这就带你回去。”侧首对着陆德道:“你带芸妃和略儿回丽朝宫,叫上御医好生照顾。”

    陆德抱拳领旨:“遵命。”

    “云儿!”太后神情悲痛,不敢置信地摇着头:“难道你要跟先皇一样重蹈覆辙?”

    端木流云身形一顿,眼中逐渐爬上痛苦:“母后,儿臣不是父皇,也不会成为父皇。你要儿臣做的事情儿臣皆已为你做到,从今往后,儿臣要为自己而活,也请母后好好在木槿宫安享晚年。”

    端木流云转身迎风离去,太后悲痛地踉跄了一步,被苍然迎上的蝶妃和笑妃端扶着,三人脸色苍白,茫然地望着端木流云离去的背影。

    我躺在端木流云怀中挣扎了几下,却被他用力地拥得更紧,“沁心,不要动,让朕好好抱着你,一次也好。”

    心再次生痛,不自觉地放弃了挣扎,端木流云温和地笑了笑,笑容中有说不出的满足。

    回到墨阳宫后,端木流云拿着冰块敷着我的脸,为我抹上凝血消肿的雪脂膏,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薄荷的清香。

    端木流云的神情认真,动作轻柔,幽深的眼睛在渗透进窗栏的阳光下染上金黄,竟是折射出迷幻的色彩。

    “沁心,还痛吗?”

    我嘴角挪动,心里暗道,你去被打成这样试试看,看你痛不痛!

    端木流云无奈摇头,“朕一心想把你留在身边,没想却害你受苦了。”

    我沉默,对上端木流云的眸子摇了摇头,扯出一道僵硬的笑容。

    “沁心,你!”端木流云一惊,有讶然,有喜悦。

    “沁心,今天的你给朕的感觉变了!”端木流云欣喜道,“是眼神,你看着朕的眼中已经不再有恨,沁心,你是不是不再恨朕?你不恨了,是不是?”

    我垂下头,再度沉默。

    是的,我不恨了,而你,也是个可怜人……

    欣喜焕发着整张容颜,端木流云抓起我的手附于胸前,“沁心,你是不是被朕感动了?开始喜欢上朕了?”

    我瞪大眼睛,诧异地望着端木流云,却见他咧嘴而笑,脸上浮起一层红晕,眸光盈盈含着湿润。

    心,顿时纠痛不已。

    “是不是,沁心?”端木流云再次欣然询问。

    一阵风吹过,送来一道熟悉的香味,我的心一动,扬起一抹浅笑,回握着端木流云的手,脉脉凝视着他,轻轻点头。

    “沁心!”端木流云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袖臂一展,紧紧拥我入怀。

    我靠在他的肩头,酸楚一笑,心中暗道:流云,对不起了……

    “皇上,相国大人求见,正在御书房等您。”殿外管事太监恭敬地请示。

    端木流云放开我,笑容温温和煦,“沁心,朕先离去一刻,等会回来看你。”

    我微微点头,端木流云吩咐宫女们好生照顾我,不舍地离开。

    端木流云离开后,我挥手让宫女们都退下,等殿门关上,一回头,便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身后,眼含怒意。

    ------------------------------------------

    后记:

    喜欢的话多多投票,有票票,有动力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