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篇 卷一 美人如此多娇  第42章 狂风之夜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20  更新时间:08-11-09 01: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风吹得肆虐,透过雕栏檀木窗,扬起了整个宫殿的纱帘,紫色薄翼纱帘在空中疯狂飞舞,卷起千层波浪。

    我茫然站在窗栏旁,苍白单衣风中颤抖,青丝顷刻乱于风中。

    九天之外,月色冷清,云层烟雾稀疏,被风吹得四处流窜。

    纵然我抗拒命运,却不得不承认,命运就如同那肆虐狂风,驱散云雾一般,吹散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欢尽合散,悲来人离,方知爱比恨更难救赎,生比死更难宽恕。

    当命运挥动他那强悍的臂膀,面对死别,王爷,你告诉沁心,我该如何承受?

    然而,王爷又该如何告诉沁心?他已经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纵使我是如此地想念他……

    眼泪被拭干了,我幻想着是他回来了,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味,我幻想着他还在身边。

    我明白,甚至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我太想念他而繁衍出来的脆弱的幻觉。

    狂风之夜,天地间孤寂,仅存只影戚戚。

    远处梨园梨花怒放,凄绝如雪,摇曳在靡靡风中,落了满地的苍白。一个黑色人影立于雪白中,黑袍风中飞扬,坚毅的脸在看向我时绽放出思念的温柔。

    我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顷刻间泪流满面。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是他!真的是他!

    “王爷!”我推门而出,朝着他狂奔而去。

    花瓣苍乱飞舞,散落在他的发间,肩头,衣角,失了真实。

    我颤抖着身躯,踏过花瓣的残骸,缓缓抚上那日夜思念的脸。

    “王爷,终于回来了!沁心好想你……好想好想……”我扑倒在他怀里,不可遏止地痛哭。

    “沁心……朕像皇兄吗?”

    呼呼风中,度来他沉沉的声音,冲散了花的芬芳,仅存梦的碎片。

    我僵硬着身子推开他,痛心地后退……

    不是他……不是端木澈……

    纵然他们是兄弟,纵然他们的眉宇间是如此的相似,然而,我又怎么可以把端木流云看成他,我怎么可以!!

    受伤的神情一闪而过,端木流云的眼底逐渐森冷,肩膀被他一把提起:“沁心,朕像皇兄吗?”

    我收整情绪,摇头淡然道:“不,完全不像。”

    他笑了,笑容不再温和:“的确不像!一个已死之人岂可与朕相提并论!”手腕被他猝然拎住,“所以在这双在抚着朕的脸时,朕不想再从你的口中听到别的名字。”

    我看着端木流云,一言不发,风将他严谨的束发吹得松弛,在额头垂下几撮凌乱的碎发,狂野而危险。

    我看着他过分认真的脸,突然觉得他十分的可笑。

    我笑道:“好的,皇上。”

    是的,我不会再在他身上寻找端木澈的影子,我不能,而他,也不配!

    端木流云的神情骤然松散失控,紧紧抱着我喃喃低语:“沁心,不要再想皇兄了,他死了。朕会对你好,给你想要的一切,你能不能只想着朕?”

    是风太过寒冷,还是对于这个怀抱太过抗拒?我忍不住浑身颤抖。

    端木流云苦涩道:“沁心,什么时候朕抱着你,你才不会害怕?”

    “皇上,你知道梨花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为什么?”

    “那是因为它忘记了自己的颜色。”

    “沁心,你想说什么?”

    我推开端木流云,看着他发慌的脸,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梨花忘了自己的颜色,正如我忘记了爱的感觉。

    我的爱,死了……

    白色的梨花,永远不会成为相对的黑,而我死去的爱,亦不会在端木流云的身上复生。

    ---------------------------------------------------------

    我开始期待夜晚,期待在梦中与他相见。

    端木澈看着我,眸光柔柔映照万千华光。

    “沁心,你知道梨花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那是因为她忘记了自己的颜色。”

    “不,那是因为她要捍卫自己的颜色。”

    我凄楚地摇头,“没有你,我再也捍卫不了自己的颜色了。”

    “不,沁心,我从未离开,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一直……”

    雾气升起,端木澈的身影慢慢远去,我慌张地抓住他的手,哭道:“你别走,你说过会在我的身边,你说过的……”

    “我不会走,我只是离开一段时间。”端木澈凝望着我:“沁心,若是你的心一直坚定,我就会回来。”

    衣袖一挥,人影消散。

    我猛然惊醒,宫殿内一片寂静,只有肆虐的风声,敲打着寂寞的阑珊。

    我神情一凛,在昏暗中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眸子,鬼字面具遮掩不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

    “你——”我惊呼出声,诧异地望着秦涵钦。

    秦涵钦沉默半响,哑着嗓子道:“放开。”

    我俯首,方才意识到自己竟是紧紧抓着他的袖袍不放。

    我没有松手,坐起身来戒备地望着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端木澈临死前曾将你托付于鬼门,我自当会对你的安全负责。”秦涵钦的声音如同沉寂的死水,波澜不惊。。

    “住口,是你背叛了王爷,你们鬼门的人都不是好人!”

    我忿然抽出藏于枕下的匕首,笔直扎向秦涵钦。

    手被扣住,一股力道将我往前一拉,竟是被他死死拥住。

    “你,不要这个样子……”秦涵钦的淡然失了平衡。

    “端木流云该死,无霜该死,沁心该死,你也该死!所有对不起王爷的人都该死!”我失控道。

    “你——”他的声音愈发的嘶哑,一句“抱歉”轻的失去了所有的重量。

    一股熟悉的熏香透过他的衣衫传入我的鼻息,我的心头一震,匕首不由哐啷落地,已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