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3章 得见太后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303  更新时间:08-11-09 03:4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你……”我睁大了眼睛,双唇颤抖。

    秦涵钦放开我,眼中逐渐恢复了澄清,他淡淡道:“你放心,端木澈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闾洁之事着实出乎我的意料,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为什么之前都不来带我离开?”我看着他深沉的眸子,渴望从那里看出真实,最终却只是徒劳。

    “时候未到,我不能打草惊蛇。”秦涵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我突然有种股冲动想冲到他面前,摘掉他那张面具,看看面具后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怎么可以漫不经心地说出那样的话?

    暗藏在袖子地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我垂眉遮掩住眼中奔走地情绪:“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走。”。

    “两天内,你只需再等两天,我必带你走。”秦涵钦答道。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他,“王爷最后可曾让你为我带话?”

    秦涵钦回视我,眼神逐渐幽深,似一股激流涌过,他道:

    “端木澈要我告诉你,汲汲于生,汲汲于死,生生死死,你都是他唯一的妻。”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不高不低,在偌大的宫殿幽幽回旋,而后便道了一声“珍重”,化风离去。

    我赤脚站在原地,泣不成声。

    汲汲于生,汲汲于死,生生死死……

    是生,还是死?

    秦涵钦走后,我彻夜未眠,脑中思绪混乱,心中滋味百般。

    我在黑暗中疯狂地喝着水,最终都化为眼泪宣泄而出。

    而我终于明白,饮水与饮酒的区别。

    酒越喝越暖,却越喝越迷茫;水越喝越寒,却越喝越清醒。

    我重重地放下手中的杯子,擦掉所有的眼泪,看着窗外风起凌乱的夜,笑得酸楚。

    -----------------------------------------------

    清晨,吹了一夜的风终于消停,而另一场风暴似乎正在酝酿,即将难以抗拒地席卷而来。

    我推开支支响了一夜的窗栏,抬眼望去,院子里早已落花成冢。

    我徒然生出一种伤感,落花总是无法明白流水的追求,黯然乘风化淤泥,恰如尘世间的女儿们,总是无法理解男人的世界,孤首翘望成只影。

    也许,燕雀并非不知鸿鹄之志,而是不想知罢了……

    “你就是伊沁心?”一个声音在背后徒然冰冷地响起。

    我回过头,看到一个老太监站在我的身后,扬着尖细地下巴,眯着狭小地眼睛,略带不屑地望着我。

    见我没有回答,他再度冷言道:“怎么,耳朵聋了不成?没听到咱家的问话?”

    “是,我是伊沁心。你又是谁?”我抬起头直视着他。

    我明白他并非墨阳宫的人,墨阳宫众人见端木流云溺爱我,皆是对我毕恭毕敬,从来不曾这般与我说话。

    话刚说完便见那太监泛起一丝冷笑,扬声说道:

    “带走。”

    便有两个侍卫从他身后走到我的两侧,架起我的双臂往外走。

    “你们要做什么?”我惊恐道。

    “做什么?”太监睨了我一眼,甩着手中拂尘,态度傲慢不已,“等会儿你自然会知道,带走!”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我甩开两侧侍卫,忿然道。

    “哟,还真有几分脾气!也罢,谅你也不敢耍花样,跟咱家走吧!”说完又甩了两下拂尘,转身离去。

    侍卫粗鲁地推了推我的肩膀,我横着嘴角,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走出墨阳宫,一路上只见众人皆对着那个太监哈腰,恭敬唤他“福公公”,我心里暗笑,就他那干煸模样,是该自求多福了。

    约莫走了半刻,我随着他来到木槿宫,若我没记错地话,木槿宫乃是当今太后地寝宫。

    太后找我?

    我心里冷哼,无非是为了端木流云。

    我跟着福公公走进大殿,越过仕女仕女贴花屏风图,来到了内殿。

    殿内有四个女人,三人上坐,一人下跪。

    坐在中间上方的女人一身绫罗锦衣,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虽年过四旬,但驻颜有术,面容依然美艳动人,只是眼角略微松弛的细纹,昭示着韶华不再的青春。

    她十有八九就是太后了。

    而坐在左侧的年轻女子,身着金锣彩蝶服,头梳盘云髻,头戴彩蝶金帽,柳长眉,丹凤眼,红唇星点,出落得娇俏动人,只是眼中戾气过重,倒失了几分美艳。坐在右侧的女子着紫底金边华服,梳着垂环髻,别着紧致的流云珠钗,皮肤白皙,眉目生风,嘴角含笑,笑靥明媚。

    我想起宫中当下最受宠的蝶妃和笑妃。

    只见福公公快步地上前,对着坐在上榻的那个女人恭敬地说道:

    “启禀太后,人带到了。”

    “恩,很好。”太后抬起了懒散地眼睑,慢慢的扫落在我的身上。

    “大胆,见到太后还不给我跪下!”福公公吊高着嗓子喝道。

    我如梦方醒,慌张下跪:“见过太后,太后金安!”

    “你就是伊东闵的女儿伊沁心?”太后懒懒地问道。

    “是。”我俯首回答。

    此时方才看清身侧的下跪之人,不由一惊,诧异道:“芸妃娘娘!”

    芸妃抬头看我,脸上已是泪痕斑斑,她愧然道:“沁心,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明所以,不知她为何事歉然,却听蝶妃冷笑道:

    “哟,芸妃,你倒是跟这个小贱人姐妹情深啊,难怪方才太后对你用刑了都不说只字,可再深的姐妹情也终是敌不过骨肉情啊!”

    说罢,蝶妃大笑,笑得很是得意。

    芸妃脸色骤变,对着上堂高坐着的太后哭道:“太后,您想知道的臣妾都已经说了,您把略儿还给臣妾吧,再怎么说他都是您的长孙啊!”

    芸妃此话一出,蝶妃神情沉了下来,大步走到芸妃跟前,甩手就是一个巴掌。

    “贱人,不要以为云哥哥宠着你,让你蒙受恩泽,德怀子嗣,你就可以做起皇后的春秋大梦了,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答应,能被封妃是你祖上积的德,少动不动就把长孙什么的挂在嘴边,听了真教人不爽。”

    “不,我没有……”芸妃垂泪摇首,凄楚不堪。

    “潇丫头,退下。”太后的声音还是懒懒的,只是眉宇间聚积了不悦。

    蝶妃踱着脚,嘟囔着嘴巴:“姨娘!”

    “给哀家退下!”太后一声低喝。

    “是。”蝶妃不情愿地坐回位置,对上对面笑妃深意的笑,脸色变了变,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我看到芸妃哭倒在地,手上似被用过刑,已然血迹斑斑。

    我心里愧然,看来是我连累了她啊……

    “早些日子就听闻相国府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女儿,视礼仪孝廉为无物,今日见了,倒还是一副狐媚模样。”太后看着我冷冷道。

    面对太后如毒蛇般森冷地凝视,我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